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四海(全)

故事汇 时间:2017-07-28 作者: 故事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浪子,有浪子的地方就一定有美女和酒,也许美女偶尔可以用菊花来代替,但是美酒是一定不能少的。

郭虎郭大少就是这么一个江湖浪子,当年他在师父门下学艺的时候,他师父拿出一把刀和一柄剑,问他选择什么。郭大少把两样兵器一起抓在了手里。他师父又在四张纸上写下四个名字,每一个名字都代表了一门名震天下的武功,问他要学哪一门,郭虎恶狠狠地抓了四张纸。

然后他师父叹气道:“看来你一辈子都没机会出师了,这些武功都练好至少要两百年。”

十年后,郭大少很镇定地问师父:“您还有什么可教的。”他师父自信地说道:“这十多年里我自创了三十六路腿法,堪称天下绝艺。”半年后,郭大少再次找上了师父,他师父非常满足地说道:“我又从那路腿法中参悟出了十八式盖世轻功,是我一生武学的精华。”三个月后,郭大少再次出现,他师父很自豪地说:“我年轻时和魔教顶级高手决斗,苦斗十八天,击杀了这个绝代凶魔,在他的尸身上搜出了魔教镇教神功的秘诀,传说从没有人修炼到第四层以上。”

一年后,郭大少再次出现在师父面前,这次他师父很干脆地用了一个字打发他:“滚!”

郭虎郭大少,这次终于艺成下山了。

他六岁拜师,学了十二年武功,下山的时候正好十八岁,是男孩子变成男子汉的最佳年龄,也是江湖浪子风华正茂的岁月。

不过,一直都在深山里跟师父学武,郭虎在刚下山的时候还很纯真,除了嘴角稍稍挂了点坏坏的笑容,看女孩的眼神稍稍有那么点邪气,他的本性还是很善良、很纯真的,甚至在下山的那一天,郭虎想要做的还是江湖大侠,而不是一个花丛浪子。

一 护院和丫鬟

如果一个年轻人自命江湖少侠,又刚刚学了一身武艺,他最想要做的事情当然不会是一件,而是好多好多件。

找一群生死与共的兄弟,杀几个名震江湖的老魔头,做几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再找一群红袖当垆、素手研墨、吹箫调琴的红颜知己,赚足别人的艳羡;跟人打赌做几件旁人做不到的事儿,传承江湖,脍炙人口……

年轻人的心中,总是塞了满满的憧憬和希望,他们总觉得自己可以飞得很高,甚至高过了天空的极限。不过郭虎郭大少在离开师父三天后,就发现自己当务之急是解决“没钱”这个大问题,其他的事情都可以靠边,但是这件事儿不能再拖了。

郭虎跟随师父在深山老林里呆了十二年都没有下过山,除了习武之外,就是听师父吹嘘当年闯荡江湖的豪迈快事,日子过得十分简单,简单到了让郭虎郭大少都忘记了世上还有金钱这个玩意!他就记得在山里不管需要用什么东西,师父都能安排得妥妥当当,从来也不用他去费心。

他下山的时候,师父只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当你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千万别忘了自己会武功。”

郭虎尽管背后还念叨师父是不是老糊涂,他练了十二年的武功,怎么会忘掉?但还是很高兴地接受了师父的临别赠言,施施然下山去了,根本就无视了师父手里一直拎着的包裹。不幸的是,他师父似乎也忘记了。所以我们的郭大少是空着一双手下山的。

当郭虎郭大少正式出师行走江湖的兴奋劲过了之后,肚子开始“咕咕”叫唤,他才隐约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离开师门几百里,就算想要回去也难了,谁让他师传的轻功实在太高明,他在这门功夫上又特别有心得呢?

离开了师父的郭虎郭大少,在头三天的时候,其实并没有饿着,相反如果他真是饿了三天,还未必能够深切地体会“钱”是这么的重要。

头一天他感觉到肚饿的时候,就把路边一条看起来很肥的黄狗给宰了,他当然吃得很爽,山林的野兽一般肉都比较硬,远没有家养的牲畜那么肥嫩。但是随后一个老婆婆哭着出来找狗,当然那个老婆婆连狗毛也没找到。郭虎的师父在江湖经验的教育上还是很成功的,他做事儿的手法干净利落,早就把狗毛狗骨头处理得千干净净,没有留下蛛丝马迹。

但那个老婆婆的眼泪,还是让郭虎很是内疚了一阵子,他当然觉得自己身为一个“大侠候补”应该挺身而出,承认错误,赔偿老婆婆的损失。

可是他没钱!一文钱都没有,所以他只能灰溜溜地逃掉。

那条黄狗也只够郭虎郭大少吃一天,郭虎发现这种“顺手牵羊,反手盗犬”的勾当不能干之后,就琢磨着自己该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并且顺手收一点除暴安良的劳务费、劫富济贫的手续费。就如某个专门做好事儿的江湖组织,征集到善款之后,总要扣一成半来做运作资金一样。

但是当他按照师传的经验,半夜摸去当地最大的富户家偷了几百两银子,翌日去当地最大的酒楼胡吃海喝的时候,却听到酒楼的伙计在为那家富户抱不平。那些伙计们都说,王员外去年刚给发了洪灾的邻县捐了一万两银子和几千斤米粮,平时修桥补路的事儿也没少做,怎么就遭了贼?那个毛贼太混账王八蛋了,若是给他们知道是谁偷的,必然乱石砸死,浸猪笼,绑人棍,点天灯……

上一篇:剑殛·魔教东征
下一篇:血焚沙·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