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红庭记

故事汇 时间:2014-07-01 作者: 李莉莉
红庭记

一、洞房花烛夜

一片红色。八月十八,月亮仍就很圆。洛阳朱府沉浸在一片红色的海洋里——红色的门、红色的窗、红色的墙、红色的灯笼、红色的脸……因为,这一天是洛阳城声名显赫的青云帮帮主朱青云的儿子朱凤阁娶妻成亲的日子。
朱青云为人精督过人,且武功出神入化,自创的“青云破天掌”在江湖上罕有对手。他膝下只有一个儿子,名唤朱凤阁,只可惜这朱凤阁虽生得俊逸不凡、文采风流,却奈何少时身体瘦弱,不能练功传承父亲的罕世武学,以至虽然身在武林世家,却是个不懂一招一式的人。但朱青云不仅没有嫌弃他,反而事事为他设想,就连为他娶妻也是深思熟虑。朱青云为儿子选得妻子竟是当今杭州武林大家“飞龙帮”帮主云平清的千金,江湖人称“飞天龙女”的云飞盈。云平清武功自成一路,在江湖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他膝下有一儿一女,自小研习武功,女儿云飞盈不但生得美丽无双,而且悟性极高,武功修为竟比哥哥云飞扬高出许多。朱青云选云飞盈做儿媳,主要是因为有武功如此高强的儿媳厮守在儿子身侧,儿子便没什么危险之虞了。
好不容易等到酒停宴罢,成亲的一大套繁文缛节一一行过,这时竟是亥时时分。此刻的青云庄已恢复往日深夜的宁静,惟一不同的是洞房里的一对龙凤呈祥大红烛还在闪烁着喜庆的光芒。朱凤阁洗掉满面的酒气,这才有时间细细端详自己的新娘,这是个陌生的女人,之前他从未见过她,也从未与她说过一句话,便别说对她有什么爱恋了。但现在这个女子却和自己同在一个屋子,她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听说她不但人长得美丽出众,武功也高人一等,但这又能怎么样,自己对这个女子是陌生的,他曾试图抗拒这种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但面对父亲无限的威严与慈爱,他最终放弃了。
朱凤阁心中思伏阵阵,几番打量静静坐在床沿上的新娘子,竟没有勇气拿起手中的秤杆去挑开新娘的红盖头。朱凤阁微微叹了口气,正在不知如何之际,忽听见红盖头下也隐隐传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响起一句柔悦婉美的语音道:“自古‘无情总被多情恼’,朱公子与小女子之间一切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就“无情”可言,为何还烦恼叹气?”
朱凤阁心中一动,道:“难道云姑娘也是不好强抑父母之命,方才嫁入朱府?如若此,姑娘便能理解我此番心情,实在不是因为怠慢姑娘而迟迟末揭盖头。”
云飞盈露出坚定之意,道:“世人相处,本就贵在坦诚,夫妻之间便应如此,我也不想欺瞒朱公子,当初父母要我嫁与一个不懂丝毫武功的武林世家子弟,我心中一百二十个不情愿,但如今我即嫁了,便会一生一世与你相守永不背弃,除非朱公子嫌弃小女子,那又另当别论。”
朱凤阁心中一震,不禁为自己刚才的彷徨不决汗颜,叹自己饱读诗书却不及一个女子刚毅果断,心中不禁对云飞盈的印象大为改观,行至云飞盈面前,缓缓道:“云姑娘放心,婚姻也是一种承诺与责任。今日我便即已拜堂成亲,我亦是今生今世也不会负你。”他说着轻轻举起手中木秤杆缓缓伸至红盖头下,轻轻把它掀起。红盖头掀起处,朱凤阁心中一愣,他虽早听父亲说江湖传言“飞天仙女”云飞盈如何美貌胜仙,但今日一见,仍然不禁为云飞盈的美丽而震惊。
红烛照映的云飞盈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星眸流转,似乎有无限的相思要倾诉,却又不失端庄大方之质,她整张脸仿佛是一个经斧神工精心雕刻而成的精美玉器,眼睛、眉毛、嘴巴全都雕刻得恰到好处,不论是增减一分或是高低一分都会使这玉器沦为俗品。朱凤阁深深吸了口气,他突然觉得江湖上用“飞天仙女”这个绰号形容云飞盈并不恰当,因为天上的仙女都高高在上,藐视众人,而云飞盈只不过是轻启唇角,却已如春风大地般温暖灿烂。
朱凤阁望着云飞盈,不由从心底里唤出一声道:“娘子!”一句“娘子”唤得云飞盈娇羞满面、红云密布,无限羞涩地微微垂下头。
过了会儿云飞盈静静地望着朱凤阁,一字字道:“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可不可以如实回答?”
朱凤阁道:“我们既已成为夫妻,凡事都会以诚相待如实相告。”
云飞盈缓缓道:“如若我的容颜只不过是一般平常女子容貌,你对着一个毫无感情的平俗女子,还会像现在这样对我好吗?”
“这……”朱凤阁一时语结。说心底之言,如若云飞盈只不过是庸脂俗粉,自己还真不知会不会对她这般好。
云飞盈叹了口气,轻轻道:“我云飞盈虽算不得什么巾帼女子,但也不敢自欺欺人,我可以听从父母之命与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成亲,但却不能勉强自己与一个不能肯定是否喜欢我的男子同床共枕。如若双方勉强为之,我想对我们两个都不公平。听说朱公子是饱读诗书的文人君子,希望能在肯定自己的感情后再与我共同厮守一生,不知……”朱凤阁听完此话,不觉对云飞盈又多了一层敬佩之意,点点头道:“娘子言之有理,如若我们彼此真心爱恋对方,长相厮守一生,又何在乎这一春宵。”
云飞盈脸上泛起红云,含羞道:“多谢朱公子!”
朱凤阁含笑道:“只是这朱公子的称谓却不能再叫了,免得让人觉察我们之间的生疏,生出些不必要的麻烦。”
云飞盈脸上红云更炽,轻声吐出两上字:“朱郎。”

