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屏上暗红蕉

故事汇 时间:2013-06-17 作者: 沈璎璎
屏上暗红


  秋风起,白云生。
  一缕青丝从发髻中露了出来,在额前飘摇。薛华丹翘起指头,揪住了,看那发梢在霞光中微微透着明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缠绕了几圈,掖回白头巾里面。
  山头上最后一抹残阳也收去了。淡淡的雾气从四周的密林中升起,慢慢的聚满了归云谷。这座青瓦白墙的小小观宇在夜色中。斑竹山。
  薛华丹拢了拢轻薄的羽衣。天顶一弯新月,淡如蛾眉。她不免焦躁的来回踱了几步。

  雾色深处,终于出现了一个朦朦的人影。那人一袭黑衣,移动极快,燕子穿花一般掠过崎岖的山道。薛华丹还没看得仔细,那人就翩翩的就逼到了眼前。
  “薛姐姐——”
  燕子“噗”的一下子搂住了白衣女冠,一面嘻嘻的笑着,一面拽住华丹的袖子:“姐姐想死我了。”
  “少来啦,还不放开我——”华丹笑着,顺手扯掉了来人的黑色帷帽。
  帽子下面露出少女的面孔来,眼睛亮亮的,笑成了一弯。只是头发凌乱,显出几分风尘憔悴之色,与那张清稚的面孔颇不相符。
  “小谢一路上辛苦吧?”
  “就是嘛,”唐小谢故意撅起嘴角,“人家千山万水的带东西给你,还不快快设宴接风。”
  “这丫头!”薛华丹接过少女的行李,一面推开身后的陈旧的观门。悠悠长“吱呀”一声,惊起了乌桕树上的鹊鸟,扑拉拉飞上天去。
  “好香啊!”小谢忍不住赞叹道。
  “什么?”薛华丹眉毛一挑,迅速的瞟了小谢一眼。
    “我说这山里的空气好香,树叶的香味,百草的香味,还有露水霜华,令人嗅之忘俗。在这样好的地方修行,姐姐真是有福气。”
  薛华丹淡淡的笑了,眼角漾起一缕细纹。小谢见状,忽然一惊,想起来自己是说错了话,什么福气不福气呢,这话怎生对华丹说得。然而薛华丹似不介怀。小谢也只好搭讪着,挽了女冠的胳膊,一同跨入院中。华丹回身,死死的拴住了道观的大门。
  
  薛华丹在香积厨下忙碌的时候,唐小谢就一个人坐在庵堂上,一边品着华丹用归云谷底的陈年露水煮的云南普洱,一边细细的打量这间精舍。自从薛华丹三年前出嫁,然后守寡,然后出家,小谢还是第一次来看她。精舍很小,一个仆役也见不到。薛华丹并非普通修行的女冠。薛家原是剑南一带的望族,在武林中势力也不小。华丹的父亲薛镒至今做着云南节度使,割据西南一方。锦衣玉食里长大的娇小姐华丹,却选择了空谷幽居,青灯黄卷中了此一身。
  不知怎地,自从跨入华丹的地方,小谢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是一种寒冷的什么,腥湿的什么,阴阴的粘在身后。趁华丹不注意,她忍不住回头一看,然而什么都没有,只是平平常常的小屋子,竹帘、矮几、香炉、杯盏,看不出半点异样来。
  也许是山居里面,潮气太重了吧?小谢推开了窗扇。
  窗外对着后院,园中有几棵一半凋零了的树木,还有一些不大的美人蕉。已是初秋了,这些美人蕉依然灼灼其华,猩红如滴。想来华丹闲居无事,却把这些花儿侍弄得如此精神。隔着窗子看了一回花,忽然又觉得头晕,竟像是有什么东西明晃晃的刺了眼。
  小谢蓦然回首,却看见背后墙上挂了一轴小照。只是一个淡淡的侧影,衣冠胜雪,青锋曳地。小照上一个题字也无,看笔法拖曳,似是出自华丹之手。那人的面目画得不甚了了,只觉得眉宇间霜气冷冷,又似郁郁于衷。小谢瞧着瞧着,越看越不分明,竟然呆呆的移不开目光了。
  “你竟不认得了么?”华丹的声音忽然飘了过来,“这是陆希潘。”
  小谢立刻转过身,惭愧的笑了笑。陆希潘,正是薛华丹的亡夫,当年人称“千山暮雪”,圆天阁七大名剑之中,排名第一。
  华丹顺手关上了窗,把灯点了起来,一时小屋中漾起了桔色的暖意,小谢带来的包裹,静静的蹲在小桌上。
  “是什么?”
  “是梅子,云南的梅子。”
  云南的梅子,
  陆希潘在叱诧江湖的时候,圆天阁还在欧阳轩手里。那时唐小谢尚未出师。她只见过陆希潘一面,就是在薛华丹的婚礼上。陆公子风采翩然,折倒满堂英雄。华丹蒙着盖头,静静的守着夫君,新人如玉。后来小谢开始闯荡江湖的时候,陆希潘却已经带着爱妻退出圆天阁,在江南买田置地,再不涉足武林纷争。那一年圆天阁人事惊变,他也是不闻不问。小谢总惦记着要去瞧瞧薛家姐姐,一面也是好奇这琴棋书画神仙眷属的日子。不想没过几年,却传来了陆希潘病危的消息。圆天阁的新主子欧阳觅剑知道了,立刻派出楼中第一的名医墨寻无,务必要救了陆希潘性命。岂料人算不如天算,待墨先生匆匆赶到江南,却只撞上一具硕大的楠木棺椁,一个瘦鹤孤鸾一般的未亡人薛华丹。
  华丹出身富贵,年轻貌美。陆希潘尸骨未寒,轻浮之人就纷纷揣测她会再醮。然则三月之后,薛华丹不顾父母恳劝,断发出家,在斑竹山隐居修道。一段武林中人人称羡的美满姻缘,收场也是凄美无伦。
  “云南的梅子太多了,我都看花了眼。伯母特异挑了这几样,是姐姐最喜欢吃的。”

