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推理故事 > 侦探悬疑 >

高跟鞋的秘密

故事汇 时间:2015-02-13 作者:

这是个难得而惬意的早上,让每天都很紧张的张志身心得到了彻底放松。站在阳台上,他眺望远方,对面是一所学校的操场。他将目光停留在一个年轻女子身上,要知道,早起的年轻如今像一样稀少了。

女子梳着马尾辫,一甩一甩的,身材匀称,跑起来很是轻盈。而跟在她后边的是一位男子,中等身材,戴着一副眼镜。他们离得不远也不近。有时,男子超越了女子,也不见他们怎么说话,看来他们并不熟。

也许他们来跑步,是另有目的,那就是彼此有好感,而跑步成了他们接近对方最好的方式。张志想到这儿,不禁摇了摇头,自己总是有些职业病,喜欢分析推理,这对跟自已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他的推理很到位。经过几个星期的观察,他发现操场上的这对年轻男女已经开始并肩跑,而且还有说有笑。还有一个新发现,原来他们竟跟张志同楼,只是在另外一个单元居住。

本来,这件事已经被他渐渐淡忘,忽然有一天,那个戴眼镜的男子在楼栋口等着张志,他自称轩寒,急切地说:“有人了,请你帮帮忙。”

张志有点吃惊:“失踪去报案,找我干啥?”

“我报了案也没见有效果,他们说那些刑事案件都查不过来,现在女孩动不动就玩失踪,其实就是跟男友生气离家了几天,这种情况多了。我知道你是,在电视里看到过你办案。”轩寒一口气说了好多。

“失踪者是谁?跟你是啥关系?你发现她失踪前有什么异常吗?”张志得到别人的夸奖,心里有点得意。

“我担心她已经遇害了。她叫小璐,是我对门的,要说关系,那就是一起跑步而已。”

“啊!”张志对轩寒说的话很是惊讶,失踪的就是那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原来他们只是邻居而已。

“她的男友经常殴打她,半夜里经常会听到她的哭声。”轩寒咽了下唾沫,解释说,“他们是两个月前搬到这里的。我和她都有晨起锻炼的,后来就这么认识了。”

“带我去看看。”张志认为他提供的情况还是有价值的。他跟局领导请示了一下,领导说正好还没足够的人手,就让张志全面接手这件事。

张志现在是实习警察,在警官学校成绩优秀,几个月来跟着实习出警也掌握了不少实践经验,他相信这个普通的失踪案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当他敲开小璐家的门,一个邋遢的男人睡眼惺忪地站在他面前,显得很不耐烦:“敲啥敲,有啥事,快说。”张志亮了下警察证:“有人报案说有个叫小璐的女子失踪,来了解下情况。”

“操,哪个人吃饱了没事撑的?”他骂了句,就想关门,被张志挡住:“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业?和小璐是什么关系?”

见摆脱不了张志,邋遢男只好回答:“我叫彪子,是做工地承包的。小璐是我的女。”说着,他狠狠地盯了一眼张志身后的轩寒。

张志进屋查看,屋里杂乱无章,几张小璐的照片贴在墙上,桌子上还有几个空啤酒瓶子。张志掀开衣柜,里面有女人的衣服,鞋架上几双女鞋摆着。他拿出准备好的纸和笔:“在小璐失踪之前,你和她吵过架吗?”

“没,我们感情好着呢,她是外地女,在这儿无亲无故,我很照顾她。”彪子一口否认。

“你撒谎,你经常打骂她!”轩寒本来在一旁默默无语,见彪子这个态度,忍不住大声吼道。

“你闭嘴,要不是因为你,我能打她吗?你个脸,竟勾引我女朋友。”说着,彪子上前就要揍轩寒。

“住手!”张志哪能看着他,来个擒拿术,制止了他,心想看来这里有文章。果然不出所料,据彪子讲,轩寒和小璐在操场上认识后,经常来找她,其实是看上了小璐。有一天,他出差回来,见到轩寒和小璐独处一室,举止很亲呢,一气之下和轩寒扭打起来,小璐就是在第二天离家出走的。彪子恨恨地说:“小璐一定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才离开的。”

轩寒急得脸一阵白一阵红,对张志辩解说:“在我没认识小璐之前,就听到晚上他打女人的声音,小璐也经常被打得半夜哭泣。后来,我们熟识后,我劝她离开这个暴徒。她说也曾想要离开他,但他如果离开就杀死她,她不敢。那天她敲我的门,说厨房的打不开了,让我帮下忙,我就过去了,没想到彪子正好回来撞见……”说到这儿,他眼睛里闪出一丝疑虑,嘴里冒出一句让人听了心惊肉跳的话,“我怀疑彪子杀了小璐!”