一缕温馨的阳光照在朱凤阁脸上,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坐在妆台旁轻轻梳理柔发的云飞盈,她的一头长发又黑又亮,有如一片黑色缎子编织的瀑布,今人心中无比顺畅,仿佛心中所有的不快已同瀑布一样一泻千里。云飞盈似乎感觉到朱凤阁在注视她,轻轻回首,温柔一笑,道:“相公,你醒了便好,快起来梳洗一下,我们去向长辈请安,新婚第一天向长辈请安这是尊重。”朱凤阁笑道:“娘子不愧出身在名门世家,此等民俗礼节也了如指掌,”说着一骨碌爬起来梳洗。刚洗完便有丫环过来轻轻磕门道:“少爷,少夫人,老爷已到了大厅,请你们快点儿去见老爷!”
朱凤阁笑道:“想不到父亲比我们还早,平常可不是这样。”说着与云飞盈一起来到大厅。
出乎二人意料,大厅内除了小厮外并不止朱青云一人,还有其他十几个人,俱是朱青云手下弟子。众人见云飞盈款款行进厅内,俱是眼睛一亮,朱青云更是欣喜为儿子找到了一位如此美貌的媳妇。朱凤阁、云飞盈行到朱青云座前双双跪下敬茶,朱青云笑得合不拢嘴,赐了两个大大的红包给二人,又挨个把手下弟子介绍给云飞盈认识,最后指着一个年青人道:“这是我的大弟子郭阳,凤阁自幼身体孱弱不能过度操劳,这些年多愧郭阳鞍前马后打理庄中事物,为我省下了不少心。现在贤儿媳嫁入朱家便好了,听说贤儿媳在娘家便帮着父兄打理一些事物,对理财更是得心应手,从此以后,少不得要辛苦贤儿媳为庄中各地生意账务操心……哈哈,那郭阳便可以专心练功了。”
郭阳微笑道:“师父言之有理,以后大嫂要多操心了。”
云飞盈侧首欲看朱凤阁的意思,两人四目交流,朱凤阁给了她一个亲切肯定的目光,云飞盈嫣然一笑,吐字如珠,含笑道:“既然公公如此看重媳妇,那我只有尽力为之了,只是还请公公和郭阳兄弟多多提点。”
郭阳笑道:“这是自然,只是大嫂大谦虚了,以后如有能用上郭某的地方,郭某一定不留余力。”
朱青云笑道:“好了,现在大家已是一家人了,客套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讲,还是先解决这件棘手的事吧!”
此话一出,厅内除了云飞盈,所有人的脸色俱都严肃起来。
云飞盈问道:“不知公公指的是什么事?”
朱青云闻言长叹了一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已困扰青云庄八个月之久,为父就指望等贤儿媳嫁来后助为父解决此事。”
云飞盈诧异道:“庄中多是能力、见识,武功在媳妇之上的人,什么事还需儿媳来解决?”
朱青云道:“庄中武功在贤儿媳之上的人确不在少数,可是纵观全庄,包括为父在内,又有哪一个的轻功及得上你云家祖传的绝世轻功‘飞云漫步’。八个月前,庄中闯入一名不速之客,这人每每漆黑之夜到访,一身黑衣蒙面装束,在庄中到处乱窜,也不知有何企图,闹得庄中人心惶惶,为父派弟子擒他,却发现这人武功不高,但轻功却奇佳,每每见不对劲儿他便溜之大吉,从不恋战,使得为父也对他无可奈何,更可气的是这厮竟趁乱伤了庄中几个武功不高的帮众,使得庄中武功稍低者人人自危。这事太损我青云帮帮威,但又无法对他人启齿,所以并未从江湖中请轻功高手增援,今日你已成一家人,为父就把苦衷告之,实希望贤儿媳助为父一臂之力。”
云飞盈含笑道:“多谢公公如此看重媳妇,媳妇一定尽力擒拿此不速之客,庄中可曾丢失什么物品?”朱青云道:“这倒没有,所以这人的企图让人难以捉摸。”云飞盈道:“媳妇一定细细留心庄中动静,力擒此人!”

