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蝴蝶梦

故事汇 时间:2015-02-19 作者: 慕容未央
  密雨雷霆

  “轰隆”一声巨响,黑沉沉的天空裂开了一道血口,整个大地赫然一亮,亮得刺眼。白亮亮的雨帘无边无际,将世间一切事物全部笼罩其中,任其抽打与摧残。

  就在闪电闪过的一刹那,方怜花抬起头来,看到了那高悬在残墙上的匾额中写的四个大字:正义山庄。

  “正义”二字,久已不存于世了,这座曾经显赫一时的山庄,也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孤单单地立在荒野里,凄凉破败的景象,随处可见。

  方怜花叹息一声,穿过斜倚残墙的破旧木门,向厅堂走去。

  说是厅堂,也只剩下半间房屋可以遮雨,另外半间顶上塌了,那个大洞如同早已死朽之人干瘪的嘴巴,空对着天空,没有半丝活气。

  据说这座山庄的主人,曾经的武林盟主郑雄风,死时就是这样子的。

  方怜花在残墙边找到了一张破门板,将一块油布铺在上面,倒头躺下去。

  天色尚早,但浓云黑得如同墨染过一般,白昼变成了长夜,这么黑的天,在方怜花印象中,也是极不常见的。单调的雨声和雷声混合起来,听得他百无聊赖,只觉得自己身处其间,如同万里波涛中的一叶小舟,无比的寂寞。

  急雨,荒宅,黑沉沉的天空,孤单单的旅人……

  如果方怜花是诗人,此时一定会吟咏出两句羁旅诗,或许可以刻在墙上,供后来人品评。但他不是诗人,也不懂得诗中境界的美妙。在他看来,世上最美的景色,便是刀锋划过咽喉时喷溅出的鲜血,那便是诗,是画,是歌。

  因此,他才做了杀手,令江湖六扇门最头痛的杀手。

  今天方怜花来到这里,自有目的。他的线人告诉他,会有一单大生意上门,雇主选定的会面地点,就是这座正义山庄。

  方怜花相信他的线人,事实上,这是他唯一相信的人。

  会而时间定在午时,而现在约摸辰时三刻,方怜花一直习惯早到,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觉察到危险的存在。作为一个杀手,不谨慎是活不下来的。

  他看了一下四周,觉得这里并非一个藏人的好地方,没有复杂的地形可以藏身,雇主选这里,多半也怕有人跟踪。

  时间还早,方怜花决定先小睡一下。这也是一项本领,随时可以睡,也可以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梦之中。虽然他已入睡,但身边的一切动静仍旧清清楚楚地听在耳内,判断着是否有出现危险的前奏,除了雷雨之声以外,墙角里老鼠的走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不知过了多久,亦或是一刹那的工夫,有一种特殊的声音传来,于是他睁开了眼睛。

  蝴蝶,他看到了一只蝴蝶。

  这个季节有蝴蝶并不奇怪,没有蝴蝶才奇怪了。它有一对彩色花纹的大翅膀,极为醒目。

  印象仅此而已,毕竟他要等的是人,不是蝴蝶。

  方怜花准备闭眼,不去看它了。

  可是怪事发生了,那只蝴蝶居然直冲着他飞过来,在他的身边翩翩起舞,却不肯离去。

  方怜花皱皱眉,慢慢伸出了手……

  那只蝴蝶居然飞过来,停在了他的手腕上。方|冷花杀人都不眨眼,更不要说这只小小的昆虫,但是它实在太美丽,方怜花并没有想要杀死它,而是轻轻摇手,想让它飞走。

  蝴蝶飞了起来,却没有离去,还是围着他转。

  方怜花不想再理它,闭目欲睡,而那蝴蝶居然飞过来,停在他的鼻子上,等他伸手来赶时,又开始围着他转,就是不远去。

  怪事!

  方怜花站了起来,而那蝴蝶也像有灵性一般,在他身前舞动,仿佛在给他指引方向。方怜花皱皱眉头,慢慢抬起了脚。

  蝴蝶果然在引路,一直飞在方怜花前面五尺外,既不飞远,也不靠近,方怜花暗自冷笑:倒要看看它在搞什么

  他抱紧了自己的刀,跟了上去。

  此时天色已晚,蝴蝶还在飞,眼前出现了一条小路。再找那只蝴蝶,却已不见了。

  方怜花向前望去,不远处有了人家,像是一个城镇,此时依稀有些声音传来,不知在做什么。

  好吧,去瞧瞧,蝴蝶引我来此,定有原因。

  方怜花举步走去,接近了镇子。

  前方路口处燃着几堆篝火,不少人衣着鲜艳,正在围着火堆载歌载舞,丝竹之声悠扬动听。

  一名老人发现了他,大笑着拍手迎上来,嘴里道:“姑爷来了,姑爷来了……”

  然后每个人都围了上来,大家笑着闹着,拥着方怜花向里走去。方怜花本能地握紧了衣服下的刀。

  大家拥着方怜花走进一所大宅,宅子里张灯结彩,开着几桌酒席,坐了许多人正在饮酒猜拳,见他来了,一齐站起,鼓掌道贺,还有几个小丫头将准备好的花瓣撒在他头上身上。

  这是干什么?方怜花摸不着头脑,看着这些人对自己的样子.像是熟悉得不得了,可自己印象中压根就没来过这里。

  一定有阴谋。

  方怜花决定看看再说,他没有喝酒,也不开口,就这样被人拥到了屋子里。

  屋子布置得很讲究,宫灯溢彩,玉帐流苏,里间是个木制的月洞门,门上挂着红帘,那些人没有进屋,只是笑着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世界清静了。

  方怜花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拉郎配?

  天下大乱,这种事并不少见。一些人家有女儿成年后,怕被乱兵及流匪糟蹋,便在路上随便找来个人,只要不呆不傻,不残不废,样子过得去的,也不管家乡哪里,出身如何,硬拉到家里拜堂成亲。

  方怜花的样子不难看,事实上还挺英俊,怪不得这些人如此高兴,只不过这家的女儿长什么样子,就难说了。想到此,方怜花决定看一看。

  当然,无论这女儿长什么样子,他是不可能在此成亲的,一个杀手,要的就是了无挂碍,孤独寂寞将伴随着他们一生。现在他只想对这新娘说明白,自己不是她要找的人而已。

  方怜花挑起红帘,进入了洞房。
上一篇:黑剑
下一篇:天涯·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