  华丹翘起兰指,拈了一粒梅子,含在嘴里。
  唐小谢是吞下了一半的话。记得薛夫人还跟她说,陆希潘和薛华丹婚后半年,才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归宁,一起尝遍了薛府上的种种蜜饯。薛夫人托小谢带过来的,只怕还有当初新姑爷赞许的那几色梅子罢。
  “他们怎么说?”华丹问。
  小谢想了想,道:“伯母依旧是不舍,说姐姐年纪轻轻的,陆姐夫也没留下一男半女。她就你一个亲生孩子,独自流落在外头,怎样也不放心。伯父也急。”
  华丹轻轻的“哼”了一声。
  “伯父说姐姐……”小谢看了华丹一眼,“姐姐若是不愿守着,万万不要勉强自己。说虽然圆天阁的势利如日中天,堂堂的剑南薛家,却也不会怕了他们。”
  华丹站了起来:“父亲仍是这般意气用事。圆天阁什么相干,我又何曾把他们欧阳世家放在眼里。若不是自己愿意守节,谁还勉强得了我。”
  小谢笑了。
  “我在云南姐姐府上的时候,听伯父说,姐姐小时,有一个道姑上门来看相,说姐姐身体不好,又命犯孤星,须得从小就出家修行,方可一生平安。”唐小谢道,“伯母听见,气得不行,立时就把道姑赶出门去,后来也没谁把这事儿放在心里。而今伯父重提此事,伤心得不得了,说难道真的被那道姑说中了。”
  华丹不语。
  “我最近这儿有点不舒服,大约还是那年小产落下的病根子。你说怎么办?”薛华丹忽然问小谢,一边按着小腹。
  小谢脸上一红:“我怎地知道。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义父虽然是名医,我却没能从他那里学到多少真东西。要不然我回去替你问问义父,或者——小缘也懂得很多。”
  “小缘。”薛华丹冷笑道,“那个陈缘陈姑娘,不是嫁给了圆天阁阁主欧阳觅剑了么?”
  “啊,是啊。”小谢转过脸。
  
  唐小谢有些忧郁的想到,虽然只有一次,薛华丹淡然的提到了陆希潘。但是她们都分明的感觉到了,那人清冷的眼神,一直从墙上的小照中垂下来,流淌在夜晚迷离的灯光里。
  二
  
  夜里很冷,唐小谢紧了紧身下的被子,还是觉得竹簟的凉意一缕一缕漫上来。薛华丹问过她,要不要和自己睡一起暖和一点。小谢说不要,这一会儿却有些后悔了。她披衣起来,打算偷偷钻到华丹的屋子里去。
  正面的庵堂里熄了灯。后半夜的星光薄薄的从窗棂间撒进来,砖地上恍若镀了一层微霜。小谢甚至听得见冰霜在足底融化的声音。她打了一个寒颤,忽然听见骨碌一声从门外传来。
  小谢一惊,连连退到窗边,手按在了腰间的短剑上。窗外夜色如水,几株美人蕉发着荧荧的幽光,透出非同一般的寒冷意味。她沉思片刻,跃出了窗外,直奔向花丛中。只听骨碌碌几声,一个黑影子迎面扑了出来,毛茸茸的扫着她的面颊。
  “原来是老鸦。”小谢暗暗好笑。
  黑色的巨大山峦团团围住这小小的归云谷,仿若周遭无数双眼在逼视着。唐小谢有点不知所措了。她呆呆的立在花圃边上,默数自己呼吸,过了一会儿,听见不知深浅的地方,似乎传来一声叹息,绵长的,遥远的,若有若无。
  小谢定了定神,那一声叹息又飘走了。她提起轻功,燕子一般掠过花丛,消逝在夜色里。
  背后,庵堂里的灯似乎闪了闪。
  
