1
3
武侠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发布日期:09-24 作者: 郯城
楔子 子时,夜黑如墨,星月无踪,晚秋的萧瑟浸凉了沉睡中的苏州城。江南名园金鱼塘座落于幽深水巷之中,几乎占据着城南半爿之地,但见飞檐斗拱、高墙深宅无不彰显着主人家豪贵奢华的家境。天下皆知金鱼塘财力冠绝四海,当世四大钱庄排名前三甲的京城泰盛隆,...[详情]
发布日期:09-24 作者: 雨过天晴
月冷,夜深。偌大的风月山庄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所以,当笃笃笃的脚步声,蓦然由远而近传来的时候,分外刺耳。 宫飞花款款走来。她是个媚到骨子里的女人,根本不用刻意摆弄,她的身体、她的脸蛋儿,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自然而然地散发出诱惑...[详情]
发布日期:09-24 作者: 横刀
第一章 暗箭行动 叶空蝉身如鬼魅,在莽莽瀚海之中疾奔,片刻,前方出现一片 绿洲。这片绿洲,处于自古闻名的丝绸之路上。在大明的地图 上,标记为苦水屯。其确切方位,是在古玉门关以西三百余里的 罗布泊沙漠中,位于吐鲁番疆域的西南方,与鞑靼土默特部紧邻...[详情]
发布日期:09-24 作者: 雨过天晴
唉,又是这个老问题!信的开头,该怎样称呼你好,还是我好? 和以前一样,再次确认一个事实,一个你肯定会觉得匪夷所思的事实:我就是你。确切地说,这封信就是一年以后的你,写给一年以前的你。我正在一年以后的今天,写这封信给你,或者说,给一年以前今天...[详情]
发布日期:09-24 作者: 雨过天晴
序 我是谁 铮的一声长吟,利剑出鞘,寒光乍现。 身影,在半空交错,旋又分离。 血流,人倒! 惊呼声中,蓝天猛地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木床上。木床的旁边,就是一扇窗。皎洁的月光稀稀落落洒了下来,将原本就空空荡荡的小屋,照得亮堂堂。 一切,...[详情]
发布日期:09-24 作者: 雨过天晴
序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无数犹如仙乐般悦耳的莺歌燕语中,夹杂着齐侯肆无忌惮的声音,在华丽的宫殿内回荡。宫殿外,高悬于半空的旗帜上,一个斗大的齐字,在风中猎猎作响。 二十年了。存鲁、救卫、复刑、援燕、伐楚,九合诸侯,尊王攘夷,这一面大旗,飘舞...[详情]
发布日期:09-23 作者: 雨过天晴
第一章、承诺 驾、驾、驾清晨,天刚蒙蒙亮,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便响彻洛州的街头。 只见一个年过四旬、高大威猛的中年人,快马加鞭,风驰电掣般冲到了洛州最大的典当铺一一公平典当铺门前。 就在这中年人翻身下马的当口,公平典当铺后院的一座木楼顶层,传来...[详情]
发布日期:09-23 作者: 雨过天晴
第一章 黑衣黑甲黑马黑輯黑花 夜幕初降,驱散了夕阳最后一丝余晖,将黑暗撒播在了大地上。 蜿蜒曲折的官道上,冷冷清清,一个老汉驾了一辆牛车,在嘎吱、 嘎吱的声响中,晃晃悠悠地前行。车上,坐着六七个十来岁的孩子。 他们小小年纪,却背负长剑,脸上透着...[详情]
发布日期:09-18 作者: 郯城
楔子 (一) 苏州。古巷。 雨丝直直坠落,细似发丝,浓密如愁。 巷中的石墙覆满了厚厚的青苔,令老巷愈发深邃幽远。 一阵脚步声,踏碎了雨夜的宁静。 吱嘎嘎,一部囚车在巷中缓缓而行,四名押车人披着油衣,戴竹笠,面目遮掩的严严实实。 钢铁囚车中装着一个...[详情]
发布日期:09-17 作者: 原秋语
1、碧月冷 秋风寒 冬月的清晨,凉气袭人,人们大都还在睡梦之中,潇潇却已在窗前孤坐多时。这些天来她始终如此,晚睡早起,愁锁眉间,似有无限心事,却欲诉无人,原本美丽的她此时显得万分憔悴。窗外的景致虽美,亭台相连,奇花遍地,但她在这里生活了已逾二...[详情]
发布日期:09-10 作者: 郯城
第一章、不测风雨 夜未央、灯火阑珊,孤楼悬月如盏,黯淡、迷离的光晕仿佛左小川此时的心情。冰冷的月光洒在他白皙俊朗的脸上,呈现出一层异样的光泽。 左小川不但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更是一个奇特之人,凭借超乎年龄的冷静与睿智,一十九岁便成为统率京...[详情]
发布日期:09-10 作者: 彭建生
第1节 西风一叶乌江渡 一切都已经冻僵,一切都静寂不动,包括风,包括桔红色的太阳,包括乌江升起的水雾。然而小丁的心却禁不住抖动起来,因为他发现乌江渡客栈门前,那棵惟一的梧桐树上那片惟一的已经冻僵的枯叶,蓦然间竟无风自动!紧接着,他发现脚下的大...[详情]
发布日期:09-10 作者: 彭建生
第1节 苦雨涩 黄昏已经来临,他站在水竹坞的走廊里,等待丫环阿紫来宣布结果。 这个萧瑟的冬天,一直飘扬着黑色的冷雨。冷雨那令人倍感苦涩的气息,总是使他想起那些消逝的朋友,比如米风,比如杨四呆,比如那个名叫米兰的遥远的女人。 只有感伤,才能把他从...[详情]
发布日期:08-26 作者: 彭建生
一、血溅隐秀园 小丁踏着草深没膝的青石古道,向传说中的隐秀园走去。远远望去,隐秀园就像是湮没在荒草丛中的一处坟茔。这是七月十四,鬼节,满眼都是纸钱燃烧的点点火堆。七月十四的夜,总是这样的阴森凄惨。然而那月亮却是明朗的。那照在地上的月光,似乎...[详情]
发布日期:08-22 作者: 彭建生
第1节 从某种程度来看,整个江湖可以说都是由一些奇怪的人所组成,但小丁认为自己是唯一的例外。说实在的,他倒常常希望自己有点奇怪。有时小丁苦恼,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过于正常。 然而人们的看法却与小丁恰恰相反,他们振振有词地说道,先别忙着否认,小丁...[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