自此以后接连几天,云飞盈白天着手接管郭阳手中管理的各地生意账务,夜晚大部分时间就在庄中暗中巡视,只是两三天过去了,并未见朱青云所说的不速之客的身影。朱凤阁心疼妻子过分操劳,只恨自己不能以身代之,同时对自己的妻子更多了几份敬重。
这一日二更时分,云飞盈拖着疲倦的身子回房,朱凤阁立时从床上起来,为云飞盈倒了杯热水,柔声道:“娘子辛苦了,早点上床休息吧!”云飞盈点点头,走到床边时,朱凤阁忽忸怩道:“娘子这几日辛苦了,不如……把床中间隔着的那条被子,腾出一些地方,娘子也睡得舒展些。娘子如此一心操劳朱家,我定会一生一世真心对你的。”朱凤阁说得真情流露,不由自主紧握住云飞盈双手,云飞盈身子一颤,脉脉地望了望朱凤阁,两朵红云飞上了脸颊,羞涩地点点头。朱凤阁大喜,一把扯掉这几天隔在床中间的那条被子,轻轻拥云飞盈上床,柔声道:“娘子,我们安歇吧!”
云飞盈顺从地偎在朱凤阁怀里,郝颜道:“这几日相公对我真心体贴,我不是呆子,自然也会真心对待相公,只是……只是这几日我委实太累了……可不可以缓些日子再与相公……”
朱凤阁会心一笑,轻轻刮了一下云飞盈如明玉一般的鼻尖,轻笑道:“傻丫头,我们来日方长。”说着他搂得更紧了一些,只觉得一股从没有的甜蜜幸福之情涌上心头。云飞盈脸上红云更盛,眼中亦是充满幸福,二人相偎而睡,朱凤阁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突觉得身边的云飞盈霍地坐了起来,云飞盈悄声道:“嘘!屋顶上来了不速之客!这人脚上穿了厚达一寸三公分的棉鞋底制成的鞋,且轻功上乘,若非我自幼随爹爹勤练轻功,估计听不出动静来,你好好躺着不要动……我出去看看动静。”说着云飞盈轻声穿衣下床。朱凤阁细声关心道:“娘子小心!”云飞盈点点头,缓缓行到门边,竖耳又听了听门外动静,蓦地如闪电般晃身出门跃上屋顶。
屋顶上果然有一个黑衣蒙面人静静伏在上面,似乎在听屋内的动静。云飞盈朗声道:“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何不进去小座品茗,扒在这儿做窃状委实不雅。”
那黑衣人一见云飞盈上来,立刻施展轻功朝庄外飞跃,云飞盈毫不示弱,即时施展自己的绝世轻功“飞云漫步”追了上去,她动作奇快,可那黑衣人也不慢,等她追过围墙外时,已不见了那黑衣人的身影。云飞盈这才知道朱青云所言非虚,黑衣人的武功在江湖确实少见,她又在庄外巡查了一会儿,见无黑衣人身影,只得缓缓回到房内。
屋内,朱凤阁正在焦急地等待,见云飞盈回来忙迎了上来。道:“怎么样,娘子没事吧!”云飞盈摇摇头,沉吟道:“我没事,只是我料不到这黑衣人武功奇高,让他跑了,不过……”云飞盈沉吟不语。朱凤阁焦急道:“不过什么?”云飞盈缓缓道:“我轻功不弱,所以今日与那黑衣人距离很近,我觉得这黑衣人的眼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到底是谁我却一时也想不起来!”朱凤阁心疼道:“想不通便不要再想了,瞧你这几日操心劳力,人已憔悴了许多,抓这黑衣人也不急于这一时,父亲要怪,我去向他老人家解释,你放松睡一觉吧!”云飞盈怔怔地望了望朱凤阁,羞赫道:“你对我真好!”

二、风云起突变

白天,云飞盈接管了一部分账务后,便一个人行到庄外,她想看看黑衣人到底是从哪个方向逃逸的。地上并没有明显的足迹,黑衣人昨夜逃逸路过的那堵围墙外是一片桂花林。桂花初绽,散发着醉人的浓郁芳香,地上并没有多少散落的桂花,可见黑衣人轻功的确很高,云飞盈在桂花林中细细寻觅而走,心中突然一闪,连忙赶往账房。
上一篇:关山云梦
下一篇:剑落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