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推理故事 >

套子里的人

故事汇 时间:2014-11-25 作者: 周浩晖
《套子里的人》全集【实体书精校版】

作者:周浩晖

【引】

五月末的初夏,是我眼中北京最宜人的季节。没有北方春秋两季漫天的风沙,也没有江南初夏时连绵不断的阴雨,阳光明媚而不毒辣,校园里花红柳绿,走到哪里都能保持一个好的心情。

在这个季节,一天当中,清晨时分无疑又是最美妙的。凉爽的气温,柔和的晨光,清新的空气,简直找不到比这更好的锻炼时刻了。

段明就是西大操场晨练大军中的一员。进入这所学校以来,他一直保持着多年来养成的良好生活习惯,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围着操场跑15~20分钟,然后才去食堂吃饭,开始一天的学习和工作。

一般来说,去西操跑步的人有两类,一类是段明这样,常年坚持的长跑爱好者;另一类则是基于某种原因临时加入晨练大军的人。段明发现这几天第二类人明显多了起来,宽阔的西操甚至略微显得有些拥挤了。可能是本科生的期末体育考核快开始了吧?段明猜测。不过跑步的人多了,而且里面有不少女生,倒是使这项本来有些乏味的运动增添了些许色彩。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这些“业余选手”的加入刺激了段明的表现欲,他今天的运动状态特别好,很快就跑完了十圈,歇下来才感觉强度有些偏大,出了不少汗。于是他便去取自己的水杯喝水。

随身带一个水杯是段明的习惯,有这个习惯的人在学校里可不少。尤其现在天热了起来,晨练时带水杯的人就更多。跑步的时候,大家会自发的把水杯集中放置在操场一侧球门附近,谁口渴了便在那儿取自己的水杯喝上两口。

段明现在用的水杯是两个月前在学生超市里买的,银白杯身,黑色杯盖。同一样式的水杯在学校里简直流行到泛滥的程度,上个月段明就曾在锻炼的时候错用了别人的水杯,搞得自己十分尴尬。从那次以后,他就在自己的水杯腰部系了一条黑色的带子作为区别。这个方法看起来简单,但却十分管用,就象今天,他一眼就从五、六个银白色水杯中找到了自己的那只,打开杯盖,然后大口喝了起来。

……

【1】

“哐!”宿舍门被重重地推开,撞在壁柜上。

我从睡梦中被吵醒,睁开惺松的眼睛,看了眼床头的闹钟,破口骂道:“靠!猴X你丫个烂人,尽大清早的折腾,还让人睡觉么?”

“都快十点了,还他妈睡,你真是头猪!”猴子穿着一身运动服从外面进来,一副风急火燎的样子。这小子为了追一个本科小女生,这两天居然每天早起陪人家跑步。

想起早晨也是被他的闹钟吵走了好梦,我心中更是不爽,没好气的说:“你丫真行,六点出去,跑了三个多钟头,有那么大乐趣吗?你也不怕累死!”

“跑什么步!告诉你,死人了!”猴子大声嚷嚷着,对门的土狼和小强立刻被他成功地吸引了过来。

“什么死人了?说清楚点。”我虽然早已习惯了猴子这咋咋呼呼的性格,但他的这句话还是让我吃惊不小!

猴子发现他的话引起了足够的关注,很有成就感地咽了口唾沫:“我刚从校医院回来,西操一个跑步的哥们死了。”

“怎……怎么回事?运动猝……猝死吗?”土狼一激动就有些结巴。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哥们倒下去的时候,我可就在他旁边!”说到这里,猴子很有力的挥了一下手,似乎他曾经掌握着那人的命运,“当时一点征兆也没有,人看着特精神,正喝着水呢,突然就倒在地上!我和周围的几个人赶紧过去看时,已经没有呼吸了!”

“靠,有这么快吗?你又夸张了吧!”我立刻表示怀疑。

“我亲手摸的,我会不知道?”猴子对我的怀疑显得非常不屑,“我们立刻拦了辆车就往医院送。医生一看就摇头,已经死透了!”

我以前一直鄙视猴子的语文水平,但我得承认,“死透”这两个字恰到好处的烘托了当时的气氛。屋里出现短暂的寂静,虽然素不相识,但大家还是身边对一个鲜活生命的突然逝去感到悲凉。

“死因到底是什么?”小强打破了沉默。

“这个……不知道,医生没说。”猴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的出来,他对自己没有得到这关键性的情报感到非常遗憾。不过他紧接着便岔开了话题,开始描述起事情发生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比如死者倒下的时候,近到头发几乎擦到他的脚尖等等。

我知道话说到这个程度,就表示猴子所了解的情况已经全说完了,你即使再呆一两个小时,也只能听到他那些添油加醋的废话。我突然想到:为什么不上网看看呢?

在我们这个学校里,网络已经成为大家获取信息的最主要的途径。每个学生都可以在自己宿舍里方便的上网,把所掌握的信息象现实中写通知一样发布在网络的电子公告牌(简称BBS)上,其他人通过浏览电子公告牌,立刻便可获得这些信息。现在离出事已经有三个多小时,早该有现场目击者把相关情况发布在本校的BBS上了。

我打开电脑,进入BBS,果然关于此事的讨论已经排在了本日十大话题的首位:今晨西操一男同学晨练中意外死亡!

我找到该话题系列的首贴,发布于七点零三分,是网名“sulfer”的同学对此事的描述:

“太可怕了,眼看着一个生命在我眼前结束!

死者是一个男同学,似乎每天都会来跑步,常到西操晨练的同学应该见过他的。今天我到西操的时候,他正好从我身边跑过,于是我就跟在他后面。这样我跑到第四圈的时候,他停下来,好像要去喝水的样子。我大概又跑出一百米左右,突然听见有人喊‘救人!’什么的。我循声看过去,那个同学已经倒在了北侧的球门旁边(就是大家通常放水杯的地方),附近的几个同学有叫人的,有上去察看的,其中有一个似乎懂一点急救知识,按着倒地者的胸口做人工呼吸。我靠近路边,连忙拦下一辆轿车,司机非常配合,招呼那几个同学把倒地者抬上车,直奔校医院。

但是我骑车赶到校医院的时候,听说那个男同学已经死亡!

沉痛哀悼!”
上一篇:信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