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推理故事 > 侦探悬疑 >

抛不掉的尸体

故事汇 时间:2014-12-22 作者:

林佑道在清浅湾有一处隐秘的,那里只有他和左米知道。下班后,林佑道一边给左米打一边开车直奔公寓,他想和她过一个热烈而妖娆的夜晚。谁知,等他打开门,却发现客厅地板上躺着一个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男人面色僵硬,表情怪异。林佑道心猛地“咯噔”一下,涌上一股不妙的感觉。他将手指放到男人鼻孔下探了探,果然一丝气息都没有。林佑道差点尖叫出声。

反应过来的林佑道,慌忙拉上了窗帘。还是私自处理掉?林佑道的思维急速运转。如果报警,不仅他和左米之间的关系势必暴露,随之带来的后果他也能想到。这屋子深藏一个巨大的,绝不能让踏进来半步。

不容许林佑道多想,他果断戴上厨房用来刷碗的橡胶手套,准备移动尸体。突然,林佑道想到了左米。左米为什么没有出现?她跟这具尸体有关系吗?房子只有他和她两个人才有钥匙,难道……

林佑道掏出拨通左米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充满睡意的女声:“喂?”

“左米你在哪儿?”林佑道尽量使自己语气听起来正常。

“在你家呢,小非缠着不让我走,我只好留下来陪他,你看小东西。”左米点开手机视频。屏幕上,小石头搂着左米脖子睡得正香。

“嗯,你带他睡吧。”说完,林佑道挂掉电话。

小石头是他儿子,左米是林佑道给小家伙请的教师。左米不像在撒谎,但这尸体又是怎么回事呢?林佑道皱起眉头。

早晨,天气非常晴朗,绚烂得让人睁不开眼。嚓嚓嚓,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响声,左米出现在马路上。

“左米,左米!”身后有人喊。左米听见不但没停住脚,反而加快了步子。呼喊的人见她不理,忙追上来拦在前面。

“左米,你有点过分哦!”说话的人是吴浪,左米的前任男友。吴浪虽不算帅气,却很耐看,此时他正嗔怪而又欢喜地看着左米。

左米冷冷瞪着他。吴浪脸上温度一点一点往下降,最后,他轻叹一声闷闷地说:“左米,我有话要跟你说。”

吴浪发现左米并没在听他说话,她的视线紧跟着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他看见开车的是一个男人。

“你别跟着我,否则我报警告你骚扰!”左米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跑。

望着渐渐远去的左米,吴浪怔怔站在原地,手不自觉握成拳头。

而此时,正在开车赶往公司的林佑道心乱如麻——尸体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房子里,肯定是某人筹划的,目的是什么呢?陷害?敲诈?作为洪恩集团的老总,希望他的人肯定有,但他一时实在想不到谁会费这样的周折来对付他。

走进公司大厅,面色暗沉的林佑道没有注意到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刚被拖过,一不小心脚底打了个滑,眼看就要狼狈地摔倒在地上,一个人影及时过来扶住了他。林佑道抬头一看,是心腹刘力。他一边站稳,一边刚想说声谢谢,却突然在刘力怀前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这种香水,江美美嫁给他之前就在用,而且从没换过。除了江美美之外,林佑道也从没在第二个人身上闻到过这种香味。

坐在舒适敞亮的办公室里,林佑道心事重重。如果说,是刘力和江美美勾搭成奸合起来害他,那也没必要枉杀一条人命,以身犯险费这么大劲。若是两人清清白白,这香水味又作何解释?越想越头疼,林佑道感觉自己脑袋快炸了。

手机铃声忽地响起,把林佑道吓了一跳,他点开一看,是左米。林佑道皱起眉头犹豫了几秒,随即关上机,他现在没心思理左米。无意中瞥过桌上的日历,一个主意陡然浮上林佑道的心头。

林佑道先吩咐刘力包一处雅致的餐厅,然后又给老婆江美美打电话。在接通的时间里,林佑道感觉有些小内疚。接管了江美美的公司,娶了她,却没遵守誓言好好爱她,还偷偷把自己身边大部分空间腾给了别的,譬如左米。

“喂?”江美美绵柔的声音传过来。

“美美,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林佑道问得有些心虚。

“我怎么会忘,只是你难得放在心上罢了。”

“我包了个餐厅,今天好好庆祝一下吧。”

一个小时后,林佑道和江美美相对坐在餐桌两边,旁边站着拉提琴的乐手,周围摆满新鲜清纯的百合花,气氛不失温馨。江美美看起来非常不错,笑得流光溢彩。林佑道心里可没表面上那么轻松,他故意引诱江美美喝了点酒,她一喝醉酒话特别多,这点他非常了解。所以,当江美美喝得有点多了,林佑道便让刘力送她,想看看两人到底有没有私情。

林佑道戴上窃听器,竖起,却只听到江美美模糊不清的酒语,和刘力之间并没有任何的交流,直到刘力开车返回来。

“你用的什么香水?味道这么特别!”刘力到他办公室复命的时候,林佑道故意嗅着问。

“哦,哦,这个……”刘力吞吞吐吐,表情忽地非常不自在。

林佑道脸色一变:“快说!”

