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亲情故事 > 兄妹故事 >

谁也离不开谁

故事汇 时间:2013-06-12 作者: 佚名

   可能是遗传基因起作用,叮叮和咚咚这对孪生姐妹生来就具备超常的音乐天赋。她们的父亲是群艺馆的一位作曲老师。她们的母亲是一位歌唱演员,年轻时唱得最好的歌名叫《风吹铃儿叮咚响》。当年,母亲怀着她俩时一场一场地唱,一直唱到肚子大得掩饰不住时才休息。叮叮和咚咚成名后,社会上传说,姐妹俩是先会唱歌后会说话的。
  叮叮和咚咚不仅具有超常的音乐天赋,而且是公认的美人胚子,父母亲决心把她俩培养成歌唱家。
  父母悉心教导,女儿前途无量,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啊!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叮叮和咚咚五岁那年,她们那红极一时的母亲生病去世了。母亲得的什么病,姐妹俩一直不清楚,每次问父亲,父亲都是叹口气,说:“唉,你母亲死得不值啊!她得的病你们现在还不理解,长大后我会告诉你们的。”母亲的病成了一个谜,缠绕在她们的心头。疾病还有什么理解不理解的呢?可是父亲一直没把谜底解开。
  母亲去世后,父亲培养女儿的决心更大了,除了工作,他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两个孩子身上,再没考虑成家的问题。好在叮叮和咚咚也争气,高中还没毕业,各种各样音乐大赛的奖杯就摆满了她们家的陈列柜。其中一座荷花镀金杯最漂亮,级别也最高,是叮叮参加全省青少年“荷花杯”音乐大赛得来的冠军奖杯。咚咚也参加了,可她捧回的是季军奖杯。季军奖杯是镀铜的,和姐姐的镀金杯放在一起,显得陈旧黯淡,就像白天鹅身边的丑小鸭一般。咚咚生气了,当着父亲和姐姐的面把她的奖杯摔了个粉碎。咚咚的行为把父亲和姐姐吓坏了。父亲愣怔了一会儿,语重心长地开导咚咚:“我们搞艺术的,做人比做戏更重要,心胸要宽广,否则你的一切都会被妒嫉心毁掉的,更何况叮叮还是你姐姐呢!”可是咚咚对这件事还是耿耿于怀,直到她在第二年的“荷花杯”大赛上击败叮叮得了冠军,看着自己刚捧回的金杯在姐姐的金杯旁熠熠闪光时,才发自内心地笑了。
  卢家姐妹你追我赶,比翼双飞,顺利地考上了音乐学院。除了学校正常学习,假期里父亲还带她们到北京请名家指导,请专门的形体老师、美容顾问、服装指导……总之,想方设法为她俩的前程铺路。叮叮和咚咚很努力,特别是咚咚,性格比姐姐活泼,心气也比姐姐高,所以人们都说卢老师的两个女儿前程似锦,特别是咚咚成为歌唱家的希望更大。没想到大二的时候,咚咚的声带上长了个小瘤,手术后嗓子就彻底坏了。
  咚咚成为歌唱家的希望化为泡影,她悲愤之极,三次自杀都因父亲和姐姐看得紧而未遂。在父亲和姐姐的百般鼓励下,咚咚改学作曲,若干年后成了小有名气的音乐制作人,而这时的叮叮已是本市著名歌手。
  咚咚写了很多歌,奇怪的是这些歌由别的歌手来唱都不行,只有姐姐叮叮才能把歌曲的情感表达出来。已经退休的卢老师欣慰地说:“你们是双胞胎姐妹,心灵上有感应,所以你们的合作珠联璧合,浑然天成。记住,你们是一根藤上结的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叮叮唱咚咚写的歌名气越来越大,当然咚咚也因为这些歌频频得奖而成为作曲界的一颗闪耀明星。然而幕后明星总不如台前明星耀眼,特别是看着被鲜花和掌声拥抱的姐姐,咚咚的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要是嗓子不坏,自己现在不就是一名创作型歌手了吗?也许也能和韩红一样,红遍大江南北。写了那么多的歌,却是为她人作嫁衣,唉,老天爷真不公平!咚咚内心很不平衡。
  有一段时间,经过重新编曲后的老歌十分流行,咚咚把《风吹铃儿叮咚响》重新编曲,加入不少现代音乐元素,让叮叮试唱了一遍,效果很好。姐妹俩都很兴奋,心想肯定能火。果然,观众非常喜爱现代版的《风吹铃儿叮咚响》。这首歌成了叮叮的保留节目,每场必演。
