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碧海流花(2)

故事汇 时间:2015-02-19 作者: 佚名


  风盈袖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样的脾气,若说是自尊自信,莫若说是清高自许。”

  万香川站了起来,走到厅角,随手拈起瓶中插着的一枝杏花,笑道:“清高自许又如何?以我万香川的武功人品,放眼天下武林,只怕也没有几人堪与我共酒杯。”说罢随手将杏花作剑。一剑挥出,杏花纷扬,打在风盈袖面前的茶杯之上,将茶杯推得一转,杯中茶水随之荡漾开来。

  万香川斜睨风盈袖,傲然道:“我这一手剑术,又当如何?”

  风盈袖笑了笑,却没有言语,托起茶杯,啜了一口。那飞向他身上的杏花,还未沾到他的衣襟,就已飘落脚下。万香川得意之余,对这一幕竟似全未留意到。

  厅外一物忽然飞了进来,直落大厅正中,“嘭”地一声,打在大理石砌成的地面之上,发出一声轰响,竟是一只足有半人高的檀木箱,式样古朴,上面雕花砌玉,边角包以纯金镶银。单是这只箱子,价值已是不菲,那么里面的东西,更是贵重得令人难以想像了。

  接着厅外清风一吹,两名女子似乎由风吹送来一般,飘然落入大厅之中。只见她们身上衣袂彩带飘舞,宛如九天仙子,降落凡尘。其中一人身着白色长裙,轻纱笼烟,袖上搭着长长的飘带,垂拖地上;另一人却是淡绿色的小衣,配以淡绿花朵的短裙,纤细得盈盈一握的腰间,挂着一条细细的水晶珠琏,更显俏丽迷人。

  风盈袖看见那绿衣少女,先自一惊,月下抚琴,羽衣飞花的情景尚犹历历在目,不想他们竟如此快又见面了。绿衣少女妙目流转,有如惊鸿一瞥,眼中有亦惊亦喜的神色,一掠而过。

  白衣女子丰姿婉约,清影流波,却是不苟言笑,指呈兰花,双手交拂于胸前,向万香川微一施礼道:“东海琉璃岛琉璃使者水如烟、沈飞鱼奉琉璃宫主之命,前来拜会万剑盟少盟主,并随身携来海外薄礼,请少盟主笑纳!”绿衣少女也随她一起行了一礼。

  万香川眼见陡然惊现两位天人,中土之上,从未见过如此绝色女子,清丽得不似人间应有,微微一呆,旋即镇定如常,侧目瞟了那只箱子一眼,道:“东海琉璃岛向来仙居海外,不入俗世,两位仙子突然驾临,不知有何要事?”

  水如烟闻言微微一笑,长袖一拂,一股真气自袖中透出,箱盖随之“啪”地一声打开。箱中珠光宝气,耀人眼目,竟是满满一箱海外奇珍,珠光宝气,五彩晶莹。万香川虽身为万剑盟的少盟主,见多识广,这里面的扇贝珠玉,却十有八九未曾见过,一时之间,也不禁目为之夺,神为之移。

  水如烟步踩莲花,盈盈走到檀木箱前,道:“愚姊妹奉宫主之命出宫,便是作为琉璃使者,远来中土,寻找一式二十年前失落在中原的剑招。然而二十年的岁月,人世变幻,中原之大,更如大海捞针。”看向万香川,道,“久闻万剑盟在中原武林,无论人望声势,皆可与七剑派分庭抗礼,而于剑之一道,消息又最为灵通,所以想请少盟主不辞辛劳,替我们拜上万老盟主金安,亦请他老人家代为打探!些微酬劳,不成敬意。”

  万香川听得颇为诧异,想那波光变幻,涛生云走的海上仙岛中,久避尘世的琉璃使者奉命出宫,乃是为寻找一式二十年前失落在中原的剑招,此事颇为传奇,并且带着几分神秘色彩。待得听见琉璃使者所言,仍只不过是要父亲万江流亲自出马,嘴角不由浮起一丝冷笑,道:“区区一式剑招,何足为奇?本盟之中,收罗天下剑招,不下千万,除却各大剑派不传之秘外,可说是网搜天下,鲜有遗漏。”话音刚落,只见他忽然将手指一挥,一粒石子飞出,打中大厅顶上的机关。厅顶板石掀起,悄无声息地翻转过来,霎时垂落下千条白色条幅。每幅白布之上,不仅绘有剑式图形,更注有招式详解,便是一些江湖鲜见的剑招,就连“千山渡雪”、“夜浪闻烟”等居然也都网罗其中。

  风盈袖举目四望,也不由暗暗惊叹,能收集到如此之多的奇招妙式,万江流的手段,果然不同凡响。

  万香川看着水如烟,傲然一笑,道:“这里的剑式,尽集天下之精粹,使者就算找不到失落在中原的那一招,随意取这其中一式,亦差可比拟。琉璃岛向居海外,仙踪难觅,使者跋涉而来,何止千里之遥?如若看得中任何一式剑招,便即取去,也算不负使者的厚礼。”

  水如烟漫步在白布林中,举目左右微微一望,便即将目光收回,臻首轻摇,却不再言语。

  万香川瞧她不动声色,便道:“使者若要其中任何一招,尽可开口,勿须为难。”

  水如烟这才道:“请借一支剑。”

  万香川虽不明所以,仍是吩咐下人挑了一支利剑,呈了上来。水如烟却并不接过,只是回头示意沈飞鱼拿下,这才对万香川道:“素闻万剑盟万盟主剑法博大精深,纵览天下剑术秘奥而自成一家,少盟主年少英挺,自当有乃父雄风。今日就让飞鱼向少盟主讨教几招,权当献丑于前,聊博一笑。”

  万香川看了看沈飞鱼,见她俏脸多娇,淡绿衣裙相衬,更比弱柳拂风,佩剑虽在腰间,却不便取出,只是笑道:“两位姑娘蒲柳弱质,万某若是胜了,未免胜之不武……”

  话未说完,沈飞鱼已经走上前来,剑尖向地斜指,抚剑为礼,道了声:“请!”起手一剑,妙舞天花,纷纷落落,向万香川刺了过来。这一剑招式繁复,乱人眼目,然而全采虚式,不过是起手式,较技之时,向对方示敬。万香川见沈飞鱼如此小觑自己,心中微怒,连剑带鞘,使一招“拨云见日”,破开剑花,刺了过去。

  他这一剑刺出,沈飞鱼剑式立变,有如大海幻波,涛生浪涌,一剑还击之后,其下又不知伏着几重剑招,层层递进,宛如水下巨力,至此方冰山偶现。

  万香川明明见她一剑刺出,剑至中途,却是倏然变幻,最后竟完全从另一个异想不到的角度逼近眼前,大是诧异,以万剑盟号称尽搜天下剑招之广博,竟从未见过如此剑招,大异中原,此时便想再拔剑出鞘,也已不及。勉力应付之下,未免左支右绌,稍显狼狈,沈飞鱼一剑刺出。眼见便要刺中他肩头,陡的白影飞起,有如长虹跨日,“啪”的一声打在沈飞鱼的手腕之上,长剑脱手飞起,“夺”的一声钉入厅中石柱,剑尾兀自颤动不休。
上一篇:彼岸花
下一篇:边城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