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首席锦衣卫

故事汇 时间:2017-07-30 作者: 故事汇

宣宗突然病危,宫廷顿起硝烟.江山社稷太子位,身世遭疑谣言飞。贵妃秘访首辅求靠山,对手密谋查证大起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生死对决,难见分晓。惊天内幕关国体,紧急扑火正视听。历来皇宫多秘闻,大明王朝也不逊。

引子

月残如钩,清清冷冷挂在北京城上空。

一条人影在西华门菖蒲巷口闪了一下,旋即没入漆黑之中。几十米外矗立着高大巍峨的院门,门口的灯笼上写着“姚府”。这是当朝首辅姚鼎照的私宅,安保措施与京城各王府相同,是禁卫军、九城守卫军夜巡的必经之地。

“瞠”,一更梆响,远处依稀传来更夫苍凉的声音:“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

合着梆响的节拍,王秋从墙头纵下,向前疾走两步冲入密密匝匝的梅花丛中,动作轻得好似一阵晚风掠过树林,了无痕迹。

隐在枝叶间,他保持半蹲姿势,左手撑地,右手握刀,仿佛一只随时扑向猎物的猛虎。这只是长期执行任务时养成的职业习惯。

“二更时分,姚府有客到访,记下客人身份、衣着和会客场景,迅速回来面禀。”这是指挥使费约亲自对他下达的指令。

今夜的姚府有些异样,感觉将要发生什么似的。

忽然,书房门口淡淡的人影一闪,姚鼎照幽灵般沿着回廊向北,穿过假山凉亭,沿着墙壁来到后院,吃力地扳起后门横木,“骨碌碌”拉开沉重的铁钉铜皮木门,或许是白天浸过泡桐油的缘故,木轴转动时悄无声息。

初冬的寒风夹着落叶席卷进来,吹在姚鼎照单薄的身体上,他硬生生地打了两个寒噤,却没躲到避风处,相反恭恭敬敬站在门边等待着什么。

伏在暗处的王秋气都不敢喘。以他多年刺探潜伏的经验判断,向来堂堂正正、操守严谨的姚相国在做一件秘密勾当,这件事十分隐秘,以至于不敢惊动更不愿牵连相国府里任何人。

过了大约小半炷香的工夫,“哒哒哒”,一阵轻微的软底鞋的的声音传来,他全身一颤,低着头倒退几步,伫立在门边。紧接着一顶四人抬的黑色小软轿快速进来,姚鼎照旋即以与年龄不相称的身手飞快地将门关上,闩好,然后一言不发在前面引路。

当黑色软轿经过王秋藏身的拐角时,他瞥见黑布下掠起一角黄灿灿的绸缎,如遭雷击,浑身一颤。身为首席锦衣卫,王秋当然知道这无意掀起的一角意味着什么。

这顶黑色软轿来自后宫!想到这里,他紧紧咬住牙关,防止牙齿打战声惊动轿夫——这可不是一般的轿夫,他们有双重身份,一方面是净身人官的太监,归内廷司礼监管辖;另一方面他们受过东厂最严格的训练,负责皇帝、后宫嫔妃的起居生活和安全,行动方面归东厂直接指挥。

等到黑色软轿转入假山凉亭,王秋才敢蹿上墙头,切了道直线隐入前厅的隐蔽点。没多久,黑色软轿来到书房前落轿,四名轿夫默契地退后并守在通向书房的四个关键点上,姚鼎照则站在书房门口,头差不多垂到腰际。

轿帘一动,小小的轿子里居然出来两个人,姚鼎照轻轻说出八个字,然而王秋有如晴天霹雳:“太子殿下,贵妃娘娘……”

心神激荡之下,王秋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碰着旁边的枝叶,发出轻微“窸窸”声。这怎能瞒过久经训练的东厂侍卫,当即就有两名离得较远的眼暴精光,齐声喝道:“谁?!”

王秋当机立断,身体如火箭般冲上墙头,人在半空中巧妙地调整角度,闪电般逃向民宅最集中的东城区。他心里很清楚:从这一刻起,他将踏上漫漫逃亡路。

贵妃深夜造访 首辅心惊肉跳

导火索从一则市井谣言开始。

朱瞻基这一朝,由于胡皇后不能生育,孙贵妃的儿子朱祁镇理所当然是长子,三岁时就被册封为太子,按说继位没有丝毫悬念。

上一篇:血焚沙·刺心
下一篇:窃天书·郁轮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