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回魂香

故事汇 时间:2014-11-11 作者: 朱雀
第一章    荒冢惊梦

火在烧,血在流,曲卷飞舞的火焰灼焦了于墨青的发丝,四处横流的污血浸湿他的长靴,但于墨青他却浑然不觉,只是两眼空洞地向前一步步挪去。

汐舞,我来迟了!两行血泪从于墨青眼中流下,透过淡红色的泪光,他仿佛又看见了曲汐舞那绝美的笑容,听见了她那银铃般的笑声。但此时的曲汐舞却永远不会再笑了,一柄冰冷的长枪已生生穿透了曲汐舞那如白鸽般娇嫩柔软的胸膛,将她残忍地钉在了前方画壁之上。原本纯白的衣裳被鲜血染得通红,乍看上去仿佛穿着大喜的嫁衣,正等待着他如约前来迎娶。

但是,他来迟了!

于墨青心痛得宛如裂开一般,落霞关前,两人一见倾心,长襄江上泛舟定情,本约好九月十三,前来那若山庄求亲,可不想于墨青还未返回师门,便听闻东南三大派中的江东锦帆盟不知为何竞和与世无争的那若山庄起了冲突,挟全盟之力杀向了那若山庄。

于墨青闻讯大惊,再顾不得返回师门,直接赶往那若山庄,可不想还是来迟了。

大战已经结束,那若山庄火光冲天,伏尸处处,于墨青一路冲上来,竟没看到一个活人。那若山庄的庄主曲忆柳和江东锦帆盟的曹子孝都到哪里去了?难道已同归于尽了?

心急如火焚的于墨青根本无暇分心去考虑其余人的生死了,他心中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找到汐舞,将她带出这片修罗地狱!

但现实竟是如此残酷,待他穿过一片片火海,找到汐舞时,两人竟已阴阳相隔。虽近在咫尺,他却再看不见汐舞那眼眸中飞扬的神采和面颊上温柔的笑靥了。

于墨青极尽温柔地将刺穿汐舞娇躯的长枪拔下,将她轻轻地搂在怀中,穿过火海,找到了那若山庄后山上的玉兰树,将汐舞的娇躯掩在了玉兰树下的浮土之下。

曾记得,长襄江上泛舟,汐舞说过,那若山庄后面的玉兰树花开时,皓月当空,暗香轻拂,可让她忘记一切烦忧。现在就让她永眠在这无忧之中吧。

于墨青将最后一把黄土掩上,原本一片死气的眼眸中闪过一缕凌厉的杀机,来吧,江东锦帆盟,现在该是至死方休的时候了!

于墨青将手中轻泽剑插在玉兰树下,自己盘膝而坐,虽双眼紧闭,但胸中却是一阵又一阵的气血翻涌。

江东锦帆盟势力极大,不要说盟主曹子孝乃是江东第一高手,就连其麾下九大护法也都是一流好手,那若山庄仅凭曲忆柳一人是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的,可奇怪的是,他们去哪里了呢?

为何烧成一片火海的那若山庄看不到一个活人?看上去仿佛是交战的双方在激烈鏖战中遇到了什么突如其来的变故,以至于匆匆脱离战场离去,时间之紧,甚至于连战场也来不及打扫。从那若山庄大火势头来看,自己来到时,距离火起的时间绝不超过半个时辰,这短短的半个时辰中大战的双方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于墨青长吐一口气,遥遥望去,只见焚烧那若山庄的大火已逐渐熄灭,可蒸腾的热浪却将月色下的废墟扭曲成了一个不真实的世界,像极了传说中的火海炼狱。

鼻间荡漾着玉兰花的清香,眼中看见的却是一片废墟地狱,于墨青只觉得眼前逐渐恍惚,竟产生一种极度不真实的感觉来。

时已入秋,怎么会有玉兰花的清香?当这个疑问刚刚从他心头浮起时,一阵若有若无的低低抽泣声从虚空中飘荡了过来,忽左忽右,飘忽不定,仿佛一个忧苦的女子孤魂正在阴冥地狱中悄然哭泣。

于墨青的心猛然狂跳,飞快转过身来,恰见一个单薄窈窕的身影俏立在银白色的月光之中。

那如梨花带雨般的绝美容颜,那蒙蒙泪眼中的脉脉深情,使于墨青的身躯倏地僵硬,这熟悉的容颜,这朝思暮想的温柔神情,这月色下的绝色女子,竟然是刚被他亲手葬在玉兰树下的曲汐舞!

“汐舞……”于墨青发出梦呓般的呻吟,飞快地冲上前去,将曲汐舞搂在怀中,又哭又笑道,“汐舞,你没死,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曲汐舞仰望着紧搂着她的于墨青,美目中尽是蒙蒙水光:“墨青,你想我一辈子陪伴着你吗?”

“当然!”于墨青嗅着怀中佳人的幽香,发誓道,“于墨青愿意与你厮守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曲汐舞凄然一笑:“阴阳永隔,如何能一世厮守?”

于墨青脑中“嗡”的一声巨响,惊出一身冷汗来:什么阴阳相隔?难道汐舞真的已死?现在搂在怀中的竟是一缕芳魂?

于墨青的心刹那间从天堂跌入地狱,惨号道:“不要!我不要让你离开!”曲汐舞低下了俏脸,轻声道:“传闻西域大巫师能制出回魂香,若燃起此香可让白骨生肌,死者复生………”

于墨青眼中涌起狂喜,紧紧地搂住曲汐舞,语无伦次地道:“汐舞,等我!我这就去西域寻找这回魂香!”

曲汐舞也被他惶急的神情逗笑:“西域离此数十万里,而且回魂香制作乃是西域大巫秘传,连西域国王求得一支都难,你如何去得了,又如何拿得到这回魂香?”

于墨青大急道:“汐舞,你不相信我吗?我于墨青发誓……”

曲汐舞俏脸上露出怜惜之色,用纤纤玉指按住了于墨青火热的双唇,低喃道:“三年前,西域曾进贡数支回魂香给当今圣上,而圣上又将其中一支回魂香赐予了功勋赫赫的大将军夜雨烈……”

于墨青陡地回过神来,颤声道:“所以说,我根本不需要去西域,夜雨烈将军手中就有这回魂香!”

曲汐舞涩涩一笑,伸手将一枚玄青色的令牌塞入他的手中,低声道:“墨青,这是我那若山庄的至宝青天令,传言这青天令中藏有一个巨大的秘密。无论你是否能拿得到回魂香,这青天令就留给你做一个纪念吧。毕竟这青天令已传承数百年,总不能让它永远湮灭在那若山庄的废墟之下……”

听着曲汐舞的话,于墨青下意识地往手中的令牌望去,只见玄青色令牌非铁非木,人手冰寒,令牌背面纹满了弯弯曲曲不明所以的图案,而正面中间一个“那”字银钩铁划,看上去竟有一种刺痛眼睛的感觉。就在于墨青这一失神间,倏觉怀中一空,怀中佳人竟已烟尘般无声无息地消失。于墨青心中大痛,一边放声狂呼,一边奔走追寻,但月色如霜,何来佳人芳迹。
上一篇:千杀密令
下一篇:寻梦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