  咚咚是做着歌唱家的梦长大的,总是忘不了嗓子坏之前被鲜花和掌声拥抱的感觉。叮叮当然知道妹妹的心思,有一次重要演出前,她不巧得了重感冒,可观众点名要她唱《风吹铃儿叮咚响》,导演急得没办法,召集有关人员紧急商讨对策。会上,叮叮出了个主意,她说:“我建议由晚会音乐总监卢咚咚顶替我。”咚咚的心怦怦直跳,脸因激动而涨得通红。可导演却说:“怎么可能?你不是开玩笑吧!”咚咚只好表态,说叮叮的建议不合适。导演歉意地对她说:“对不起,卢咚咚,你的嗓子沙哑,实在是……”叮叮打断他的话,说:“咚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用我的声音她的形象不就解决问题了吗?”导演明白了,说:“可是现在不允许假唱啊!”咚咚再次表态不愿登这个台。叮叮急了,说:“救场如救火,咚咚你就帮姐姐渡过这一关吧!”咚咚心情复杂地看了姐姐一眼,不说话了。
  会开到这里,大家都明白,让不让咚咚救场,就看导演的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导演身上,会场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其实,咚咚此时的处境也很尴尬,幸好姐姐及时帮她解了围。叮叮对她说:“咚咚,你暂时回避一下,好吗?”咚咚撂下一句“导演你别为难了,我不会登这个台的,何必呢!”就走了。
  咚咚离开会场后,导演对叮叮说:“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坚持一下?现在正在抓假唱的事,万一露馅了……”一向谦和的叮叮耍起了大牌,说:“我要是能坚持,何苦提这个建议?今天晚上你要是不让我妹妹登这个台,咱们的合作也就到此为止了。”
  ……
  “风吹铃儿叮咚响,就像你的歌声在耳旁……”清脆悦耳的歌声纯净得没有一丝儿杂质,就像山涧的清泉一样,流进现场观众的心里。观众的心醉了,一边合着节奏击掌一边跟着唱,场上场下互动起来。
  坐在第一排的卢老师眼睛模糊了。透过模糊的泪眼,他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妻子……
  演出气氛太热烈了,站在侧幕条里面的叮叮很不安。上场前她反复叮嘱妹妹,无论如何不要出声,不要受意外因素干扰,可还是出事了。
  起先一个小朋友上台,要把他手里的荧光棒献给咚咚。咚咚很激动,接荧光棒时说了声“谢谢!”沙哑粗糙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遍全场,观众的击掌声顿住了。叮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卢老师惊得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好在咚咚聪明地轻咳一声,观众只当她被痰堵住,一时失了声。
  卢老师忧虑地看着光彩夺目的女儿,他此时已明白台上的女儿不是叮叮。卢老师脑子里的弦绷紧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观众的情绪再度燃起,一位年轻姑娘捧着一大束鲜花上场了。咚咚吸取了教训,集中精力对口型。可姑娘显得很激动,献完花后突然拥抱了咚咚一下。咚咚猝不及防,手里的麦克风被姑娘碰掉了。咚咚狼狈地去拾麦克,清脆悦耳的歌声还在继续……全场观众一片哗然,少顷,爆发出打倒假唱的呼喊声……
  卢老师的心脏在观众愤怒的呼喊声中狂跳着,脑子里绷紧的弦仿佛“铮”地一声断了。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爸爸——”叮叮咚咚从台上冲了下来,朝突然栽倒在地的父亲跑去……
  卢老师因突发的心脏病导致脑溢血,经过一个星期的抢救,才脱离生命危险。母亲去世得早,叮叮咚咚是由父亲一手带大的,姐妹俩对父亲的感情极深。卢老师昏迷住院期间,叮叮咚咚一直守在病床边,眼睛都哭红了,见父亲醒来,姐妹俩猛扑上去,一人抓住父亲的一只手,哭喊道:“爸爸呀,您吓死我们了!”
