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鬼船

故事汇 时间:2015-02-28 作者: 佚名
  

  镇海只是一个小县,县衙后的牢房更是寒酸得要命,二十几间漆黑的牢房里,弥漫着霉烂的气味,牢房脏得跟猪圈一样,里面关押着十几个犯人。

  潭小小就是镇海大牢的牢头。别看他手小脚小眼睛小,可是他每大一大早的吼叫声,却比正常人还高很多。

  谭捕头每天都要沿着潮湿阴暗的走廊进行巡检,他和犯人们就隔着一道木栅。阻挡罪犯逃跑的木栅早已污渍斑斑,一种莫名的小虫,在硬木上面啃出了不少的虫洞。恐怕只有它们,才不嫌弃牢房里的肮脏与龌龊,并把这里当成了安乐窝。

  谭小小今天的巡检开始,他扯开嗓子怪叫道:“报名!”

  每次谭小小听着犯人们机械的报名声,心里都会升起主宰一切的感觉。镇海县的大牢不大,押的也都是一些偷鸡摸狗的罪犯,这里是谭小小的地盘,他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十二个报名声完毕,谭小小怒气冲冲地来到第十三号监室前,随后踢了木栅的牢门一脚,然后叫道:“吴懒虫,报名!”

  吴懒虫生得高高瘦瘦,他一走路,身体扭摆,给人一种蚓动蛇行的感觉。吴懒虫只是犯人的一个绰号,他的罪名是盗窃伤人,监押三年。吴懒虫一身柔功,他的手臂可以任意弯曲,谭小小怕他用缩筋脱骨的绝技越狱逃跑,便用截脉手伤了吴懒虫的奇经八脉,吴懒虫武功尽失。即使放了他,恐怕也没有逃跑的力气了。

  吴懒虫鸟巢似的脑袋钻出稻草,他扭过尽是泥渍的脸,嘴里骂道:“奶奶个熊,一大早你哭什么丧?”

  谭小小一听吴懒虫竟敢犯上,怒火上撞,随后取下腰上的钥匙,打开了十三号监室的牢门。谭小小抄起皮鞭冲进了蟑螂乱爬的监室内,随着呼啸声皮鞭雨点般落到了吴懒虫的身上,吴懒虫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谭小小打够了人,便凶神恶煞地吼道:“吴

  镇海只是一个小县,县衙后的牢房更是寒酸得要命,二十几间漆黑的牢房里,弥漫着霉烂的气味,牢房脏得跟猪圈一样,里面关押着十几个犯人。

  潭小小就是镇海大牢的牢头。别看他手小脚小眼睛小,可是他每大一大早的吼叫声,却比正常人还高很多。

  谭捕头每天都要沿着潮湿阴暗的走廊进行巡检,他和犯人们就隔着一道木栅。阻挡罪犯逃跑的木栅早已污渍斑斑,一种莫名的小虫,在硬木上面啃出了不少的虫洞。恐怕只有它们,才不嫌弃牢房里的肮脏与龌龊,并把这里当成了安乐窝。

  谭小小今天的巡检开始,他扯开嗓子怪叫道:“报名!”

  每次谭小小听着犯人们机械的报名声,心里都会升起主宰一切的感觉。镇海县的大牢不大,押的也都是一些偷鸡摸狗的罪犯,这里是谭小小的地盘,他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十二个报名声完毕,谭小小怒气冲冲地来到第十三号监室前,随后踢了木栅的牢门一脚,然后叫道:“吴懒虫,报名!”

  吴懒虫生得高高瘦瘦,他一走路,身体扭摆,给人一种蚓动蛇行的感觉。吴懒虫只是犯人的一个绰号,他的罪名是盗窃伤人,监押三年。吴懒虫一身柔功,他的手臂可以任意弯曲,谭小小怕他用缩筋脱骨的绝技越狱逃跑,便用截脉手伤了吴懒虫的奇经八脉,吴懒虫武功尽失。即使放了他,恐怕也没有逃跑的力气了。

  吴懒虫鸟巢似的脑袋钻出稻草,他扭过尽是泥渍的脸,嘴里骂道:“奶奶个熊,一大早你哭什么丧?”

  谭小小一听吴懒虫竟敢犯上,怒火上撞,随后取下腰上的钥匙,打开了十三号监室的牢门。谭小小抄起皮鞭冲进了蟑螂乱爬的监室内,随着呼啸声皮鞭雨点般落到了吴懒虫的身上,吴懒虫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谭小小打够了人,便凶神恶煞地吼道:“吴走了进去。吴懒虫挥起手铐,猛地将铁链套在张三的脖子上,然后将他按倒在草堆上。张三被铁链勒得舌吐唇翻,痛苦地叫道:“吴懒虫,你逃不掉的!”

  吴懒虫恶狼似的道:“逃不掉?老子逃进僧帽山,就彻底安全了!”僧帽山就在镇海县的城西,真要是叫吴懒虫逃进山里,再想缉捕他,可就困难了。

  谭小小治监严厉,监狱的门口站着八名持刀的狱卒,每天早上,正是牢中狱卒换岗的时候,十多名值夜班的狱卒回家,顶岗的十几名狱卒入监,这八名狱卒还真没发现有化装成张三的狱卒从里面走出来。

  谭小小手一挥,叫道:“追!”他点了五名狱卒、六名卫兵跟在他身后,直奔僧帽山的方向追了下去。谭小小对自己的截脉手非常有信心,任吴懒虫的武功高到了镇海县的城门楼子上,他中了谭小小的截脉手后,半年之内,也休想恢复武功。十多个身强力壮的狱卒、卫兵,对付一个武功全失的逃犯绰绰有余!

  半个时辰后,谭小小领着自己的手下直追到僧帽山的山脚下。他看着连绵几十里的僧帽山,忽然站住了,随后指着光秃秃的土山道:“这样的山脉一览无余,能藏得住人吗?”

  跟在谭小小身后的钱六迟疑地答道:“藏不住!”

  谭小小回头看着钱六道:“你和张三谁个子高?”

  钱六眨眨眼睛:“当然是我高!”

  张三身高五尺,可是吴懒虫的个子至少也有六尺半,张三的衣服,吴懒虫根本穿不了。这就说明,吴懒虫并没有从监狱正门装扮成狱卒逃走的机会,很显然谭小小上当了!

  钱六挠挠头皮,狐疑地问道:“吴懒虫没有逃走?可是十三号监室宅空,他难道上天入地了不成?”

  想着自己早晨例检时,吴懒虫反常的举动,谭小小恍然大悟。吴懒虫借着抓蟑螂的机会,往他腰上一摸,其目的就是偷取自己挂在腰上的那串钥匙。谭小小惊叫道:“吴懒虫还在监狱中,他并没有逃走,我们都上当了!”

  谭小小领人赶回大牢的时候,监狱的牢门半开,剩下的四名狱卒和两名卫兵都被击昏在地,大牢中的十几名犯人,早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就在十三号监室对面的六号监室内,谭小小找到了张三的狱卒衣服,很显然,吴懒虫击昏张三前,故意暴露自己逃亡僧帽山的行踪,那就是一条调虎离山之计呀。吴懒虫为了这次越狱,真可谓挖空心思,他先是窃取了谭小小监狱中的钥匙,接着在击昏了张三之后,快速扒下了张三的狱卒衣服,给人以逃亡的假象,他实则是用谭小小的钥匙,打开了六号监室的牢门,然后和六号监室的囚犯一起,躲到了室内的稻草之中。
上一篇:甘凉鬼判
下一篇:蝴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