彪子听了火冒三丈:“你有啥证据?”“我有。”轩寒举了举。

轩寒的手机里存着小璐挨打后各种瘀伤的照片,惨不忍睹。张志看了不禁摇了摇头,彪子却将嘴撇到南天门:“你法盲啊,这最多属于暴力,根本就不是什么证据。”

“可这说明你性情暴虐,那天你发现我们同处屋檐下,便忍无可忍,一气之下杀了小璐。否则,小璐失踪这么多天,你为何不报案?”轩寒说得义正词严。

张志认为轩寒分析得有道理,可彪子眼神里却没有丝毫怯怕之意,他对张志说:“她什么东西也没拿走,估计过几天就回来了。”

“她在这个城市无亲无故,会去哪里?”张志反问他。

这一问彪子不吭声了。张志根据彪子提供的小璐几个亲戚的号码,打过去一问,都称没有见过小璐。

轩寒攥紧了拳头,怒气冲冲地看着彪子。此时,彪子也有点儿冒汗了,他对轩寒说:“你怀疑我,我还怀疑你呢。你凭啥这么关心小璐?”

“算了,算了。”张志不想再听他们争吵,“我回去交笔录了,以后有什么新情况及时跟我说,另外我也注意下全市有没有无人认领的。”听到最后,他俩都不吭声了。

此后几天,轩寒倒是不来追问,反而彪子很上心,每天都堵在路口等张志,询问有关失踪案的最新进展。张志查询了一些无名尸体,但经核实都不是。

这天早上,张志被彪子拦住,他神色慌张:“张警官,我怀疑小璐并没失踪。”张志忙问:“你有线索了?”

“是的,小璐很有可能就在轩寒家。”彪子一脸严肃地说。

张志听了大惑不解:“怎么回事,你细说说。”

“昨晚,我喝多了,想起小璐和轩寒亲昵的样子就想找他撒气,可走到他家门口,听到他在屋里的说话声,口吻好像是跟很亲密的人讲话。可他平时沉默寡言,也没见他领过女人回来啊。

“我就去砸门,半天他才开,强行进去后,发现门口有双女高跟鞋,跟小璐穿的一模一样。我见客厅没人,就想去卧室查看。可轩寒死命拦着,我劲头大,还是冲进去了,但没有见到人,可分明在我没进去之前还有讲话的声音。他一定是将小璐藏起来了。轩寒这时说我私闯民宅,要,因为是半夜,吵醒了很多邻居,我只好退了出来。”彪子一口气说完,又着急地说,“你赶紧去查看一下吧,我怕小璐被他转移了。”

张志把手一挥,说:“走,看看去。”

轩寒的家是三室一厅。据他讲这是给他购置的,已经住了三年。室内打扫得整洁,不像单身男子的居所。而轩寒本人端正有礼,文质彬彬,张志对他的印象一直很好。对于他们的来访,轩寒显然在意料之中。他拿起那双高跟鞋,对彪子说:“这双鞋是我前任留下的,后来……就一直放在了鞋架上。”说到这儿,他目光低垂,像是想起了不如意的往事,陡然提高了声音,“你看看这双鞋,已经有年头了。”

张志看了看,果真,鞋尖处皮子有裸露的地方,鞋跟也磨损得厉害。这时,鞋里面忽然掉出两节女人绑头发用的弹性皮筋。轩寒见了连忙捡起来,放在了一边。这双鞋由于经常打油护理的缘故,不细看真像新的一样。

因为有张志在,彪子已经将三居室转了个遍,他甚至趴在床底看了看,最后只好对张志摇了摇头。可他还是质问轩寒:“你一个大们大半夜跟谁说话,还说得那么肉麻?”

轩寒的脸有点发红,嗫嚅着说:“昨天想起是前任女友的生日,就不知不觉地自言自语起来。”

彪子听了“呸”了一声,鄙夷地说:“没想到你还有这爱好。”

或许轩寒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点不妥,不自觉地摸了摸脖颈上挂着的一个骨质。其实,张志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骨质项链坠。骨质坠是一节小棒骨,发着幽幽的亮光,骨质中的小细孔依稀可见。显然,是经常摩擦它的缘故。

“你是做什么职业的?”张志看着这个挂件,忽然想起在警校学过的犯罪心理学中的一段话:犯罪人的心理有外露的也有隐藏的,通常可以通过他们的言行,或者是一个不起眼的细节,显示出他们的犯罪性格及破绽……因为轩寒看外表文质彬彬,稳重有内涵,但脖子上却挂着这么个骨质挂件,有点不搭。这也可以显现他内心有狂野的一面。 轩寒掏出工作证:“我在博物馆工作,是名骨骼制造师。”