  卢老师撑起虚弱的身子,痛心疾首地说:“我说过,你们两姐妹是一根藤上结的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姐妹俩后来的命运果然印证了父亲的话。
  假唱事件使卢家姐妹名誉扫地。虽然她们所在的歌舞团一再向媒体解释:卢叮叮没有一次用假唱来欺骗观众,卢咚咚是为了救场才替孪生姐姐上场的。然而收效甚微。这本来就是越描越黑的事,观众甚至认为用替身比对口型假唱更具有欺骗性。对口型至少能见到真人,用替身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骗局。

 媒体站在观众一边是有原因的。那段时间杜绝假唱的文件刚下发,文化局正想抓个典型以儆效尤。后来得知,献花的那位姑娘其实是一名文化稽查队员,那天晚上是带着任务来看演出的。咚咚的那声“谢谢”引起了她的怀疑,于是借献花上场验证……卢叮叮撞到了枪口上。
  这件事情过后,叮叮一站到舞台上,观众就喝倒彩——卢叮叮这颗闪耀的明星就这样坠落了。没有姐姐演唱,咚咚写的歌全成了废品。
  咚咚后悔极了,她泪流满面,向姐姐忏悔:“是我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啊!那天晚上你没踢被子,是我故意把你的被子掀掉的啊!”叮叮说:“我知道,你掀我被子的时候我其实是醒着的。”咚咚惊呆了,说:“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叮叮说:“咚咚啊,咱俩是双胞胎姐妹,是有心灵感应的,我咋不明白你的心思呢?”咚咚明白过来,说:“这么说,你的感冒并不重,完全可以自己唱。”叮叮说:“其实我根本就没感冒。咚咚,你从小就要强,那么好的条件嗓子却坏了……妈妈去得早,我这个当姐姐的不帮你谁帮你啊!我只想成全你这个愿望,没想到……唉!”“姐姐——”咚咚扑到叮叮怀里,放声大哭。
  卢老师推门进来,对姐妹俩说:“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叮叮,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咚咚,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是好孩子。看到你们姐妹情深,爸爸真是好高兴。你妈妈当年,唉!”卢教授叹了口气,接着说,“当年,我和你们的妈妈就像你们俩一样,一个写歌一个唱歌,珠联璧合,浑然天成。那首《风吹铃儿叮咚响》就是我写的,你妈妈唱红的……”
  咚咚打断父亲的话,好奇地问:“可是歌单上的作曲者写的是佚名呀?”
  卢老师说:“这首歌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荣誉,我和你妈妈因这首歌而成名,可你妈妈的死也跟它分不开啊!你妈妈去了以后,我就不愿在歌单上署名了。”
  叮叮说:“您不是说妈妈是生病去世的吗?”
  卢老师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缓缓地说:“当年,你们的妈妈唱《风吹铃儿叮咚响》唱成了大明星,觉得有能力唱《我的祖国》、《乡恋》这样有名的歌了。她再不唱我写的歌,而是模仿郭兰英、模仿李谷一,结果唱来唱去把自己的特点给唱没了,观众也就不再喜欢她了。她这人好强,不信命,一条道路走到黑,终于在一次演出中被观众轰下了台。就在那天晚上,你们的妈妈服毒自杀了。而我后来写的歌找谁唱都不成,再也没有什么好作品问世。在艺术的道路上,我和你妈妈谁也离不开谁。没想到,我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又在你们两姐妹身上发生了。”
  姐妹俩嘘唏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沉寂了半年,卢家姐妹踏上北上的路程。这个城市没有了她们的舞台,她们别无选择。
  又过了一年,一位歌喉甜美的南方姑娘频频出现在人才荟萃的北京演艺舞台上,被一家著名的音像公司看中,要跟她签约。姑娘提出了一个条件:要签必须和她妹妹一起签。因为她只唱妹妹写的歌,她和妹妹谁也离不开谁。
上一篇:兄弟
下一篇:姐姐将我团团围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