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推理故事 > 侦探悬疑 >

五年一次的黑帮拍卖会

故事汇 时间:2012-11-28 作者: 佚名

麦克正享受着按摩的舒适,忽然负责拿电话的手下走了进来。麦克皱皱眉,他很讨厌别人在他享受的时候打扰他,然而这个手下跟随他多年,不是重要的电话不会进来。他对着电话问:“谁啊?”对方说:“你不用管我是谁,澡洗得舒服吗?按摩的女孩很漂亮吧。”麦克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作为黑道老大之一——麦克的行踪是非常隐秘的,每一个老大都是踩着无数白骨爬上去的,仇家可能比手下还多,被人掌握了行踪就意味着半条命已经握在别人的手里了。麦克沉声问:“你想怎么样?”对方笑了:“不用紧张,我只是个拍卖公司的拍卖师而已。”
  麦克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哦?拍卖公司我认识很多,经常买一些艺术品。你们是哪个?”对方笑笑:“你不会知道我们公司的,因为我们从来不面向社会公开拍卖。我们的客户群是特定的,平均五年才召开一次拍卖会。在这五年间隔中,我们公司所有职员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搜集拍卖品。”麦克冷笑道:“为什么五年前我没有接到你们公司的通知呢?”对方语气平淡地说:“五年前你还不够资格接到通知。”麦克愣了一下,他恼火地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的确是最近三四年才爬上来的。他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参加你们这次拍卖呢?”对方又笑了:“你可以不参加,不过我有义务把拍卖品告诉你。”对方自顾自地念起了拍卖品清单。
  麦克脸上的汗顺着脖子往下淌,半天,他终于有气无力地问:“什么时候,在哪里拍卖?”对方依旧平淡地说:“明天晚上12点,你需要准备一个可以随时转账的账户,一台保证不会掉线的电脑。作为拍卖师,我要提醒你,账户里的钱要尽可能多,因为拍卖会上谁也不能保证别人出多高的价钱。电脑的网络要绝对畅通,如果我们在别人叫价后的三分钟里接不到新报价,就会启动转账程序,当对方的钱到了我们的账户上,拍卖品就归付钱的人了。”麦克连声说:“一定,一定。”
  放下电话,手下和按摩女同时凑过来,麦克挥挥手,无力地说:“马上回公司,让负责计算机的皮特二十四小时待命。”
  现在的黑社会都是以公司的形式存在,麦克的房间门口也挂着董事长的牌子。不过他们的抽屉里放的不是办公文件,而是手枪和砍刀。麦克此时正在办公室里烦躁地转来转去,他打电话给自己的亲信戴维斯。戴维斯虽然从没当过老大,但却一直是本区的二号人物,加上混了几十年的黑道,见多识广。戴维斯听完后愣了一会儿:“没想到,没想到他们还在啊。五年前,当时本帮的老大还是杰克,他也是接到了这样的一个电话。然后他把我们召集起来,紧急筹钱。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只说要参加一个拍卖会,却不说别的。我们凑了上千万现金,打进了一个账户。他就一个人钻进了办公室。很久以后,他脸色灰白地出来了,说完了,我没买下来,被别人买了。”麦克急切地问:“那之后呢,怎么样了?”戴维斯苦笑道:“当时你不是也在帮里了吗,不到三个月,杰克就被人暗杀了。那三个月里,整个黑道腥风血雨,死了不知多少人。我一直很好奇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拍卖会,真想知道。”麦克颓丧地说:“现在我知道了,不过我现在宁愿永远也不知道。”他重重地挂上了电话。
  麦克召集了所有手下:“立刻给我去弄钱,能收的都收回来,换成现金,打入这个账户里,有多少弄多少!”手下散去后,他想了想,打通了一个电话。
  黑帮老大之间没有真正的友情,有的只是利益。沃克和麦克就有些共同的利益,因此他尽管正在烦躁,也接了麦克的电话:“麦克,什么事?”麦克问:“老兄,你有没有接到什么奇怪的电话?”沃克顿了顿:“什么叫奇怪的电话?”麦克狠狠地说:“别装糊涂了,拍卖公司的,接到没有?”沃克断然否认:“没有,没有接到。什么拍卖公司,莫名其妙。”麦克“哼”了一声挂上电话,他敢肯定,沃克一定接到了,这个混蛋平时看上去还算合作,想不到这时也打上自己的主意了。
  这时手下打电话来:“老大,咱们在三区的人偷偷发信,说三区的老大也在吩咐手下弄现金!”麦克咬咬牙:“知道了,你们抓紧点!”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麦克每隔一会儿就查查账户里的钱,他总觉得太少了。手下又打电话:“老大,沃克的人指责咱们的粉卖得太便宜了,违反协议了。”麦克恶狠狠地说:“他肯定也在拼命卖现钱,别管那个王八蛋,抓紧点!”



