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以食攻毒

故事汇 时间:2015-02-21 作者: 佚名

  南阳城内,暴雨肆虐,商铺门紧闭,街道无人,悦客楼下却突兀地站着十三个带刀锦衣卫。
  
  不知过了多久,楼上忽然传来一记断喝,铺天盖地的雨声竟然滞了滞。为首的一个锦衣卫忽然一招手,身子疾退。转瞬间一千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与楼外的剑拔弩张不同的是,悦客楼内的厨房里却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一个头戴歪帽、身着小厮服的少年笑着走进厨房,此人正是店小二小乙。大厨李大嘴头也没抬,道:“没打起来?”
  
  小乙兴奋起来,道:“没有,大侠燕南天拍了下桌子,一声断桥怒喝,锦衣卫那帮鹰犬就跑了。”
  
  大明朝承平百年,南阳城内是一派繁华景象。这悦客楼是南阳城内近年来最有名的酒楼,酒楼没有雅座,都坐大堂,一桌酒千两银子有之,一两二两也有之,三教九流络绎不绝。这人一多,纷争也多,江湖打斗是以常见。这店小二小乙平日里很少羡慕这些江湖游侠,每每有打斗时就啥事也不做,袖手在一旁乐滋滋地看着。
  
  厨师李大嘴却不喜,他喜欢清静,一打架,心里就烦躁,影响厨艺水平。总算每次打斗完胜的一方会给店家些银子,也说不上亏。可是,今天不同,明摆着是官差办案,真打起来,之后肯定是拍屁股走人,想得到赔偿钱?那是做梦!
  
  没打起来好,李大嘴拍了拍胸脯.抬头见小乙兀自对始作俑者——燕南天一副崇拜得紧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不就是个燕南天吗?”
  
  小乙立刻来了神气,嗓音清亮地道:“那可是天下第一剑,天下最厉害的人!曾一剑一夜连挑洞庭湖的十三连坞;曾三天三夜万里追寻关东二雄手刃其首级;西域的天外飞仙,厉害吧,当年打遍中原武林无敌手,还不是在华山之巅被燕南天一剑杀之,不是连你也说过这燕南天是条好汉子吗?”
  
  李大嘴飞快地翻炒着锅中的菜,口里应道:“他救了青天大老爷刘知府的儿子,是条好汉,可是,他不该上咱店来!”
  
  小乙撇了撇嘴,眼珠滴溜溜转,却不说话。
  
  荆州府的刘知府清名远扬,方圆几百里的老百姓都称他是个好官,可现如今遭东厂陷害,全家押到京城问斩,就走脱一个小儿子刘明,就是现在燕南天燕大侠身边那个小公子。
  
  “怎么还站在这儿?”李大嘴嚷道。
  
  “店里的客人都被那群乌鸦吓跑了,除了燕大侠和小公子外就没人了!”小乙抱怨道。
  
  李大嘴“哦”了一声,手上飞快地运着铲子,或炒、或翻、或点、或拍,动作如行云流水,煞是好看。小乙看得眼花缭乱,心神稍移,叹道:不知何时才能到师父这等水平。
  
  小乙有时候想,就师父这手法,说不定明着是这酒楼的大厨,实际上却是一个武林绝顶高手,而他奇门兵器自然就是他的大铲子。一想到这里,小乙就下意识地摸摸头,师父手头大铲子的厉害,他可是领教过的。
  
  “快去大堂招呼客人!”李大嘴见小乙依然站着不动,喝道。
  
  “这么大雨,还有谁会来?还真认为您老的厨艺天下无敌,赛过了皇上的御厨啊!”
  
  “呸!那些家伙,给老子提鞋都不配!”李大嘴挺起胸脯道,双目霸气顿显,同时扬了扬手中明晃晃的大铲。
  
  小乙缩着头立即跳开,却依然不肯去大堂。
  
  李大嘴骂道:“大堂里不是有燕南天吗?你最崇拜的,还不赶紧着伺候大侠,错过了,以后就没机会了。”
  
  小乙这才垂下头,微红着脸,细声细语道:“我……我就是有些紧张。”李大嘴笑骂道:“没用的家伙,不就是个燕南天嘛,快给老子滚出去招呼!”小乙于是嘿嘿一笑,拿了个托盘,把李大嘴已炒好的菜端在肩上,大声唱道:“来啦!”
  
  一进大堂,见着燕南天大侠的背影,小乙就有些迈不动脚,心头立刻幻想着大侠于华山之巅与那西域天外飞仙对战的风范。
  
  总算他在自己平日最崇拜的人物面前坚持把菜端到桌上,一盘一盘摆下,边摆还边道:“这……这是那些客人点过的,掌柜已炒好了的,既然……既然那些客人跑了,那就给大侠了,算……算是小店免费!”小乙说到后面,心里直想打自己嘴巴,平时说话利索得很,怎么现在成结巴了呢?
  
  “啪!”桌上立刻多了一块马蹄赤金,小乙立刻身心舒泰,略显紧张的脸绽出平日的招牌笑,嘴巴随即麻利了:“谢了,燕大侠,我们小店,别的不敢吹,那就是在京城,在皇宫也吃不上这人间美味!”在胖子李大嘴的熏陶下,小乙亦是认为义薄云天的大侠固然值得景仰,可出手大方的大侠更可亲。见燕南天宽广的眉头皱了起来,小乙立刻知道自己话多,连忙打住,转而对燕南天身边那粉琢玉雕一般的刘明小少爷道:“这位小少爷,本店有秘制的糖葫芦,那是天下一绝,要不,我给您拿几根去?”
  
  不到八岁的刘明眼神立刻炙热,显露出如同饥饿许久小兽一般的目光,不过,他还是看了看燕南天。燕南天点点头,刘明立刻高兴起来,脸红扑扑的,使劲点了点头。
  
  小乙心道乖乖,这刘老爷的公子哥真如天上下凡的金童般漂亮,难怪这一阵子那么多人争来抢去的,就是落魄了一点。
  
  燕南天待小乙转身走后,迅速从怀中掏出一根银针在菜中疾刺了十来下,瞬间又收回,轻声道:“可以吃。”
  
  两个人这一吃,顿时有风卷残云之势。
  
  燕南天和刘明那是真饿坏了,从荆州一路杀出来,之后就是在山林之间东躲西藏的,后有追兵,着实没好好吃上一顿。燕南天倒没什么,只是小少爷刘明可吃了苦。就这样藏形匿迹也没能躲过东厂眼线,燕南天认识到国家猎人的厉害,逼出邪性,索性大摇大摆到城里来饱吃一顿再说,之后就是一路狂奔,杀出一条血路来。
  
  燕南天问刘明怕不怕。刘明说他不怕,燕南天立刻热血沸腾。
上一篇:易水阁
下一篇:押镖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