  薛华丹的美人蕉,比唐小谢想象的还要茂密。在庵堂里看见的,不过三五株,其实后面有密密的一大丛。小谢五岁的时候,就跟随义父沈瑄学习天下第一的轻功“踏莎行”。她的足尖轻轻点过花下松软的泥壤,身如水蛇滑动,尽量不触碰美人蕉的花叶。
  过了一会儿,她感到脚下踩到一块滑溜溜的东西,刚刚跃起半尺,那块东西就滑开了。暗处只隐隐看见,似乎是一块石头。小谢一翻身,跃到了观院的围墙上头,捏紧了短剑,警惕的四处观望。
  下面,猩红的美人蕉,在夜色中静静的绽放。
  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看到什么。小谢有点失望。她闭上了眼睛默默细数,终于感觉到一缕凉风,似乎从院墙外某个隐秘的角落里拂过来。
  那是一棵老松,几百年了,树洞里空空如也。小谢循着洞口摸了进去。洞,果然是通往地下的。开头漆黑一片,脚下不是稀泥碎石就是青苔藤葛,小谢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摸出了一颗夜明珠,接着点点微光,把路径照亮。过了大约六七丈远,忽然踩到石板了。四壁也分明是人力所开凿而成。
  小谢心中一喜,举着夜明珠渐行渐远。
  
  地道的尽头,密室的门半掩着。门缝里散发出一种奇怪的淡淡的气息,甜美而糜烂,像是催梦的熏香。小谢心中一凛,立刻闭住了气。饶是如此,还是感到一阵眩晕。不知道是中毒了,还是自己过于紧张。
  桌子上,油灯已经点尽了,灯芯儿结成焦黑的兰花,将落未落。小谢仰头,想看看屋顶上有没有什么机关。如果她没有把方位记错的话,这个地点,正是在薛华丹的庵堂的正下方!然而光线太暗,什么也看不清。
  灯下趴着一个清瘦的少年人,一动也不动,仿佛是睡熟了。
  就着明珠清淡的蓝光,小谢瞧见了那个少年的脸,不由得大吃一惊。
  说是少年人,也有二十五六岁了罢。虽然衣衫褴褛,满面尘灰,面容的俊美,气度的高华,一看就不是平常人。
  “江……”小谢低低的唤了一声。那人没有半点反应。
  他的指尖破了,而小桌上,布满淡淡的血痕,时间久了,变成紫褐色,七零八落的道道,拼成一个一个相同的字样:
  “潘,潘,潘……”
  
  唐小谢回来的时候,回头看看美人蕉,静若处子。天际深处,一抹银河宛若轻纱,离尘而去。庵堂里依然悄无声息,却不知什么东西晃了她一下。
  那是一只素屏,挡在对着花丛的窗户前面。
  小谢揉了揉眼睛,没有看错。但是自从她进入这个狭小的观宇来,从未见过这件东西。是什么时候……
  屏很小,四扇,很普通,乌木的框子,糊着白纸。小谢把明珠凑近了,却始终看不出屏上到底画了什么。她伸出指头摸了摸,纸质很糙,像树皮。
  惨然的白色,空荡荡,透着说不出的寒意。
  绕过纸屏,发现墙上,那个忧伤的剑客,还在冷冷的凝视着。
  
  三
  帘外白衣闪过。
  “昨晚睡得好不好?”薛华丹端着食盒,飘飘的进来。
  “冻死我了。”小谢裹着被子,不肯出来。
  薛华丹微微一笑,伸出两根手指贴在小谢额上,细细的把她瞧了一回。“还好,没有病,”她笑眯眯的时候,眼角总有一道细纹现出来,“起来啦,粥是热的。”
  淡竹叶熬成的清粥,碧绿清香,小谢低了头注视一回,用舌尖尝了尝,味道不错。薛华丹望着她,津津有味的喝了下去,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薛姐姐,”小谢抹了抹嘴,转过目光,盯着被子上的花纹道,“我今儿就下山罢。”
  “嗯?”薛华丹眉毛一挑,“多玩几日再走不好么?”
  “明天就是我的义母的外公的忌日,我要赶到天台山去。”小谢随口扯道。
上一篇:人面何处
下一篇:江山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