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碧海流花(6)

故事汇 时间:2015-02-19 作者: 佚名

  风盈袖连忙道:“不对。这两个喷嚏连同刚才那一个喷嚏,我一共打了三个喷嚏,”故意拉长语调道,“三个喷嚏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代表你喜欢……”

  沈飞鱼连忙打断他道:“三个喷嚏的意思,就是你已经着凉啦!”说罢她不由分说地将风盈袖拉到炉火边躺下,替他除去外衣,晾在炉火边,道,“你现在乖乖地躺着睡觉,不许说话,到了明天,自然就好了。”自己却坐在旁边,双手托腮,发起怔来。

  风盈袖将一手枕在脑后,看着沈飞鱼动人的侧影,鼻中嗅得她体内散发出阵阵幽香,忍不住道:“碧纱秋日,梧桐夜语,几回无寐时,唯有相思不曾闲。”

  沈飞鱼一惊,扭过头来,见他双眼仍旧睁得老大,道:“你刚才说什么?为什么还没有睡着?”

  风盈袖轻轻叹了口气,道:“绿竹吟雪,寒梅月轩,独推窗望月,梦不成云烟又散。飞鱼,我是说,我们之间的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梦幻,等到一觉醒来,就什么也不见了,你这个人,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他的语声虽轻,沈飞鱼却不由得心中一痛,连忙扯开话题,道:“你既然不想睡觉,我就讲个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风盈袖眨眼笑道:“好。不过这个故事里,要有美丽的开始,快乐的结局,还有,像你一样美丽可爱的女孩子。”

  沈飞鱼幽幽叹了口气,道:“这个故事里有美丽的开始,有纯情的女子,但有没有快乐的结局,我就不知道了。”她的眼神,忽然变得雨雾般迷蒙起来,接着缓缓地道,“从前,在东海一座美丽幽静的岛上,住着一个少女,跟随她的师父学艺。这个少女不仅人生得美,也很聪明,武功上悟性极高。有一天,师父把她叫到面前,说,从现在开始,为师要传授你‘琉璃七式’中最为艰深复杂的一式,那一式的名字,就叫做‘碧海流花’。”

  风盈袖道:“原来‘碧海流花’只是‘琉璃七式’其中的一式。”

  沈飞鱼点点头道:“不错,‘琉璃七式’按琴、箫、带、剑、金针、银匕、分水刺这七种武器分成七式,其中的每一式,都根据武器自身的特点而自有繁复无穷的变化,而又以‘碧海流花’为最是难以穷极。所以那个少女的师父给了她七天的时间,让她来到中原游历,见识一下奇山大川,师法自然,或者可以有所领悟。她来到中原后,听说黄山日出云蒸霞蔚,最是壮观,于是就选择了黄山,在山顶上看日出日落,云海变幻,涛生波诡,有一天,她心中豁然开朗,一边看着鲛绡上所写的剑式心法,一边参详演练。偏偏就在这时,山巅上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将她的鲛绡吹落谷底。”

  风盈袖道:“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一定很着急了?”

  沈飞鱼道:“谷底草木繁芜,乱石嶙峋,若是失落,她便难以找到。这个女孩子焦急之下,便趁鲛绡尚在半空飘荡之时,仗着自己的绝顶轻功,抓住一条从崖上垂下的藤蔓,纵身跳下,想要抢在丝绢落谷之前,将它抓住。”

  风盈袖道:“这样子实在太过危险。”

  沈飞鱼道:“虽然危险,但她却不能不这么做。就在她快要抓住那条鲛绡之时,她牵下的那根藤蔓却因吃不住急速下坠之力,崩断了!”她微微顿了一顿,仿佛自己也为那情形觉得惊心动魄,略略平息了一下,这才道,“就在她身不由己坠落之时,忽然觉得身子一紧,半空中有人飞了过来,将她抱住。直到他们双双平安落下之后,少女才看清了救她的这个人,原来是个年轻英俊的男子,他的名字,叫做白萍洲。”

  风盈袖听得入了神,不由自主地接道:“白萍洲本是二十年前,江湖上最为有名的白衣剑客。他不仅人生得极白,平时也喜欢穿一身白衣,所以江湖人称‘白侠’。他与那个姑娘,一个是玉树临风的男子,一个是美若天仙的少女,又在那样一种绝境下邂逅,自然很容易互生爱慕,一见钟情。”

  沈飞鱼点了点头,幽幽道:“他们之间的爱情,就像两颗流星的相遇,擦出一刹即燃的火花,那一刻的相遇,让两个人的一生就此改变。”

  风盈袖急急道:“他们两个人后来怎么了,为什么没有结成神仙美眷?”

  沈飞鱼道:“只因为他们虽然倾心相爱,师父留给少女的七日之期却转瞬即至,她不得不回去。”

  风盈袖叹道:“除非白萍洲能和她一起回去,否则他们就不能不面临‘相见即分离’的命运,今生再也不能相见。”

  沈飞鱼道:“白萍洲为了她,竟不惜舍弃中原的一切,愿意与她远赴海外。但是在临走之间,他要求给他一晚的时间,让他妥善安排他离开中原以后的诸般事宜。”

  风盈袖道:“他号称‘神州白侠’,在中原有着极高的地位与声名,却就此舍弃,足见爱之真切。”

  沈飞鱼缓缓摇了摇头,道:“但那位痴心的少女,却在崖上苦等一宿,直到太阳升起,却再也没见她的心上人出现。伤心失望之下,只有孤身一人返回琉璃岛。但是那幅鲛绡,却就此失落了。”

  风盈袖惊道:“如此重要的东西,却怎么会失落?”

  沈飞鱼道:“那时白萍洲为救那位少女的性命,被山壁突出的乱石划伤了手臂,血流不止,东海鲛人所制的鲛绡,善能止血,少女情急之下,就将鲛绡扎在了他的手臂之上,谁知白萍洲一去不返,而七日之期又近,少女只得郁郁返回琉璃宫,而那绘在鲛绡上的‘碧海流花’,也因此而失落在中原。”

  风盈袖道:“听闻琉璃宫中宫规极为森严,那少女失落了琉璃岛上的至宝‘碧海流花’,回去如何交待?”

  沈飞鱼道:“自她将‘碧海流花’失落中原之后,她的师父就下令,严禁岛上任何人出琉璃岛半步。”这个故事本就凄艳美丽,自她口中细细道来,更是说不出的哀婉动人。

  风盈袖点头道:“难怪这二十年来,中原全无琉璃岛的半分消息。但为什么二十年之后,琉璃岛动又忽然派出使者前来寻找这招失落在中原的‘碧海流花’?”
上一篇:彼岸花
下一篇:边城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