在林佑道的逼视中,刘力说了实话。他经常去一家比较隐秘的交友会所,在那里接触到很多性感的女孩,尤其是这两天,香水味道可能就是和女子亲近时留下的。

听刘力说完,林佑道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他想先去那个会所看看,然后再考虑入会。

晚上,刘力和林佑道一起出现在交友会所。林佑道东张西望打量,刘力显得熟门熟路。进包间的时候,有个男人无意中撞了林佑道一下,林佑道看见一枚亮晶晶的东西从男人身上掉了下来,没等他出声提醒,那人已走远。

滚到地上的是一枚女人的耳环。林佑道看着掌心上的耳环,突然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这,不是左米的耳环吗?

所谓交友会所,说白了,就是男人找女人,女人找男人的地方。有钱的男人来寻欢,没钱的男人来做鸭;而女人也是这样,有钱则找,没钱则钓。经过打听,林佑道不仅知道撞他的男人名叫吴浪,还了解到这家伙正是来会所的后一种男人。

因为左米,林佑道知道吴浪这个人,只不过之前没见过面而已。难道,两人现在还在往来?那具尸体莫不是……

当林佑道后背冒汗陷入思忖的时候,左米正在一处冷清的茶餐厅与吴浪相持不下。

虽然左米很不愿意看到吴浪,可是就在今天,他又一次把她拦截了。这次是在左米家门口,他顺势将她推进屋里关上了门。

沙发上,吴浪看着身下挣扎得像一只小兽的左米,眼睛里充满爱意和怜悯。虽然忘不掉时她带给自己的和羞辱,可是每每想到她的身体,以及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心仍止不住荡漾和渴望。他爱她,但给不了她想要的一切。于是,这便成为她堂而皇之离开的借口。

“啪”的一声,左米挣脱出一只手毫不留情地扇了吴浪一耳光。吴浪从思绪中回过神愣愣地看着左米,左米轻蔑的眼神让他忍不住怒上心头。他开始撕她衣服,疯一样吻她。

左米拼命反抗,铁了心不肯就范。吴浪靠近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左米的脸色突然就变得惊慌不安,跟着不再动弹,任由吴浪在自己身上动作……

想到这里,吴浪阴阳怪气地问道:“你就这么离不开他?”看着吴浪恼羞成怒的表情,左米迟疑而又坚决地说:“一开始,确实是为了钱,但后来我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他。”她清楚吴浪的为人,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自己,不如就此彻底做个了断。

“既然这么爱他,为何要给人家好端端的独生子吃那种慢性药?”

“我从未想过要害死小石头!”左米有些激动,她辩解道,“我不过想借小石头病症,让林佑道迁怒他,然后罢了!”

“你觉得他爱到愿意娶你?别傻了!”吴浪见左米不以为意,便说,“要不,我们做个验证怎么样?”

“我想知道,那晚你阻止我去赴约,到底对林佑道做了什么?”左米没理会吴浪的提议,她对那晚一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这个你最好不要知道,考虑一下我说的!”吴浪意味深长地笑着站起身离去,留给左米很多不安。

清浅湾的公寓里,一桌烛光晚餐正摆在林佑道和左米之间,两个人眉目传情却又各藏心事。

晚餐吃得正有气氛时,林佑道拿出那枚耳环,放在桌子上一声不吭看着左米,他知道此刻什么都不说比说什么效果都好。左米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忽变,这正是吴浪把她压在沙发上那天她戴的耳环。事后洗澡她发现耳朵上少了一只,不过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这只耳环出现在林佑道手上,含意她心里当然清楚。

没让林佑道默等太久,左米很快说了所有,从那天晚上为何爽约到几小时前吴浪给她提议,除了喂小石头慢性药的细节,左米竹筒倒豆子没有一点保留,她想用坦诚换取林佑道的宽谅。

这么说来,那具尸体完全是吴浪的阴谋?左米的话,不亚于一个惊天霹雳炸得林佑道半晌无语。他千思万虑都没有想到,害自己陷入如此困境的原来是左米这瓢祸水。他不禁悔断了肠子,如果当初不是贪恋她的美貌和撩人的身体,又怎么会引来吴浪这头恶狼?

吴浪目的无非是,一是想扳倒自己,二是要得到左米。这事绝对不是藏尸就能了结的,如果他不见动静,肯定还会自引火线。经过思虑,林佑道也如实把房间出现尸体的事告诉了左米。左米扑到林佑道怀里,惊慌地四处扫视:“那尸体呢?”

