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屠城

故事汇 时间:2014-11-26 作者: 自在天
  序章
  
  干柴被一块块丢进火中,发出“噼啪”声响。洞内光线暗了一下,很快又亮了起来。昏黄的光晕中,八九个人围火席地而坐,默默地擦拭着手中的刀。
  
  刀上有血,鲜艳而湿热的血。经破布一擦,刀身又泛起刺眼的光泽,照出一张张惶恐、狞厉、沉思的脸来。
  
  火光不停地跳动着,在墙壁上映出千奇百怪的人影,犹如厉乱舞。一名汉子不安地把目光从墙壁上移开,打量着掌中刀,道:“三哥,我们……还要再杀人吗?”众人一阵沉默,齐刷刷地看着三哥。
  
  三哥脸膛被火映红,他用刀挑了挑柴火,断然道:“继续杀!”
  
  “可……我们杀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平民,这……这也太……”那汉子迟疑着,没把话说出个所以然来。
  
  三哥咬牙道:“只有继续杀下去,才能引起上面的注意,那狗官才会被革职查办……否则以天都府的森严戒备,我们根本没有机会给宫主报仇。为了报仇,哪怕我们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也顾不得了!”
  
  三哥将刀重重地插在火边,冷眼看着众人。每个人后心都凉飕飕的,纷纷将刀往鞘中一推,道:“是!”铿锵之声,回绕满洞。
  
  三哥满意地点点头,张目四顾,忽然惊道:“夫人呢?”
  
  “夫人好像很生气……刚才出去了!”有人答道。
  
  三哥犹豫片刻,似是恼火又是无奈,还是吩咐道:“小六,你出去找找,让夫人回来吧!”一名汉子应声出洞。少顷,众人纷纷在地上歇了下来。
  
  三哥觉得有些闷气,起身往洞外走去。
  
  星月寂寥,大地漆黑,三哥的目光透过混沌一团的群山,定定地望着一座模糊的山头,心头慢慢被悲痛浸染。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三哥眼皮突然剧烈跳动着,他回头迟疑道:“是夫人,还是小六子回来了?”
  
  洞中火舌蓦地弱了下去。
  
  一道刺耳的锐响,忽然自黑暗中森然发出。如诗人浅唱低吟,又似怨妇夜泣,呜咽而起。
  
  一、欲见梦中人,先杀眼前人
  
  “杜康虽好,奈何丧志。子规啼血,不过空鸣。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刀笑白,你准备一直这样下去?”一声轻叹,门缓缓地开了。来人五旬年纪,一袭绛色丝袍,两道凤飞眉,老辣中透着俊逸。来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刀笑白,道:“莫云老头如果地下有知,见你消失江湖两年,竟是躲在这小山沟里,沦为酒国废人,啧啧,是否也要销魂?”
  
  刀笑白斜躺在地上,正一口又一口地喝着酒,他眯着双眼望向不速之客,胸前被酒打湿了一片,此际秋风一吹,凉意直透人心口,只见他缓缓地喝了一口酒,道:“吴惊风……你被我师父打败了这么多年,还想报仇是吧?”
  
  吴惊风脸上闪过一抹落寞之色,叹道:“不错,当日败于尊师莫云刀下,是我今生奇耻大辱,如果莫云老头还在,或者你还是那个一刀在手,笑尽英雄’的刀笑白,我一定很有兴趣,可惜了……”
  
  刀笑白哼道:“你完全可以有兴趣,我会替师父接下你的任何挑战的。”
  
  吴惊风摇摇头,道:“你已经被酒淘空了,现在,可能连刀都拿不动了,我这时候杀你胜之不武。但我给你一个机会。”
  
  刀笑白看了他一眼,喝了口酒,道:“不比刀就走吧,其他的我没兴趣!”
  
  “你会很感兴趣的!你自甘堕落,还不是因为不知道楚惜惜在哪里……”吴惊风不紧不慢地说。
  
  “哐当”一声,青色酒坛子从刀笑白手中滑落,摔得粉碎。刀笑白坐了起来,盯着吴惊风道:“你知道?惜惜,惜惜在哪里?”
  
  吴惊风笑道:“你到天都府帮我做件事情,我就告诉你!”
  
  “什么事?”刀笑白摇摇晃晃起身。
  
  吴惊风看着他虚浮的下盘,道:“十五月圆时,你赶到天都府,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做的!”
  
  刀笑白一愣,道:“我又怎么能相信你?”
  
  “你要相信!如果你还想知道楚惜惜在哪里,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吴惊风穿门而出,留下一串大笑。
  
  刀笑白踉踉跄跄地追到门外,寒风扑面而来,吴惊风已不见踪影。他心潮澎湃地在风中呆立良久,回屋失落地掩上门,拿起墙角灰尘厚积的镜子,随手拭了拭,一张苍白瘦削的脸便出现在镜中,淡黄面皮上,双眼布满血丝,鬓边也星星点点有了些白发。
  
  “两年了……惜惜,你现在怎么样?”刀笑白对镜喃喃自语着,从床底摸索出一把刀来。刀身布满尘埃蛛丝,暗无光彩。刀笑白找来一块布,细致地擦拭起来,蒙尘的刀身慢慢现出异样的光华来,映得刀笑白也是神采奕奕。他将破布随手一丢,紧握刀柄迅速劈出,那团破布顷刻间化为碎片,纷纷扬扬而下。刀笑白摇摇头,将刀收入鞘中,推开门大步出去。冷风肆无忌惮地穿过洞开的房门,在屋里横冲直撞,发出巨大的呜啸之声。
  
  天都府户逾十万,商埠林立,自前朝以来,便是东北重镇,繁盛大都,每日南来北往商旅络绎不绝。城外峰峦如聚,丘壑连绵,风景如画,引得公子王孙,冠盖相逐,郊游其间;诗客骚人,三五结伴,登山啸吟,其乐融融。文华昌盛,一时无两。
  
  夕阳残照下的天都府,历经百年风雨的古城墙泛着青紫之色,高挑出街的幌子,在苍劲的秋风中猎猎作响。刀笑白脚尖跟在随风滚动的几片枯叶之后,来到一个包子铺前,掌中摊出五文大钱,沉声道:“来三个包子!”
  
  包子铺老板正忙乱地收拾东西,头也不抬叫道:“不卖了,要关门了!”
  
上一篇:蝶梦惊魂
下一篇:红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