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京华晚照(上)

故事汇 时间:2014-09-29 作者: 原秋语

  一 亡灵复仇
  夜已深,侯府上空乌云翻滚,空气沉闷得仿佛静止了。
  龙广像往常一样,率领一班侍卫,作就寝前的最后一次巡查。
  “扑通——”一个不大正常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迫使众人停下脚步,那是夫人的卧房。龙广微一迟疑,掠至窗下,轻问:“夫人,睡了吗?”里面一片漆黑,他这么问,只是想确定有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等了片刻,不见回答,龙广心头一紧,提高嗓音再唤:“夫人!”却还是悄无声息。这下他沉不住气了,猛地撞开房门,侍卫随后拥入,火把霎时将整间屋子照得通亮。接着他们便看到一个诡异的场景——夫人双目紧闭,软软地躺在地上,手里捏着一张画。画上是一个无常,吐着血红的舌头,戴一顶尖尖的长帽,上书“正在捉你”,而舌头下面,写有“安庆公主”四个字。与其说是画像,不如说是一道符,因为“安庆公主”四个字的周围,还写满了奇特难辨的文字。
  安庆公主,宣德皇帝的异母妹妹,两年前下嫁永义侯崔凤咏,夫妻二人虽谈不上举案齐眉,却也恩爱有加。当时安庆公主的父亲——仁宗朱高炽特赐二人宅第一座,前院是侯府,后院为公主邸。通常情况下,除了公主从宫内带来的奴婢、仆妇,外人是不能随便出入的,侯府侍卫,每晚也只能例行巡视一圈。
  龙广看见那鬼符,蓦地想起了什么,见后窗开着,便飞身一掠,上了对面屋顶,看见不远处,一条白影正朝着花园方向逃窜!公主在府内遇害,他这个护卫总管难辞其咎,若再让凶手逃了,莫说皇上,就是对崔凤咏也无法交代。当下他猛提真气,越过一片片屋脊,箭一般追了上去。
  那白影有所察觉,速度愈快,两人有如浮光掠影,先后进了花园。龙广渐渐看清,那人穿一条白色的丝质长裙,挽着宫髻,衣带的花纹及装饰,也俱为宫廷所有。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想起最近那些恐怖的传闻来。
  两个月前,丽谯楼的老板云外天离奇毙命,据说手中便有那么一张画符。随后,左都御史韩奇、秉笔太监陈千里、南京五城兵马指挥徐继祖相继暴毙,这些人俱都死因不明,而他们的尸体旁,都有那么一张画符。
  有宫女说,在秉笔太监陈千里倒毙的御花园中,曾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宫廷长裙的女人,无论穿戴和相貌,都很像一年前为仁宗殉葬的婕妤黄婉。一时之间,谣言四起,说黄婉冤魂不散,回来害人了。宫里人都知道,黄婉是最不愿意殉葬的一个,本来她已换上太监服装,准备逃走,可刚出西华门,便被崔凤咏识破。黄婉被武士带回后宫,以金瓜挝杀,临死前她那怨毒的眼神,至今仍像一场噩梦,时时出现在崔凤咏的记忆中。
  想到这些,龙广愈发胆寒,但一转念,若叫她逃了,自己这颗脑袋也得搬家。横竖是死,好歹死个明白,当下一扑三丈,从后面将那人抱住,但觉她长裙黏糊潮湿,散发着一股腐尸味。这种并不属于活人的味道,令龙广的胃部一阵痉挛,刹那之间,他仿佛跨越阴阳,闯进了地狱之门。那人屈肘向他小腹一撞,趁他捧腹之际,游鱼般滑脱,转过身来。
  “黄妃?”龙广盯着她那张惨白的脸,豆粒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那女子不答,足尖轻点,飘然而起。龙广把心一横,猱身疾进,双爪抓向她后颈。那女子抬腿反扫,不料龙广招式已变,砰地擒住她脚踝,摔在地上。龙广原本力大,这一摔又用了内功,那女子闷哼一声,登时晕厥。这时卫兵赶来,用铁链将她手脚缚住。
  “夫人如何?”这是龙广最关心的问题。
  卫兵纷纷摇头:“不成了……”
  龙广顿足道:“把她关起来,严加看守。”说罢失魂落魄地向前跑去。
  曾经不容人靠近的公主邸,这时已稠人广众,到处闪着灯笼、火把的光亮,哭声、骂声、议论声混成一片。崔凤咏瘫坐在地上,抱着安庆公主的尸体,手里捏着那张鬼符,正哭天抢地,责怪自己没有早早过来陪伴妻子。
  龙广硬着头皮上前,低声道:“侯爷,凶手已被小人擒获。”
  崔凤咏猛抬起头,咬牙切齿地道:“在哪?我要亲手宰了他!”
  龙广道:“是个女人。近来那些传言,侯爷……”他犹豫着该不该把所有的细节一一道来。那样的话,对崔凤咏,甚至对整座侯府都将造成极大的恐慌。
  崔凤咏将鬼符一摔,瞠目欲裂:“休得胡言,若真是鬼,还能被你擒获?前面带路!”
  他跟随龙广来到囚室,透过栅栏,看见一名女子背身端坐,白色的长裙上面污渍斑斑,腐臭难闻,就像刚刚从坟墓里爬出来似的。这时她已将发髻散开,手持一把常州宫梳,正缓慢而细致地梳头。随着她的动作,铁链哗哗作响,直如无常手中的拘魂索。
  崔凤咏在栏杆上一拍,喝道:“抬起头来!”那女子不慌不忙,撩了撩长发,转过身。崔凤咏目光落在她那张秀美绝伦的脸上,一下子僵住了,两只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指着她道:“你……你……”
  龙广瞧这情形,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心道:“我的妈哟,难不成还真是黄婉?”
  那女子幽幽说道:“崔凤咏,你还认得我吗?”
  崔凤咏冷汗直流,迭声道:“认……认得……”
  那女子冷笑道:“当初若不是你,我何至惨死?今天我带你的夫人去地府,让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哈哈……”
  此言一出,崔凤咏如梦方醒,暴怒地道:“贱妇?本侯便再杀你一次又何妨?”说着拔出龙广腰间佩刀,劈落牢门上的铁锁,便要冲进去。
  龙广急忙扯住他道:“侯爷,黄婉明明已为先皇殉葬,去年八月献陵建成,便一同葬了进去,如何却又死而复生?此事太过蹊跷,还须细细审问,请侯爷暂忍一时,免得皇上问下来,不好交代。”
  崔凤咏一怔,寻思龙广所言极是,当下把刀掷在地上,恨恨地道:“便让你再苟活几日,有本事你便穿墙破壁,从牢里走出来,把我这条命也害了!”说罢一拂袖子,气冲冲地去了。
  安庆公主的后事,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龙广忙活到三更,看看再没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便又转到囚室。他绝不相信自己抓到的是一条冤魂,最近一连串的鬼符案闹得满城风雨,皇上为此大伤脑筋,如今又死了皇上的妹妹,他只有审出个结果,将功折罪,或许还能保住这条性命。
上一篇:偷天换日
下一篇:京华晚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