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3
武侠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发布日期:11-15 作者: 朱雀
序章 血色狂魔 春意融融,繁花似锦。 佳人轻笑,彩蝶飞舞,姹紫嫣红的鲜花衬得穿行在花丛中的宫装佳人宛如百花仙子。而这花园,仿佛也成了人间仙境。 但这一切刹那间被一声撕心裂肺的狂嚎彻底打破了。 后花园的侧门在一声巨响中炸成飞屑,一名长发飞扬的白衣...[详情]
发布日期:11-11 作者: 朱雀
第一章 荒冢惊梦 火在烧,血在流,曲卷飞舞的火焰灼焦了于墨青的发丝,四处横流的污血浸湿他的长靴,但于墨青他却浑然不觉,只是两眼空洞地向前一步步挪去。 汐舞,我来迟了!两行血泪从于墨青眼中流下,透过淡红色的泪光,他仿佛又看见了曲汐舞那绝美的笑容...[详情]
发布日期:11-09 作者: 朱雀
序章 私情 鹅毛大雪笼罩着整个宿州府,天地之间皆是一片茫茫的惨白。就在这如柳絮般飞扬的大雪中,江湖中素有后起之秀第一高手之称的尹问尘正策马扬鞭。 五日前,他接到未婚妻南青黛的一封密信,希望他在十一月初九来宿州南府一趟,有重要至极的事情告知云云...[详情]
发布日期:11-07 作者: 朱雀
第一章咫尺天涯 一道剑芒如同天际闪现的惊雷,在虚空中倏然绽放,快得令留在眼中的那道寒芒残影尚未散去,锵的一声,楚冷焰已将手中的咫尺天涯还剑入鞘。 周围黑风寨的喽Ⅱ罗们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他们根本无法接受带领他们啸傲大孤岭、烧杀掳掠、神功...[详情]
发布日期:11-02 作者: 朱雀
序章 风起 黑屋,密室。 一名风烛残年的老者紧捧着怀里用黄绸包裹的锦盒抖抖索索地走进这黑屋密室之中。 周围一片死寂般的黑暗,正当这老者不知所措时,黑暗之中有豆大的烛光亮起,一名全身穿着黑衣的蒙面人端着一盏看起来随时会熄灭的油灯从黑暗中凸显了出来...[详情]
发布日期:10-29 作者: 王展飞
第三章 抡指神音 却见上首那人身穿一件菊花青底锦袍,四十多岁年纪,面貌清瘦,五官略显文弱,三缕掩口长须增添了些许酸腐,整个人跟一个 账房先生一般。左边打横的坐着一个秃头大胖子,从上面只能见油亮亮的一个头顶与两道粗黑眉毛,后脑堆着几条槽头肉。右...[详情]
发布日期:10-29 作者: 王展飞
傲立东风 作者:王展飞 第一章无名之火 鹰架是黄金铸成的。两边的吊钩饰以宝玉,横梁呈梅枝之型。只这一件东西,便值一户中等人家的全部家当。而现在,一只怪形的小鹰却不识相,怎么也不肯停到这黄金架上。一名锦袍汉子左臂抱着一个两岁多点的小男孩,右手挥...[详情]
发布日期:10-23 作者: 原秋语
楔子 日薄西山,暮蔼沉沉,碧绿无边的田野上,人影已...[详情]
发布日期:10-23 作者: 原秋语
8、心已倦 花又明 走在街上,一个个如同游魂野鬼,提不起半点精神。顾秋寒垂着头,自己瘦长的影子映在地上,看起来无比落寞。正行之间,他忽然停 下脚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影子,便好像发现了什么古怪似的,脸上的表情也是瞬息万变。沈碧纱和刘璟不明所...[详情]
发布日期:10-23 作者: 原秋语
5、宝塔顶 古墓下 这一次大难不死,三人心中各有感慨,接下来便是如何找到刘伯温的遗表,扳倒胡惟庸了。十三认为沈碧桃把画像藏了起来,该回应天 查找线索,顾秋寒却觉得那样有如大海捞针,十分困难,不如先去刘伯温的老家走一趟,向其子刘璟询问当年的情况,...[详情]
发布日期:10-23 作者: 原秋语
泪湿红罗帐,雨打薜荔墙。多少番魂来梦去,只作悠悠岁月长。 纤纤屠龙素手,点点雪泪成行。莫如斜倚阑干处,看一弯冷月,添几缕梅香。 月冷梅香 1、碧月冷 千峰寒 冬 月夜,寒气袭人,才过初更,整条大街便已灯火阑珊,行人稀少,这在帝都应天并不多见。顾秋...[详情]
发布日期:10-23 作者: 原秋语
吁,马蹄声戛然而止,一名黑袍客飘身下马,推了推帽檐,警觉地张望一番,这才拴了马,叩响顺风镖局的大门。 贞元元年,金主完颜亮迁都燕京,大动土木,百业俱兴,顺风镖局在那年开张后,确曾赚了个盆满钵盈,如今已有七个年头了。总镖头姓张,名傲古,因其为...[详情]
发布日期:10-21 作者: 原秋语
一、老板娘 鹦鹉洲上,芳草萋萋,一轮明月托出江面。就在这个夜晚,汉阳王府宝库遭窃,所失珍宝不可胜数,王府上下一片恐慌! 汉阳王伫立在宝库的门前,目光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对于富可敌国的汉阳王来说,丢失再多的珍宝他都不在乎,但是有一件东西他却...[详情]
发布日期:10-18 作者: 原秋语
宝镜空灵 1、三尺征尘埋白骨 狭长的谷底一片狼藉,死尸堆叠,残旗遍布,凛冽的山风吹得衣片、尘土纷纷扬扬,和愁云惨雾一并笼罩着这片天空。毫无疑问,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 吴福像往常一样,逡巡在死尸丛中,一双眸子敏锐如鹰眼,反复搜寻着他所能找到的...[详情]
发布日期:10-16 作者: 原秋语
浮生爱之蛊 1、十年生死两茫茫 雨后的天空阴霾不散,黄昏未至,暮色便早早降临了。西湖的水面上雾气濛濛,目之所见,仅仅是那几只飘飘悠悠的兰舸画舫。 漠然穿着他那件洗得泛白的长衫,夹一把纸伞,漫步在堤岸上。不远的前方,是杭州城最负盛名的楼外楼,而与...[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