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推理故事 > 侦探悬疑 >

最后的头骨复原杰作

故事汇 时间:2017-10-31 作者: 故事汇

    最后一课
   
这天,省政法学院的一间教室里人声鼎沸。学院的老师和学生都在等着司马春的到来。司马春是这个学院的教授,研究头骨复容术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今天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堂课。
   
司马春微笑着走进教室,身后跟着助手孙坚。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近百双眼睛望着满头白发的司马春。
    “
大家好。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给大家上课……”说到这里,司马春突然哽咽了。过了片刻,司马春接着说:今天这堂课本来我想做一下总结的,现在想来没有必要。我退休了,会有更好的教授来教你们,头骨复容这项技术永远不会过时。所以,今天我想亲手复原一个男人头骨,就算是对我自己的总结吧。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司马春挥手示意大家停下来,然后转身从孙坚手里接过一个纸盒,放到讲桌上,边打开盒子边说:这是一个男人的头骨……”但他立即呆住了,看着托在手上的头骨,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我是真老了,明明想着放进一个男人头骨,怎么竟成了女人头骨?司马春毕竟久经沙场,稍一停顿,接着说,本来想复原一个男人头骨的……既然是女人的,就将错就错吧。说着,自嘲地笑了笑,不过,我的技术自信还不会错。台下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司马春托着头骨,在教室走了一圈,然后回到讲台上。
    “
大家都看到了,女性颅骨的特点是骨板薄,骨质轻,骨面平滑,眉弓较平坦,肌脊不明显……从这个头骨牙齿的磨损程度和冠状缝的全部愈合,可以推断此人死时年约4143周岁。说完,司马春放下头骨,开始在计算机上运算。大约两分钟后,他点点头,顺手拿过旁边盒子里的可塑性材料,开始凭感觉再现这人生前的容貌和气质。台下鸦雀无声,有人已经开始录像。
   
司马春注视着头骨,嘴角紧绷,脖子上一根青筋突起,好像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很快,头骨的额头有了,鼻梁有了……正在人们等待头像复原的那一刻时,司马春突然住手了。他后退一步,仔细端详着讲桌上的这个半成品,突然身体抖了一下。孙坚赶紧上前扶住他,着急地说:司马教授,您没事吧?司马春抬手摸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吃力地说:好像我的心脏病犯了…………”旁边早有人打了120,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拉着长笛将司马春送到医院。
   
本来挺好的机会,让气人的心脏病给搅了,学生们看着讲台上的半成品不住地叹气。学院的领导跟着来到病房,劝司马春好好休息,等康复了再把剩下的活干完。
   
尴尬师生
   
半个月后,司马春出院了,但他拒绝再去复原那个头骨。
    “
司马教授,这可不是您一贯的作风啊。孙坚力劝司马春,因为您是全学院头骨复原做得最好的教授,学生们都想看您复原完这个头骨。可……”
   
司马春摇摇头,说:我理解同学们的心情。可你知道,复原头骨看似轻松,却是一个全身心投入的活儿,我这身体恐怕是不行了。说着,司马春不住地摇头。
   
这时,学院党组书记李士奇代表学院领导来看望司马春,一番嘘寒问暖后,李士奇说:司马教授啊,在你住院期间,领导和同学们对你很是关心,都希望你尽快康复,好上完最后这一课。你看,什么时间好啊?司马春看看李士奇,又看看孙坚,点点头,说: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再拼一把,也算给自己三十年的研究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过,我不想再复原那个头骨了,换一个男性的吧。
   
李士奇皱着眉头问:那个女性头骨有什么问题吗?
    “
不,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想把最后这个活儿干得漂亮点。你不知道,原来那个男性头骨,我是做了充分准备的,一定能出来预想的效果。
    “
就为这个?李士奇呵呵一笑,司马教授的功夫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什么准备不准备,这都是托词。上次清舜花园施工时挖出的那个头骨,你也没做准备啊,活儿不是一样干得漂亮?好了,同学们都希望你完成那个半成品,你就辛苦一下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司马春只好答应了。
   
转眼到了约定时间。还是那间教室,司马春步履有点蹒跚地走上讲台。同学们看他脸色不好,都鼓掌感谢他。
   
司马春这次没有侃侃而谈,而是对这头骨端详了一下,拿起可塑材料开始复原。他刚把头骨的左脸颊粘上,旁边的孙坚指着电脑显示屏说:上次教授算出的数据我都保存了,我觉得这脸颊不应该这样,应该是这样的。说着,孙坚走到讲桌前,把司马春粘上的脸颊取下来,重新做了一下,这才粘了上去。
   
司马春不满地看了一眼孙坚,继续复原,但孙坚今天好像吃错药了,司马春粘上一块,他就过去纠正一块,台下的人议论纷纷。
    “
我这课没法讲了!司马春把手里的一块材料往地上一丢,转身就走。学院领导刚想说话,孙坚不冷不热地说:教授,您平时教我们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怎么今天学生就是纠正了一点您的瑕疵,您就生气了?这不是教授您的作风吧?这话还真管用。司马春站住了,瞪了一眼孙坚,说:好,有出息,不愧是博士生中的佼佼者。我只不过是想试验一下,我的学生是不是在权威面前怯场。好,现在我放心了。说完,司马春转身回来,要继续复原。孙坚拦住他说:既然这样,学生愿意在老师面前献丑,这余下的活我来干。没等司马春反应过来,孙坚已经抓起材料,在头骨上边研究边粘贴。

 

上一篇:危险的玫瑰红
下一篇:悬疑故事:投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