  终于,时间到了。麦克让所有手下都在办公室外集结,他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电脑桌面上出现了一个网址,他点了一下,一个软件被安装了。软件安装完后,出现了一个很卡通的界面,一个卡通人物笑眯眯地站在屏幕上,身前是一张桌子,卡通人的手里拿着一把槌子。
  一个盒子被摆在了桌子上,上面写着几个字:“八区老大卡尔个人资料。”小人的嘴里不断吐出文字:“包括卡尔的出身、发迹历史、案底、生活习惯、随身保镖资料,底价三百万。”然后屏幕上出现了三个牌子,分别写着十万、一百万、一千万,就像赌博游戏的下注牌一样。还没等麦克举牌,标价就已经被举牌的人推高到了五百万,可谁也不知道是谁在举牌,一切都是代号,而且连代号都是每次举牌就变成随机编码系统,不但认不出人来,连谁举了几次牌都看不出来。麦克心里一动,他和卡尔之间没有太大恩怨,不过如果能掌握卡尔的资料,对他以后至少有个牵制,他举了一下一百万的牌子,马上有人加价到七百万。最后这个资料在一千万上没人加价了,落锤生效!麦克不知道是谁买走了。
  第二个盒子被摆在了桌子上:“八区老大卡尔的亲人资料、帮会资料。”小人嘴里又开始吐字:“包括卡尔所有亲人,及其中对哪个最亲。卡尔的帮会里有多少个其他帮会的卧底,卡尔的帮会从事哪些生意,哪些是白道的,哪些是黑道的。”这个盒子一摆上来,麦克就知道这下子事大了。谁掌握了这些信息,谁就等于把卡尔捏在手里了。而卡尔自己一定也会拼命地买回来。换句话说,即使不想干掉卡尔的老大,也担心自己在八区的手下被暴露,肯定会力争买下,麦克在八区就有两个得力干将在卧底。
  果然,价格一路飙升,最终被人以一亿两千万收入囊中。麦克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些钱现在已经到了这家拍卖公司的账户上了。他不是没怀疑过,可在按摩间里那个拍卖员清楚地说出了他三件自以为隐秘的罪行,让他不寒而栗。
  第三个盒子拍卖的是黑人区罗德的资料。麦克最关注的就是这个人,他算算自己账户里一共有三亿五千万,他决定拿出一个亿来弄到这个家伙的资料。罗德是自己在这个国家最大的对手,上次自己的一批货就是被罗德给黑了。看来和罗德有仇的人很多,大家纷纷竞价,可以想想罗德一定也在拼命地买着自己的命。最后罗德的资料卖到了一亿五千万,是麦克买下来的。他认为自己还剩两亿,应该也足够了。
  然后是沃克的资料,麦克没有举牌,不是他不想把这个貌合神离的合作者攥在手里,而是他担心自己剩下的钱不够买自己的命。看来和沃克有仇的人不多,最后只卖了一个亿,估计是他自己买回去了吧。
  麦克的资料终于出来了!麦克知道自己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他紧紧盯着价牌,并不出手。一直等到价钱上升到一亿五千万时,没人再加价了,他才出手一亿六千万。过了一分钟,没人举牌,他松了口气,盘算着剩下的钱赶紧再进货挽回损失。没想到他还没想完,又有人举牌,一亿七千万!麦克愣了,他不知道谁这么恨自己,咬咬牙,加到一亿八千万。不料对方加到一亿九千万!
