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浮生·魂之殇

故事汇 时间:2014-10-16 作者: 原秋语
浮生·魂之殇
1、掘冢
夜色渐深,喧嚣了一天的洛阳终于沉寂下来。洛水依旧东流,只是被无边的黑暗笼罩,已寻不到那“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神女足迹。几处阑珊的灯火,零星分布在洛水两岸,整座古城就像一片古老而清幽的梦境。
“真味坊”是洛水河畔的一家小酒馆,店主五十多岁,名叫徐清风,休看他身材瘦削,其貌不扬,在淘沙盗墓这行可是大有名气。
自从开封失陷,中原的半壁河山便葬送在了金兵的铁蹄之下,百姓倍受战火侵扰,生活十分艰辛。因此,很多人鼓捣起旁门左道,洛阳是座古都,地面上虽然疮痍遍布,地底下却埋着数不胜数的珍宝,一时间盗墓之风盛行,而祖辈便沾染此道的徐清风,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多年下来,他竟靠盗墓所得,开了这么一家小酒馆,生意虽算不上兴隆,但足够维生,而且有这个门面撑着,暗地里再盗墓发冢,也方便了许多,至少不会引起官府的注意。
徐清风去年收了个徒弟,唤作莫追,也是个心灵嘴巧之辈,平日在店里忙前忙后,遇到买卖,便跟他一起去发丘掘冢。
这天夜里,莫追送走了最后一拨客人,懒洋洋的抱起块栅板,便要打烊。正当他举起栅板去封窗户的时候,忽听背后一个轻柔柔的声音说道:“晴儿,娘带你吃牡丹燕菜吧。”
莫追猛的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个美貌妇人,虽徐娘半老,却风韵犹存,尤其是那双雾濛濛的杏儿眼,直若勾魂夺魄一般。莫追四处望望,除这美妇之外,附近再无他人,不禁暗暗嘀咕:“她在同谁说话?”
那美妇笑问:“小二哥,还做生意吗?”
有生意上门,莫追自不会拒绝,放下栅板道:“夫人请进。”将那美妇引至店内落座,奉上茶水,问道:“夫人想吃点什么?”那美妇道:“一份儿牡丹燕菜,一笼灌汤包。”莫追应诺而去,不多时,把燕菜和包子端了上来。
却见那美妇脸现愠色,不悦的道:“岂有此理,为何只给我们一副碗碟?”
“我……我们?”莫追两眼如灯,诧异已极,“不是只有夫人您一位吗?”
那美妇脸色愈沉,叱道:“胡说,我堂堂宗家夫人,当不至缺你几个饭钱吧?待慢了我女儿,可休怪我不客气。”
莫追心里惊呼:“哟,难怪这小娘们如此标致,原来是宗夫人!”洛阳宗家乃是闻名天下的武林世家,家主宗召善博学多才,武功卓绝,在江湖上享誉甚隆。而这位宗夫人,家世原也堪称富裕,其父本是河南一带的药材商,宗召善也是得到了这笔财力的资助,才将宗家发展成为当今武林第一世家。
“堂堂宗夫人居然在深更半夜出来吃饭,而且只有她一个人?”莫追满腹疑云,却不敢怠慢,忙加了副碗碟给她,远远的躲开坐了。
宗夫人夹起一只灌汤包,伸到旁边虚空之处,又恢复了慈爱的神情,笑道:“晴儿,尝尝吧。”
莫追见她此举诡异已极,心下不免骇然,忽然想了起来,“她口中的‘晴儿’,莫不是已故的宗家大小姐宗晴?”宗召善夫妇婚后生有一女,取名宗晴,这位宗大小姐不但继承了母亲的美貌,而且聪明博学,更随父亲练就了一身好武功,可以说文韬武略,不让须眉。或许是天妒红颜,宗小姐生来患有心疾,宗召善虽为爱女遍寻名医,却始终未能治愈,去年年初,宗小姐心疾再次发作,一命呜呼,年方十八岁。这对宗氏夫妇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自那以后,宗召善一蹶不振,再未离开过宗府半步,对江湖上的事,也很少过问了。
“想是宗夫人思女成疾,才有这等癫狂之举。”莫追暗暗叹息,心中略微一宽。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莫追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宗夫人筷子上夹着的灌汤包竟然不翼而飞,好像真给什么人一口吞了似的,而整间酒馆,除了他和宗夫人,哪还有第三者?
莫追以为是自己一时眼花,急忙揉了揉眼睛,正待瞧去,却听一个娇柔的声音道:“娘,我还要。”宗夫人笑道:“只要你喜欢,娘天天买给你。”
那声音缥缥缈缈,仿佛正发自宗夫人身旁,又仿佛发自空中的任何一个角落。莫追举目四顾,空荡荡的铺子里,实实在在就只有一个宗夫人!莫追惊恐莫名,一屁股坐了下去,却坐得稍偏,椅子一歪,直跌坐到地上。
宗夫人望向他,双眸仍清澈迷人,但在莫追看来,却透着种无比的寒意。宗夫人幽幽说道:“没错,晴儿已经死了,不过我已取回她的魂魄,只待明日开棺招魂,晴儿便可复生了。”
莫追心神大乱,哪有空闲寻思她此话的真假?宗夫人瞧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生气,将碗碟一推道:“不吃了,晴儿,娘带你回家去。”丢在桌上一块碎银,起身离去。
直到宗夫人那曼妙的身影融入到夜色尽头,莫追才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冲到门口,向外张望,却只见月照长堤,空无一人。莫追连连怪叫道:“师父,师父!”听得楼上脚步“咚咚”,一名汉子出现在楼梯上,正是此间老板徐清风。他一面裹着衣衫,一面没好气的道:“深更半夜,你叫个啥?”莫追关了门,带着哭腔道:“师父,真的有啊。”当下将适才之事说了一遍。
徐清风瞥一眼桌上的包子和燕菜,不以为然道:“宗夫人痛失爱女,疯疯癫癫也不足为奇,所谓的‘招魂’,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你日夜操劳,神乏体倦,加之宗夫人举止诡异,难免让你想入非非,宗大小姐的声音,想必是你听错了。”他干了十几年的盗墓勾当,从未见过一个鬼怪,因此对那些奇闻异事,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莫追哭丧着脸道“徒儿随师父大浪淘沙,什么脏地方没去过,还会自己吓自己不成?那声音千真万确,只是不知发于何处。”
徐清风一想也是,干他们这行的人,胆子都能包过天去,莫追断不会因宗夫人的诡异举止而怕到精神恍惚,难道徒儿真的撞鬼了?沉吟半晌,说道:“宗小姐一年前亡故,厚葬在宗家墓园,出殡那天我还去看了热闹,这都是千真万确的。”又踱了一圈,抬头看看莫追,宽慰他道:“干咱们这行的,阳气最盛,况且你脖子上挂着玉辟邪,即便真有鬼怪,也近身不得。明日我去瞧瞧,倒看宗小姐如何死而复生?”他的眼睛渐渐眯成一条缝儿,似乎对宗家的开棺招魂充满了期待。
莫追心中的恐惧原已大减,听他这么一说,顿觉释然,“嘿嘿”笑道:“那是,那是。”忽然眼睛一亮,想起什么似的,“师父,宗家小姐那土堆子下面,想必有不少值钱宝贝吧?”
上一篇:浮生·爱之蛊
下一篇:浮生·梦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