哦,这就不足为奇了。张志点了点头。

他又环顾了一下屋里的摆设。洗漱台上有两个牙刷杯,还有一些女人的化妆品,他随手拿起来,竟是今年的日期。他来到厨房,里面打理得井井有条,碗筷也是洗刷得干干净净。而卧室里,摆放着双人枕头。可以这么说,这里完全是有女友的。

张志打开衣橱,两个衣柜里,分男装和女装摆放着,只不过女装看起来过时了些。

面对张志冷峻的目光,轩寒面显尴尬,脸上渗出了汗珠。这些隐私曝光,让他很没面子,他一个劲儿地解释:“这些都是我前女友的,我不想失去她的气息。”

彪子听了,嘴里挤出两个字:“变态。”

张志又将目光停留在一张照片上。照片里是一个着的女孩。“她就是你的前女友?”张志指着照片问。轩寒点了点头。

警局里,张志查找着一年来的失踪者档案,因为他看到轩寒的前女友就在失踪者名单之列。档案记载,这个失踪案至今未破。

在一个夜晚,张志叩响了轩寒的门。老半天轩寒才从门里探出头,很不愉快地问:“张警官,我都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张志强行推开了门,径直奔向卧室。轩寒生气地说:“警察也不能随便闯民居啊。”

“我怀疑你跟一宗失踪案有关。”张志大声说着,并掀起了鼓鼓囊囊的被子,里面只是枕头,并无人影。张志又来到大衣柜前,打开柜门,仔细搜查里面的女式衣服。忽然他摸到一件衣服里面有硬物,掀开一看,只见一副人形骨架立在里面。他将人形骨架拿了出来,冷冷说道:“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轩寒此刻满脸通红,不知所措,双手不断地蹭着衣裤,低声说:“我喜欢收藏骨头,因为职业的关系,每天都会与各种骨架打交道。”

“所以你就拿了副骨架回来?你骗谁呢?还不老实交代!说,这到底是谁的?是小璐的,还是你前女友的?你不说,等我拿回去鉴定也能弄个清楚。”

“啊!”轩寒听到这里,身子软了下来,不停地擦着额头的汗,呆立不语。经过仔细搜查,张志在阳台的一个摩托头盔里,竟掏出一个头!轩寒见此,精神彻底崩溃,只见他抢步上前,一把将骷髅头搂在怀里,嘴里不停地叫嚣:“不许你碰她,她是我的,是我心爱的女友。”

随后,他熟练地将骷髅头安装在人形骨架上,并在骨架脚上穿上了红高跟鞋,鞋里面的皮筋派上了用场,和骨架牢牢地绑在了一起。轩寒呈现出一副和骨架跳舞的姿势,眯着眼睛,慢慢诉说着:“这是我的前女友,我非常爱她,非常爱,但我发现她有出轨行为后,气急败坏中用枕头捂死了她。我知道无论尸体丢在哪儿,警方都会很快发现并破案,我就想起我做的骨骼标本,就采取那样的手段……”他边说边将脸贴近了骷髅,嘴里喃喃着,“我离不开她,我想一辈子都陪伴她,我会终生不娶,我会让她。”

“你真是杀我表姐的凶手!”房间里有人悲愤地喊道,说话的居然是失踪多日的小璐,后面跟着彪子。轩寒看到他们,明白了一切:“原来你早就怀疑我,可一直没有证据,是不?”

“是的,但没想到你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多亏了张警官。”小璐眼含泪水,“我和表姐五年没有见面了,一年前得知她失踪的消息后,觉得凶多吉少。怀疑你后,故意跟你套近乎,接近你,但都没发现什么异常。不过我常听到你自言自语的声音,还叨咕着我的名字,我还以为你家里有个隐蔽的地方,将我的姐姐锁在里面。所以就和彪子上演了这出失踪案,只不过没等彪子报案,你却主动报案了。”

“怪不得我总感觉你身上有你表姐的呢。”轩寒神情沮丧地垂下头,又不甘地问张志,“你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并没有将她放在衣柜里,你是怎么知道的?”

张志指了指地板说:“你经常和她跳舞吧,地板有很多划痕,这划痕自然让我想起了门口的高跟鞋,所以我觉得高跟鞋这件事上你没有撒谎。而这个“人”也一定存在,但看力度并不重,这间房在六楼,不可能有夹层,也不可能装下一个大活人而毫无声息。并且,那天我在衣柜里发现了一个东西。”说着,张志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袋,袋子里是一小节人的指骨。

他继续说:“我回去做了鉴定,是个女人的小指,由此,我便怀疑上了你。至于你到底将她藏在什么隐蔽的地方,我想,你经常将它摆放出来,那一定还是在屋内。所以,今天我来了。”

事情大白于天下,轩寒无话可说,他急冲到阳台上想跳楼,被张志一把抱住:“会制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