“尸体的事先不用操心,现在最紧要的是想办法对付吴浪,不然我和你都没好果子吃。”林佑道若有所思地看着左米。

“好吧,他不是给我提议做什么验证吗,不如将计就计……”说着,她把嘴附到林佑道耳边。

林佑道连连点头。他皱眉说:“不过,先得弄清楚他那具尸体怎么来的,如果是我们可以反击,就不用这么冒险。”

香槟城是市中心一个小区的名字,内里一字排开矗立着几栋雅致的小高层,一律都是白领式公寓,左米就住在其中。

此刻天色渐渐入暮,左米正在紧张地忙碌着晚餐,她邀请了吴浪。

晚餐摆上桌,虽不算丰盛,但看上去用了心。吴浪很满意地笑着帮左米解开围裙,两个人迎面坐了下来。

“你说的验证法子要怎么做?”左米迫不及待地问。

“怎么,他还没把耳环给你吗?”吴浪没接话,而是故意盯着左米光溜溜的耳朵问,“你难道也没把我跟你之间的所有告诉他?要是那样的话我就太了!”

“你……”左米大惊失色,手指不自觉探向桌底。

“放心吧,他不知道。”吴浪像是清楚左米在担心什么。他凑近左米的脸说:“看表情,你已经说了一切,是吧?我敢肯定,他现在生你的气,恨不得你得无影无踪再也不会出现。”

“不会,不会的!”左米说得很肯定却又不确定。

“你不觉得奇怪吗?正常人不管在哪里发现尸体,第一个反应都是报警,而他恰相反。我猜这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吴浪顿了顿,继续说,“我说的验证法子嘛就是佯装你,看他想你死还是救你。我猜他不会为了你报警,因为这等于揭开他自己。如果他不救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左米神情复杂地看着吴浪,然后走过去轻轻坐到他怀里,说:“他能给我的只有钱,思来想去还是你对我好,但是你现在有命案在身,你要我怎么安心跟你在一起?”

“命案?哦,你说的是那具尸体吗?那不过是我收买了一个垂死癌症患者,自愿到他房里而已。钥匙嘛,你忘了阻止你赴约那天晚上我们见过面呀,这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吴浪笑得很开心。

“我也想看看他到底会不会救我,你给他打电话吧!”左米脸色捉摸不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左米和吴浪在等待中承受各自的煎熬。

忽地,楼下隐隐约约传来警车声。左米递给吴浪一杯水说:“就算林佑道报警,我也不想再跟他不清不楚下去,我有个主意,就是利用他掩尸不报的秘密,狠狠敲他一笔然后我们一起远走高飞,怎么样?”

吴浪看着左米情意浓浓的眼睛,仰头喝光了水,诚恳地说:“其实我一直深爱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跟你在一起,我……”一阵手机铃声打断吴浪的话,他看了一眼左米转过身接通电话。

电话里不知谁在说什么,只见吴浪脸色越来越阴沉。

“贱人,原来你一直都在耍我!”吴浪冲到桌前抠出桌底隐藏的窃听器踩在脚底暴跳如雷,“你给我喝了什么?我杀了你!”没等左米反应过来,一只板凳凶狠地砸到她头上,登时血流如注,人跟着也倒了下去。

楼前,警察喊话声响起。吴浪双手抱头,慢慢开了门。

“砰”一声枪响,吴浪随即捂着心脏斜歪到地上。警察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开的枪。

与此同时,几条街以外的一条偏僻马路上,林佑道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手机:“哦,是吗,干得好!”挂完电话,他很轻松地笑了起来,随手拿过车里放的一块口香糖嚼起来。开车时吃口香糖,林佑道有这。

忽然,林佑道感觉后备厢随着车速,有节奏地发出一种奇怪的碰撞声。他跳下车打开车盖一看,浑身顿时僵住,那是一具并不陌生的冷冻。

“你觉得自己这招借刀的手法很完美?你以为你藏在清浅湾那套公寓里的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在林佑道身后响起。

林佑道浑身一震,回头看是刘力和江美美。他猛地发觉自己并没成功跳出旋涡,而是陷到了更深处。

父亲虽然一直反对我和你在一起,但并没对你怎么样,你为什么狠心杀了他,还将他的骨头做成墙饰放在清浅湾那套房子里?就因为他当众辱骂过你,所以想要他眼睁睁看你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欢爱,让他做也不能安宁?”江美美的声音因悲愤有些变调,“你知不知道,就在你杀他之前,他已经开始松口答应我们的事!”

江美美咬牙切齿步步逼近:“没想到你这么阴毒,就算五马分尸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恨。把你罪行公开,虽然能终结你的命,但我不想你这么轻易就解脱!吃了口香糖,现在是不是感觉浑身乏力思维混乱?没关系,打完这支药水,你很快就会亢奋到想要飙车。放心,我保证力道刚刚好不会让你一命呜呼,只怕到时候警察看到车里的尸体会误以为你抛尸心切,等他们查清楚一切,你的煎熬才会结束。”

刘力举起一根注射管慢慢走过来。瘫软的林佑道,瞳孔因为恐惧而慢慢放大……

上一篇:被奸杀的妻子
下一篇:灵堂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