  麦克颤抖着举起了最后一次牌,两亿。然后他等待着,等待着。三分钟如同一辈子那么长,就在三分钟快到的时候,数字轻轻一跳,跳成了两亿零一百万。看来对方也没钱了,可麦克连这一百万都拿不出来了,他嚎叫着跳了起来!他买下了罗德的命,没想到却丢了自己的命!
  麦克一脚踹开大门,冲手下喊道:“马上把除了八区外所有卧底的兄弟都召回来!从今天起,两个人一组,互相监视,互相保护!马上把我的家人都接过来,把我在国外念书的妹妹也赶紧接回来!”众手下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门外忽然气势汹汹地来了一伙人,当先一人正是沃克,他肥胖的脸上绷得很紧,眼睛里射着凶狠的光:“麦克,如果不是我的兄弟告诉我,我死在你手里了都不知道。我地盘小,拍卖的人今天才给我打电话,我让手下出去筹钱时才发现你把粉卖到那么贱!你拼命地压钱卖货,让我一包粉也没卖出去,手里就只有八百万,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把我的命买走了!”麦克本来就怒火万丈,现在更压不住了:“我愿意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你不过是借我地盘的毒贩子,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沃克忽然把眼睛眯起来了:“我明白了,你拼命压价不让我出货……我的资料一定是你买走了!你想抓着我的尾巴,以后不花钱吞我的货,是不是?”
  麦克还没等说话,电话响了,罗德阴森森地说:“老弟,我想来想去,肯出这么大价钱买我命的人,应该也只有你了吧?好得很,咱们走着瞧!”麦克随手扔了手机,指着沃克:“我没心情给你解释,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他忽然心念一转,“对,你的资料是我买了,以后你给我的货一律半价,否则我就把你交给警察!”
  麦克本以为沃克会服软,不料这个毒枭猛然一挥手,随从从风衣中掏出微型冲锋枪。麦克本能地趴倒,然后一片枪声。当警察赶到的时候,地面上躺着几个死去的黑衣男子,其他人不知所踪。
  三个月,血雨腥风的三个月。几乎所有的黑帮都损失惨重,老大更是几乎死伤殆尽。元气大伤的黑社会进入了蛰伏期。自从拍卖会之后,麦克连着灭掉了两个帮派,但最后他也被别人灭掉了。这种混乱中,不会有真正的胜利者。
  也许有。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正在接受敬酒,一个中年人则敬佩地说:“您这次行动太漂亮了,可我有些不明白,既然已经掌握了那么详细的资料,为什么不由警方出面呢?”老人笑笑说:“警方要讲证据,那些罪行我们几乎都知道是谁干的,可我们没有证据。这就是警察面对黑帮时最吃亏的地方。所以,对付黑帮只靠警察是不够的。”中年人恍然大悟:“所以您才会策划这样的行动。不过最后为什么您会和麦克叫价呢?”老人笑笑:“这次行动中,麦克是个关键。他的实力在国内的黑帮中是最强的。如果他不能感受到威胁,就掀不起这么大的浪来。所以我必须让他以为他的资料被别人买走了。”中年人点点头又问:“那为什么开始不通知沃克呢?”老人说:“沃克没有自己的地盘,只是个小角色,不过,他是导火索,必须让他觉得没路可走,才能用他点燃麦克这个炸药桶。”
  这是在一个庆功会上,肩膀上带着金星的几个高级警官把酒言欢,国际刑警组织用五年的时间搜集这些资料。
  中年人又和老人干了一杯:“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老人轻轻叹了口气:“五年后,我想,该是你主持拍卖会的时候了。”中年人也有些感慨:“难道真的还会有下一次?”老人忽然举起酒杯,乐观了一些:“放心吧,黑帮不会消失,我们警察也绝不会消失。世界上总是先没了狼,才没了猎人的,绝不会先没了猎人,再没了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