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儿童故事 >

弗雷德里克和凯瑟琳

故事汇 时间:2017-09-20 作者: 故事汇

弗雷德里克的妻子叫凯瑟琳,他俩刚结婚没多久。有一天,弗雷德里克对妻子说:“凯!我要到地里干活去了,我走后你给我准备一些好菜,来点好啤酒,当我饿了的时候,我就可以回来享受一顿丰盛的午餐了。”

凯瑟琳说:“好的,你就放心地去吧!”

快到吃午餐的时候,凯瑟琳从贮存的食物中拿出一块上好的牛排,放到锅里用油来炸。牛排很快炸黄了,发出了噼啪的响声,凯瑟琳站在边上不停地用锅铲翻动着。这时,她自言自语地说:“牛排快熟了,我可以到地窖里去倒些啤酒来。”

她把锅留在火上,拿了一个大壶,来到地窖里,拧开啤酒桶,让啤酒流进壶里,凯瑟琳站在旁边守候着。突然她又闪过一个念头:“狗没有套好,它会把牛排叼走的,幸亏我想到了。”

想到这里她马上跑出地窖,来到厨房。那可恶的狗正好用嘴咬住牛排,衔着要往外跑。

凯瑟琳追了上去,跟着狗赶过农田,但狗跑得比她快,不肯放下牛排。她只得说道:“算了,算了,收不回来就算了。”说着,转过身来绕过农田,上路往回走。她跑累了,又有点发热,所以慢慢悠悠地一边走,一边让自己凉快凉快。

凯瑟琳走的时候没有关上啤酒桶的塞子,啤酒也就一直不停地往外流,壶装满后溢了出来,流得满地都是,结果整桶啤酒都流完了。当她回到地窖楼梯时,看到这幅景象,叫道:“我的天哪!我怎样才能瞒过弗雷德里克,使他看不到这些情况呢?”她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上次赶集时买过一袋精面粉,如果把这袋面粉撒到地上就会把啤酒全部吸干的。“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她说道,“现在正好用上,此时不用,留待什么时候去用呢?”想到这里,她马上把那袋面粉取来,顺势往地上一扔,正好扔到那个装满啤酒的大壶上,一下子就把壶砸翻了,仅有的一壶啤酒也流到了地上。“哎哟!这下可好,”她又叫了起来,“倒楣的事怎么一件接一件呢!”她只得把面粉到处撒在地上。撒完她舒了一口气,自以为这事做得很聪明,高兴地说道:“看起来这儿是多么的干净,整洁呀!”

中午,弗雷德里克回来了,他喊道:“太太,你午餐准备了一些什么呀?”凯瑟琳回答说:“唉!弗雷德里克,我做牛排时,去倒啤酒,狗趁机把牛排衔跑了,我去追狗时,啤酒却流光了,我用我们在集市买的那袋面粉来吸干啤酒时,又把啤酒壶打翻了,不过现在地窖里已经弄干了,看起来还很整洁呢!”弗雷德里克听了,说道:“我说凯呀,你怎么能这样干呢?你怎么会在离开时把牛排留在火上炸呢?结果啤酒也流光了,最后又为什么把面粉也撒光呢?”她回答说:“哎哟,弗雷德里克,我做的时候并不知道呀,你本来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丈夫暗想:如果我的妻子做事是这样的话,我得多一些心眼。现在家里放有一大笔金币,应该留点神。所以他把金币拿出来对妻子说:“这些黄钮扣是多么的漂亮啊!我要把它们放进一个箱子内,埋在花园里。你千万别到那儿去,也不要闲着没事去动它们。”妻子回答说:“不会的,弗雷德里克,我决不会去动它们的。”

弗雷德里克一走,来了一些卖瓦盆瓦碟子的小商贩,他们问她要不要买一些,她说道:“哎呀,我非常想买,但我没有钱,如果你们同意用黄钮扣换的话,我可以拿好多和你们换。”“黄钮扣?”他们说道,“让我们看看。”“你们到花园来,按我指给你们的地点去挖,你们就能找到黄钮扣,我自己可不敢去。”这些流浪汉去挖了。当他们挖出来发现那些黄钮扣是什么东西后,就把黄钮扣全拿走了,留给她许多盆子、碟子,她把它们全摆放在屋子里,摆得到处都是。

弗雷德里克回来一看,喊道:“凯瑟琳,你这是做什么?”她说:“你看,这些都是我用你的黄钮扣买来的,不过我没有碰那些黄钮扣,是小商贩自己去挖的。”弗雷德里克一听,跺着脚叫道:“太太,太太!你做的好事!那些黄钮扣都是我的金币呀,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呢?”她也大吃了一惊回答道:“哎哟!我不知道呀,你应该告诉我的!”

凯瑟琳站着惊愕了一会儿,最后对她的丈夫说:“弗雷德里克,你听着,我们很快就可以把金子要回来,只要我们追上这帮贼人就成。”“好吧,我们要试一试,”他回答说,“但你要带上一些奶油和干酪,我们好在路上吃。”她说了一声“对,对!”就准备去了。

出发后,弗雷德里克走的很快,他把妻子拉在了后面,而她却想:“这无所谓,待我们回转时,我离家就会比他近得多了。”

不久,她翻过了一座小山,山的另一边有一条路。大概是由于路太窄,马车经过这条路时,车轮总是擦着两边的树,以致树皮都擦破了。看到这情况,她说道:“唉,看看吧!这些可怜的树被擦破受伤了,人们怎么老是这样呢?如此下去,这些树的伤永远也不会好的。”她对这些树很同情,给它们那些被擦破的地方都涂上了奶油,认为这样一来,马车的轮子就可以不再把树擦伤了。就在她做这一善举时,一块干酪从篮子里掉出来滚下了小山,凯瑟琳向下一看,没有看到干酪到底滚到了哪里,于是她说道:“唉,看来得要另一块干酪从这儿下去找你这块干酪了,它比我的腿要灵活些。”说完,她滚下了另一块干酪,干酪滚下山去,天知道它滚到哪儿去了,可她却认为这两块干酪知道路,一定会跟着她来的,她可不能整天待在这儿等它们上来再走。

很快,她赶上了弗雷德里克。他肚子饿了,要吃东西,所以在那儿等着她。凯瑟琳把干面包拿给了他,他见没有奶油和干酪,于是问道:“奶油和干酪呢?”她回答说:“我把奶油涂在了那些可怜的树上,它们被车轮擦伤了。有一块干酪掉下跑了,我派另一块去找它,我想它们两个正在路上吧。”

“这种蠢事你也干得出来,你看你有多笨啊!”丈夫无可奈何地说道。妻子一听则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又没告诉过我呀!”

他们只能一起啃干面包。弗雷德里克说:“凯,你来的时候把门都锁了吧。”凯瑟琳说:“没有啊,你又没告诉我。”丈夫只得叹道,“唉——,赶快回去,去把门锁好,再带点吃的来吧。”

凯瑟琳按照他的吩咐去了,她边走边想:弗雷德里克要我再带一些吃的东西,可我认为他不喜欢吃奶油和干酪,我经常看到他吃核桃和醋,就给他带一袋核桃和一些醋去。

上一篇:背囊、帽子和号角
下一篇:十二个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