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武侠故事 >

关山云梦

故事汇 时间:2014-06-17 作者: 李莉莉
一、豪宅府奇珍罕物失蹊跷

都说有钱就有快乐,杜照亭是金陵城的首富,金陵城内属金陵王权力最大,属杜照亭钱最多。而此刻杜照亭坐在金陵府衙里,凤飞天看着他的表情,却觉得他一点也不快乐。杜照亭一脸愁眉地对陪坐的金陵知府刘文宣道:“刘大人,以往你们府衙赈灾的时候,我杜某也出过不少力,这次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这个忙。”
刘文宣笑道:“这是自然,别说杜老爷,就算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但有所求,本府也会竭尽所力的,不知杜老爷所求何事?”杜照亭叹了口气,道:“刘大人你不知道呀,我们这些商人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可实质上我们经常乞颜赔笑,自古‘有钱无势,大事不顺’,为了多做生意,我在你们这些达官显贵面前经常小心翼翼,讨尽欢心。您刘大人这里赈灾出钱我是经常支持,金陵城权力最大的金陵王那里我更是小心伺候。每隔十天半月我便会送几样稀罕物到王府,久而久之形成惯例,可这次因手头上没有一样稀罕物,我已经连续三个月没送东西去王府了。”刘文宣道:“这却奇了,杜老爷是金陵的首富,怎么会连一样稀罕物都没有?”
杜照亭道:“我所说稀罕物可不是什么明珠宝玉,这些东西金陵府比杜某家中的多,王爷又怎会稀罕。我这些稀罕物可是平常花了不少心思寻来的,非一时有钱便可购得的,都是我在各地想方设法物色而来。可最近连续三个月,各地送来的稀罕物进府几天就会不翼而飞。”刘文宣道:“被盗?”杜照亭点点头,道:“在丢东西的第一个月里我便暗处留心是何人所盗,结果不但没查到,反而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东西又陆续被盗。情非得以,所以我来找刘大人帮忙,还望刘大人让得力手下凤捕头为我侦破此案。”说着杜照亭目光转到凤飞天身上,道:“上次小女若云被采花大盗‘玉面摧花郎’闻风扬贼眼相中,若不是凤捕头乔装擒贼,小女恐怕一生清誉要毁于一旦。虽说后来让闻风扬那淫贼越狱跑了,但凤捕头的武功和谋略让杜某好生佩服,所以这一次又要有劳凤捕头费心了。”
提起闻风扬,凤飞天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这闻风扬虽在凤飞天擒拿他之后施计越了狱,可后来闻风扬却暗中助她破了“清歌”一案,并救了她的性命。只是无奈她武功远不如他,眼睁睁看着他向自己告辞而去却擒他不得,也不知这淫贼现在何方。凤飞天若武功能胜他,到底是报恩放他好呢,还是禀公抓他好?正思忖间,突听到刘文宣道:“凤捕头,杜老爷家中被窃一案就由你带人去负责侦破!”这时凤飞天回过神来,忙应道:”是!请问杜老爷,你家被窃的稀罕物是些什么?”
杜照亭道:“有百年的老雪蛤;有六十年开一次花的冰山雪莲;有千丈悬崖上采下的一只足有两斤重的血燕窝。因金陵王极宠爱金陵王妃,所以他最喜一些罕见的养颜极品,以保住金陵王妃的青春容颜,这些东西可比珠宝玉器难弄多了,每样都花了不少心思、财力、人力、物力才有所获。所认还望凤捕头尽早破案,免得金陵王见我久不献礼,认为我生疏远之心那便不好了,毕竟我们经商之人还有许多仰仗朝廷显贵的地方。”
凤飞天凛然道:“杜老爷放心,为民解困是我们公差的职责所在,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若有案件发生,我们都会尽力破案,我这便随杜老爷到府上去侦察线索。

