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剑殛·魔教东征

故事汇 时间:2017-07-27 作者: 故事汇

故老相传,在一片蛮荒古地中,有一块神秘的沼泽地,人畜不能近,飞鸟不能过,而在这片沼泽的中间,却藏有人世间最珍贵的奇宝——千年前剑神许正阳成仙前遗留下的印剑。剑仙成仙前御使的这柄印剑有驱策百神、役驱邪的神通,当年剑神就是凭借这把印剑,纵横三界,罔不如意,最后白昼飞升成仙。

没有人知道这神秘传说的真伪,更没有人知道那片神秘沼泽的所在,然而千百年来,还是有无数渴望成为剑神、成为神仙的人,背起行囊,义无反顾地踏上寻觅之旅,却无一生还。

“求神问仙何所有,愚人尽如始皇帝”,剑仙许正阳的嫡系传人许飞扬对这则关于本门的美丽传说却持完全否定的态度。

这天,许飞扬正和好友张小明在澜沧江畔饮酒论剑,张小明是江西龙虎山上清宫张天师的独子,也就是天师教的少教主,一个月前许飞扬约他到澜沧江畔观看自己练成的一式剑法:“剑涌澜沧”。

两人饮罢几杯酒,许飞扬便拔出横置膝头的印剑要试招,张小明也是看到剑仙门的印剑,偶有感触,便提到这桩千年传说,许飞扬也便随口说出那句久蕴胸中,似诗非诗的话来。

“看招!”许飞扬轻叱一声,左手剑诀斜引,剑从肘底缓缓挥出,向左上牵引,剑尖上竟仿佛真拖着一条澜沧江似的。

剑至胸前,正欲直刺而出,完成剑式的下半招,忽然发现张小明瞠目张口,错愕莫名,好似看到了洪荒怪兽,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一转念间他也不禁愣怔住了,旋即便感觉到背后如汹涌海浪般的森森寒意。

缓缓流淌的澜沧江忽然从中涌起一条巨大而宽阔的水带,仿佛两端同时有人施加了不可思议的力道,把江水挤压成水带。江水浪头现出一个怪兽的头来,随后便是全身,似马非马,硕大无比,头上还长有四个短角。

许飞扬下意识地顺着张小明的目光看去,恰好看到这头怪兽凭借水力激射向空中,如天马行空一般,瞬间已消失于视野之外。

巨大的水带无声而起,却“轰隆”一声巨响砸落水面,溅起一片片水幕,把江边两个惊呆了的人淋得遍体皆湿,心寒胆战。

“四个角,四个角……”许飞扬喃喃说着,浑然不觉头上的江水流下脸来,“小明,那家伙长了四个角?是我看错了吗?”他自己都听得出发颤的声音里所透露出的巨大恐惧。

“是……”张小明只含含糊糊应了一声,上下牙齿便不住打架,碰撞得铿锵作响,而这声“是”也不知是肯定“那家伙”有四只角,还是说许飞扬看错了,但两人不是从对话,而是从对方的眼神里读懂了一切。

“四角妖马……妖马出世了……”许飞扬胆战心惊地说。

张小明只是点着头,说不出话来,脑子里却电光石火般闪现着一行行字句,那是一本他自小就熟读,却只当作荒诞无稽的故事的典籍,而且他明白,许飞扬的脑中也一定闪现着同样的字句。

“四角妖马……魔尊的坐骑……妖马出世……魔尊……”

两人心中瞬间都明白了:那桩神秘的传说是真的,然而在美丽诱人的外表下,却是可怖至极的梦魇,而这梦魇有可能要变成现实了。

两人的腿都不由得发软,浑如虚脱了一般。

初春,令人心神骀荡的夜晚。群星璀璨。

嵩山绝顶上,人称“少林神僧”的大智和尚正在仰观天象。在佛家典籍的记载中,修行近三百年的大智也算是世上最高寿的和尚了,昔日名闻天下的四大神僧他居首位,师父和师弟们都功德圆满,成佛做祖去了,只留他一人在十丈红尘中独守着一桩天地间最大的秘密。

正是这桩秘密将他滞留在对他而言了无趣味的尘世,在他没找到合适的传人,把这桩秘密留给后人看守之前,他便只有活下去,“不死”对他而言并非难事,却也无任何幸福可言。

大智忽然变得警醒异常,两百多年沉寂如古井的心莫名地泛起一丝丝波澜,竟令他感到些微的烦闷燥热。他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异常,却预感到一定会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他比往日更加聚精会神地阅读“天书”,虽然还没解读出原因,但他知道,一定与“它”有关。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觉得香甜的空气里似乎含有一股妖异的血腥气味,而这股血腥气味又让空气更为香甜,更使人陶醉于其中。

一头巨兽蹲伏在黑黝黝的沼泽旁,如同一座小山,两颗碗大的眼睛向外喷射着绿芒,它不时打着响鼻,两只前蹄跑动着地面,焦躁而又兴奋,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午夜过后,一团浓厚的黑云弥漫开来,如一块巨大的黑布遮住了天幕,星月俱隐,只有一颗星星陡然间明亮起来。

“天狼!”嵩山绝顶的大智不由得惊叫出声,天狼星代表着战争与凶灾,大智仿佛已听到战鼓的“咚咚”声,眼前弥漫开一团血雾。

漆黑一片的沼泽地里,蓦然一点亮光闪起,这亮光不断扩大,须臾间已把周围照得亮同白昼,现出沼泽中间一柄插入泥水中的斑斓古剑,而亮光正是从这柄古剑的剑身发出。剑身发出的光亮又逐渐缩小,直至完全收缩到剑身,然后骤然间光度增强,散发出炽热炙人的光芒,连一里之外蹲伏的妖马也不由自主后退了几百步,畏惧地望着这道强光,俯首帖耳,安静下来。旋即所有的光亮凝聚成一点,向空中的天狼星射去,仿佛要把它射落下来。而在天幕上巡逻徘徊的天狼星似乎也感应到了,蓦地脱离天幕,直向光点发出处射去。

一大团火红的球体在空中剧烈燃烧,不停地翻滚,又同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地面射来。它的球体随着飞速下落不断缩小,光芒却成倍地增强。而沼泽地中央那柄古剑的光芒也越来越炽烈,似在对抗,又似在导引,然而人世间还没有什么力量能对抗这种天体的冲击。

轰然一声巨响,火红的星体直砸在宝剑上,随后钻到了松软的泥水里,旋即地底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在这天地大冲撞中颤抖。

沼泽地里升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凝结在高空中许久不散,沼泽里的泥水已被撞击产生的高温煮沸,变成通红炽热的岩浆,向四处飞溅。

狂风如涛,向四处冲击,五百里内的山林、村镇俱被夷为平地,所有生灵都在瞬息间无影无踪,被高温蒸发了。

上一篇:教主每天在裸奔
下一篇:四海(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