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推理故事 > 侦探悬疑 >

河里漂来杀人伞

故事汇 时间:2014-11-22 作者:

关帝庙血案

清八年六月初五一大早,宁波知府培文海刚洗漱完毕,衙役便禀报说关帝庙发生了命案。培知府忙赶奔案发地点。血案发生在关帝庙前殿,一个年轻男子仰面倒在地上,脑后有一大摊血迹。旁边还扔着一块带血的。培知府把尸首检查了一番,死者约摸二十四五岁。身上的衣衫有被雨水淋过的痕迹,联想到昨天傍晚大雨倾盆,培知府初步断定,此人是来庙里避雨时遇害的。这时,地保报告:“后生叫柳俊清,家住杭州,昨天搭货船来宁波家走亲戚。据同船的人讲,柳俊清带着三十两。”培知府问:

“你们赶到关帝庙时,是否发现这些银两?”地保摇了摇头。培知府随即走进关帝庙后殿,后殿的墙角摆着几个瓦罐和一条破草席。培知府问地保:“谁住在这儿啊?”地保说:“有个叫谢阿三的住在庙里。”培知府立即命衙役将谢阿三押到县衙。没想到衙役从谢阿三身上搜出三十两纹银。培知府立即升堂审案,可不论怎样动刑,谢阿三只承认偷了柳俊清的银子,不承认杀死了柳俊清。谢阿三说自己偷银子时,柳俊清已经死了。培知府见问不出什么话,便在第二天命衙役拿着柳俊清的画像,在城里走访。很快,衙役们就获得了一条线索:案发当天的傍晚,有人曾看见柳俊清撑着伞从街的田大贵家出来。田大贵是个泥瓦匠,今年一直在象山县揽活,家中只住着冯氏。听完禀报,培知府立刻命人把冯氏传到了衙门。

诡异的雨伞

培知府让冯氏看过柳俊清的画像,冯氏说:“这个前天曾在奴家的门前避雨。”原来,前天傍晚,突然下起了大雨,柳俊清在冯氏家门口避雨。眼看天色暗了下来,冯氏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家,柳俊清站在门外多有不便,就取出一把油纸伞,交给柳俊清让他离开。培知府听罢,不禁捻须沉思。从已掌握的情况看,案发情形应是这样:当晚雨太大,柳俊清即使撑伞,也是举步维艰,他便跑进庙里避雨。进庙后不久,有人用石块猛砸柳俊清的后脑,致其毙命。接着,谢阿三从外面捡破烂回来,当瞅见柳俊清怀里的银两时,他起了贪念,偷走了银子……如果上述推理成立,那么,那把油纸伞到哪里去了呢?会不会是谢阿三逃跑时把伞撑走了?想到这儿,培知府命衙役把谢阿三从牢里提出来。谢阿三说,当时他看到尸体旁有把伞。见培知府审问油纸伞的下落,站在一旁的冯氏突然开了口:“大人,刚才奴家忘了说一桩蹊跷事,借给柳俊清的那把油纸伞,奴家已经拿回来了,就放在家里。”“那把伞已经拿回来了?莫非你去过关帝庙?”培知府问。冯氏说:“昨天早上,奴家到屋后的河埠洗衣裳,忽然看见河里漂着一把油纸伞,捞起来一瞧,竟是奴家借给柳俊清的那把伞!”培知府问:“你凭什么断定就是那把伞?”冯氏解释道:“因为伞柄上刻着个田字。”培知府点点头,让冯氏将油纸伞取来。

过不多久,冯氏取来了油纸伞。培知府命衙役将伞递给谢阿三,让他仔细看看。谢阿兰说:“就是这一把!”一听这话,培知府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起来,这把油纸伞的背后有名堂,它难道自己长腿会跑不成?再则,就算是凶手在杀死柳俊清后又返回现场拿走了伞,他也不可能随手扔到河里。转念至此。培知府下了一道命令,将这把油纸伞挂到衙门口示众。同时,官府还贴出告示:在柳俊清被害这天,凡见过此伞者都须向衙门报告!很快,城里就,那把油纸伞是害人的变的,专门害人。

偷伞破奇案

三天过去了,仍不见有人来提供线索。第四天早上,一名衙役跑来禀报,说那把油纸伞不翼而飞了。培知府听后惊道:“挂在衙门口的东西也有人敢偷!”他下令,在全城抓捕盗伞者。正当此时,盗伞者却央着油纸伞来自首了。盗伞者名叫柳彪,是柳俊清的叔叔。柳彪对培知府说:“小人窃取油纸伞,是为了找到凶手。”“此话怎讲?”培知府问。柳彪说:“我偷走油纸伞,设计揪出了杀人真凶。”培知府追问道:“真凶是谁?”“是田大贵!”柳彪回答。接着,柳彪道出原委:和田大贵一样,柳彪也是个泥瓦匠。两人都在象山县盖。由于田大贵手艺好,许多好活都被他揽了去。眼看一天天清淡,柳彪动起了歪脑筋。柳彪知道。田大贵的妻子冯氏独自住在宁波,而田大贵生性多疑。于是,柳彪造谣说冯氏红杏出墙,听到谣言后田大贵妒火中烧,决定回宁波。柳彪见状很高兴,他想,只要田大贵无心干活,自己就少了一个对手。六月初四,田大贵雇了一只小船,从象山匆匆赶往宁波。次日清晨,他又失魂落魄地回来了。就在这当儿,柳彪听到了侄儿柳俊清遇害的噩耗,赶忙回宁波奔丧。到了宁波,柳彪发现,满大街都在议论那把诡异的油纸伞。听说油纸伞是冯氏借给柳俊清的,柳彪的心猛然一沉。联想到田大贵回象山后的反常神态,柳彪估计,杀害侄儿的凶手很可能是田大贵。为了验证猜测,柳彪悄悄偷走了挂在衙门口的油纸伞,潜回了象山。柳彪先找了个长相酷似柳俊清的后生,然后设宴将田大贵灌醉。接着,柳彪让假扮的柳俊清举着那把油纸伞,装成,吓唬醉醺醺的田大贵。田大贵本来心里就有,又被这么一吓,立刻求饶。在人与“”的一问一答中田大贵承认,自己此次是去捉奸,没想遇到大雨,在关帝庙避雨时,发现柳俊清拿着自家的油纸伞,他把柳俊清错当成了冯氏的奸夫,用石块砸死了他并逃走,杀死柳俊清后,田大贵突然想到伞柄上刻着“田”字,便又返回现场拿走伞,结果在过河时伞掉进河里……听到这,培知府立即命人将田大贵捉拿归案,田大贵见瞒不过了,承认杀死了柳俊清……

上一篇:禁地惊魂
下一篇:被奸杀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