凤飞天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杜府了,因上一次是深夜为抓采花大盗闻风扬而来的,并没有细细观看杜府景致,今日白天从容而来,这才发现杜照亭真不愧是金陵首富,府内的房屋一栋连一栋,花园廊台延绵相通,若外人初次进来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杜照亭把凤飞天带到自己卧室旁的一间密室,打开几重开关,露出一个空暗格,道:“每次东西我都放在这,除了我一人知道机关和有钥匙外并没有人知道,可东西却不翼而飞了!”凤飞天查看了一下暗格机关,发现并无外力破坏的迹象,皱眉道:“机关完好无损,可见窃贼对府内情况相当了解,不排除是内贼的可能,所以我可能要找贵府中人盘查一番,就算不是内贼,说不定也可以了解到一些有利线索。”
杜照亭道:“凤捕头所言甚是,只是杜某有许多生意上的琐事缠身,恐没有时间陪着你个个盘查,我也知凤捕头查案向来不喜太多约束,我就让管家陪同你了解府中情况吧!”杜府管家是个很精明的中年汉子,脸上一直都堆着一种高级奴才特有的温顺笑容,听到主人吩咐后,他笑容更盛,马上带着凤飞天在府内了解情况。杜府除了杜照亭和他的七个老婆以及女儿杜若云之外,其他都是下人。七个夫人的房间就在杜照亭卧房周围,所以凤飞天最先向七个夫人了解情况,可这几个女人除了相互埋怨老爷到其他老婆房间的时间多过到自己房间的时间外,并没有问出什么有利线索。管家又带凤飞天到厨房,因为这时正值晌午,恰是吃中饭的时候,大部分下人都集中在这里吃饭。一听凤飞天是来查府中失窃案的,便纷纷诉说自己认为有利的线索。厨房的厨娘道:“每次丢东西都没有任何人知道,说不定得罪了神怪,被他们施法摄走了!”护院的人道:“世上哪有什么神怪,我看是被武功高强的江湖绝顶高手偷去了!”家丁道:“这却不见得,就算是武林高手也不可能未卜先知,知道那小小的东西藏在这深宅大院的何处,我看定是家贼所为。”……一时之间众说纷纭,凤飞天只有一笑置之,突一眼瞥见这群人中惟有一个四五十岁满脸伤痕的丑陋男子独自端一碗饭远远躲在一个角落吃着,对众人纷说视若无睹,一言不发。
管家察颜观色,见凤飞天在注意那男子,马上道:“凤捕头不必理他,那个人姓和,大家都叫他和老头。他有一天倒在街头,刚好小姐路过救了他,小姐心地好见他孤苦伶仃又聋又哑,便收留他在马房当马夫,平日只知做事,其他的什么都不管。”凤飞天“哦”了一声,见问不到什么有利线索,正准备离开,突听见一个家丁又道:“凤捕头,有件事不知算不算线索,我听值夜的阿有说,这几个月他经常在深夜看见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在府前出现,也不知是不是在打眼准备行窃。”
凤飞天目光闪动,问道:“阿有现在在哪里?”那家丁道:“白班当值的人正在吃饭,这会儿阿有可能正在门口替他当值,凤飞天道了声谢,立刻和管家到杜府门口找阿有。阿有是个结实的小伙子,听说大名鼎鼎的凤捕头要向自己了解案情,很是高兴,滔滔不绝道:“说起来我还有些害怕呢,大约是从五六个月前开始吧,有一天晚上看到对面大树下远远有个人影来回走动,过了一炷香时间那人影还未离去。我觉得有点不对,便偷偷观察,见这人一身男装打扮,头上戴着个斗笠,压得很低怎么也看不清面容,最后那男的走了,但自此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见这个戴斗笠的男子在对面大树下走来走去,再后来府里就接二连三地开始丢东西,我猜十之八九是那个男子偷的。他经常在府前走动,一定是为了打眼,好偷东西。”凤飞天道:“那这男子大概每隔多长时间来一次?”阿有道:“这便不好说了,有时隔一个月才来,有时十来天来一次,有时几乎天天来,我还真不好说,但他最近一次是三天前来的。”
正说着,只见门前驾来一辆豪华马车,从马车上跳下个机灵乖巧的小丫环,阿有一见她就打住说话,道:“小姐回来了!”迎了上去帮小丫环一起掀开车帘。车内响起一个柔美的女子声音,微笑道:“阿有,今天是你值班呀!近几日天气有些燥热,可要当心中暑!”阿有恭声道:“谢小姐关心!”随着声音落下,只见从车内跨出一位双十年华的美貌女子来,这女子身上的衣着面料并没有镶什么金玉珠宝,但浑身却散发着无以伦比的高贵气质,却又不高高在上拒人以千里之外,而是亲和无比,看着她仿佛看到春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那样舒畅顺意。在她面前,凤飞天竟生出一丝不意觉察的自惭心理来,心中不由暗叹:“不愧是金陵城中最出名的大家闺秀。”
因为,她知道阿有口中的小姐就是杜照亭的女儿杜若云。杜若云一双灵秀的美目转到凤飞天身上,杜若云礼貌地露出一丝笑容。
阿有忙介绍道:“小姐,这是金陵府鼎鼎有名的凤飞天凤捕头,她是老爷请来调查家中被窃一案的,现在正向小的询问线索呢!”
“哦!”杜若云轻轻应了声,脸上的笑容隐去,淡淡对凤飞天道:“那凤捕头请自便,我和丫环都不知道这方面的线索,这便先告辞了。”说着她带着丫环径直进府而去。

