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黑剑

故事汇 时间:2015-04-21 作者: 佚名

  楔子

  江湖传言:谁要是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去找黑剑。黑剑可以帮你把大问题变成小问题,小问题变成没问题。当然,前提是:你得出得起价钱。

  黑剑不是一把剑,但江湖上的每一把剑,都可能是黑剑。黑剑也不是一个人,因为江湖上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黑剑的人。

  它可以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昨晚还跟你同床共枕的人,明早说不定就会提起剑来,悄悄刺穿你的喉咙。

  这就是黑剑。

  剑并不可怕,可怕的往往是握剑的人。而比握剑的人更可怕的,又会是什么?

  一、途杀

  空旷的山间突然蹄声隆隆,激荡不休,惊破了群山的宁静。滚滚烟尘沿山道一路席卷,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黄龙,直扑而上。待蹄声一收,弥漫的尘土中,三四十乘人马停在了一座凉亭外。

  这队人马大部分乃清一色的红衣壮汉,唯独一人例外。只见他身着天蓝锦缎,体形远较常人高大,几乎跟络腮胡子连成一片的浓眉毛下,双目熠熠生辉,不怒自威。在其身后,有人高擎大旗,旗上绣着个滚红嵌金的“铁”字。

  江湖上,不认得这面旗子的人估计不多,敢不给它点儿面子的人恐怕更少。否则,不止是跟绰号“破天刀”的铁震天作对,跟雄霸一方的铁血帮过不去,更得罪了近十年间掀起莫大声势的血义盟。

  破天刀铁震天,既是铁血帮的帮主,亦是血义盟的盟主。此际,大旗前那气度沉雄的大汉,不是别个,正是铁震天。

  以铁震天的身份地位,很少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亲自出马,如今竟带领手下来到这荒僻山间,如果说只为看看风景,想必也没人肯信。

  凉亭名为峰坡亭,坐落在高岗之上、官道旁边,亭后背山靠林,亭前遥对远峰。无论赶路来到抑或郊游至此,均是乘凉歇息、登高眺远的好地方。

  此时峰坡亭刚好有一个人。奇怪的是,他既不在亭里坐着,也没在亭外站着,偏偏跑到了亭子上面那琉璃瓦顶,一手提壶一手举杯,倦慵地半倚半坐,一袭白衣如天上剪落的浮云。浅斟细酌、怡然自得的样子,颇似那以山河秀色为肴,品佳酿、遣浮生的文人墨客。

  在他身旁随意搁着一把长剑,看上去和书生游士们佩带的也差不多,漆黑的剑柄剑鞘,略带几分岁月磨出的陈旧。

  几乎从抵达这里的第一眼,铁震天他们就发现了这个人,三四十双眼睛,犹如离弦冷箭般齐刷刷盯在亭上。

  白衣人微微一笑,仿佛是亭子的主人,友好地朝他们举杯示意。

  铁震天等人饶是些见多识广的老江湖,看在眼里,也不禁为之疑惑。

  一人低声对铁震天道:“盟主,先前属下来时,此处并没有人,要不要把这小子拿下?”

  铁震天向来以脾气火暴闻名江湖,审视片刻,居然没动怒,反沉声道:“不忙。说不定是那边派来探路的,先问清楚。”言毕,率领众人翻身下马,向亭子走来。

  忽地,大路的另一端又传来阵阵马蹄声,听声响,来的人马同样不少。白农人悠然地循声看去,铁震天等人也不由得收了脚步,转身观望。

  先是现出一面旗帜,斗大的一个“霸”字猎猎舞动。紧接着,二十余骑如平地刮起的一股旋风,飞驰而至,骏马矫健如龙,骑手剽悍如松。

  铁震天手下冒出一句:“是天霸堂旗号,天霸堂的人到了!”

  铁震天放声哈哈一笑,当即大步迎上,嘴里高喊道:“黄俊贤侄,可算把你盼来了!”

  那奔近的人马里面,有一名锦衣华服的青年男子,见状失声道:“啊呀,是铁盟主亲自来迎接吗?这……这教小侄如何敢当!”

  不等坐骑停稳,这人已滚鞍而下,抢到铁震天身前纳头便拜。铁震天一把扶住,连道:“哎,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铁震天一边上下打量,一边啧啧赞叹,笑道:“好,果然虎父无犬子,贤侄风度翩翩,仪表非凡,真乃人中龙凤,将来必成大器!”

  那锦衣青年显得受之有愧,忙道:“铁盟主过奖,小侄如何敢当!自知资质平庸,承蒙错爱,着实惶恐……”

  二人开始相互客套。这时,那白衣人手提长剑,自亭上飘然而下,含笑走了过来。铁血帮的人望望天霸堂那边,见天霸堂的人没反应,便不去理会。天霸堂那边,却显然把他误认作铁震天带来的手下,也同样不加留意。

  铁震天笑问黄俊道:“贤侄,令尊可好?一直想跟他再聚一聚,可惜总不能如愿。他何时有空,能到我这里来做做客?”

  黄俊恭声答道:“谢铁盟主关心,家父身体安康。自从两家修好,便有心要来拜会铁盟主,怎奈杂务繁多,始终无法抽身。说来都怪小侄无用,未能替他老人家分忧,望铁盟主海涵。”

  铁震天摆手道:“没事,没事。以后成了一家人,怕没有机会?”他忽作不悦之色,一拍黄俊肩膀,道,“我说贤侄啊,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客气?既然不嫌小女丑陋,肯来下聘,就不要一口一个盟主,听着好生见外!”

  黄俊赶紧认错道:“是,小侄愚钝……”

  蓦然间,侧地里白光闪动,犹如电芒石火,黄俊“钝”字方出,转瞬间被刺中心窝。黄俊的声音戛然而止,嘴巴洞开,眼珠凸出!

  这一幕变幻谲生,连近在咫尺的铁震天都猝不及防,一怔之下,那不动声色踱近的白衣人已干净利索地完成了出手。剑收,血溅,白衣人飘身丈外,朗声道:“黄俊,叫你死个明白,我乃‘无影剑’游石,是替陶三秀夫妇来讨公道的!”

  铁震天怒吼道:“拿下!快拿下!”

  他救人心切,扶住黄俊身体,运指如风,封住黄俊身上各处要穴。在他猛喝之下,其他人如梦初醒,惊叫怒骂着,朝白衣人蜂拥而去。

  白衣人扬声长笑,笑声之中数下起落,遁入峰坡亭后一带的山林内……

  白衣人那一剑刺得极有分寸,使黄俊重伤之余,一时半会儿死不了。铁震天及随黄俊同来的天霸堂首领,眼见尚有一线生机,自是不肯轻言放弃,想把黄俊从门关内拉回来。
上一篇:行尽江南
下一篇:蝴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