夏月,爽风。
虽然夏日的夜晚并没有白天那么燥热,但凤飞天的心中却十分的烦闷,这已经是来到杜府的第三天了,凤飞天夜夜伏在杜府门外,却始终没有见到阿有口中的那个戴斗笠的男子。眼见又是寅时,还未见有人来,凤飞天暗叹了口气,正准备起身回去,突见东边飞快行来一条人影,到杜府对面的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这人一身长衫,头戴斗笠,遮住了大半个面容,正是阿有口中所说的那个斗笠人。
凤飞天心中一喜,正准备悄悄潜近斗笠人身边,突听见杜府门口传来阿有的大叫:“那贼又来了,大家快来抓贼呀!”原来阿有自从向凤飞天提供了斗笠人的线索后,自己想来想去也觉得那斗笠人就是窃贼,一心想为主人家立功,因此趁着这夜间值班的机会一直偷偷查看对面大树下的动静,这会儿见斗笠人来了,欣喜异常,忙大喊大叫邀府内人出来帮忙抓贼。
凤飞天哭笑不得,心道:“糟了,这下打草惊蛇了!”果然,那斗笠人见杜府有动静对己不利,连忙施展轻功朝东而去。
杜府一伙家丁已冲了出来,凤飞天不及多想,也追了上去。那斗笠人轻功颇佳,但却比闻风扬稍逊一筹,凤飞天施展全力而追与斗笠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那斗笠人也发觉凤飞天在追踪自己,脚下越发运劲,但奈何轻功逊于凤飞天,追至城东一片树林中时,二人之间距离只剩丈余。斗笠人见躲不过凤飞天,干脆停了下来从腰间拨出刀朝凤飞天袭来。凤飞天连忙避过刀锋,仗剑还击,那斗笠人刀法娴熟利落,但运招之间好像并不想伤及凤飞天性命,只想逼退凤飞天以求脱身。凤飞天却不敢怠慢,招招力求困住斗笠人。
斗笠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武功也确实稍逊凤飞天,数招之后斗笠人的招式已有些凌乱,凤飞天一招“玉女梳妆”眼见就要制住斗笠人,却见这时林中穿出一灰衣蒙面人,挥刀直朝凤飞天当头劈来,刀势凌厉,凤飞天心中一惊,忙收住剑势纵身避过,正准备持剑反击,却发现那灰衣蒙面人好像并不想恋战,只为救人,趁凤飞天避招之时,拉起斗笠人身形一跃便消失在夜幕中。
凤飞天正要追赶,却听背后喊声呐天,火把通明,转身一看,却原来是杜府人循迹追了来,待众人追近,发现人群中除了杜府家丁护院等一应下人外,杜照亭与杜若云也在其中,只见杜若云率先奔到凤飞天身边,问道:“窃贼呢?偷我家物品的窃贼抓到了吗?”
杜照亭接口道:“傻孩子,窃贼若抓到了,凤捕头怎会一人在此,你一个女孩儿家,叫你别出来,你跑出来凑什么热闹。”杜照亭嘴里虽有嗔怪之意,但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杜若云含笑道:“家中有贼,当然关我的事。刚好我和丫环在赶制一幅送给外婆六十大寿用的百桃图,并未睡下,听到家丁叫声便出来看一看。”
杜照亭一脸苦笑,对凤飞天无奈道:“没办法,我就这一个宝贝女儿,全让我宠坏了。凤捕头,你追那贼人而来,可曾发现什么线索?”
凤飞天摇摇头,并未多说。
杜照亭打了个哈哈,道:“不妨不妨,已有贼人踪影,想来不需多日,便可擒住此贼。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凤捕头,你也累了,回去休息休息,才更有精力破案。”
凤飞天确实累了,但她在床上躺了半个时辰,却怎么也睡不着:斗笠人是谁,是来偷东西打眼的吗?灰衣人又是谁?为什么要救斗笠人?偷东西的人既然可以神出没地在杜府轻易偷取东西,为什么只偷送给金陵王的东西,其它贵重东西却一点儿不取?自己来帮杜府破案,其他人都很欢迎,为什么杜若云白天一听自己是为破案而来的,竟露出淡淡的敌意?为什么晚上自己擒贼时她对此事又显得特别关心?……想着想着,凤飞天突觉心中一亮,不由露出微笑,安心睡去,待天亮睡醒,她一骨碌爬起来,只身往杜府而来。

二、凉棚内陈年往事堪回首

到了杜府,凤飞天并没有进去,而是悄悄隐在杜府对面一个早点铺子里慢慢吃着早点。
杜府的大门口向往日一样平常,忙忙碌碌进出的大多是杜府的家人。大约辰时,杜府侧门赶出一辆马车,行到门口停下,接着只见从大门走出杜若云和她的丫环,丫环手中提着个装满香烛供品的竹篮,二人上了马车朝南而行,想是到南边的普象寺上香许愿去。
上一篇:凤阳甘霖
下一篇:红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