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

不请自来的大师

故事汇 时间:2013-12-13 作者: 故事大王

  耿老太太活到八十多岁寿终正寝,临终时儿孙绕床,可她却仍然没有合上双眼,为啥?因为耿老太太,这一死就给们留下了一个大难题。
  
  耿老太太一生坎坷,她二十岁上嫁给了李军,生了老大、老二两个,谁知老天不作美,“文革”中李军病死了,为所迫,耿老太太又改嫁给了耿峰,五个月后就生下了小红。耿峰是个真,对待小红如同亲生,老大和老二的生活费他也包了,得耿老太太直落。她又为耿峰生了老四、老五两个儿子,这两窝孩子虽不是一个姓,可好得如同亲一般。两年前,耿峰因病去世了,临走时含泪拉着耿老太太的手说:“我先一步到阴间地府,你死后可千万要来呀!”
  
  耿老太太明白耿峰的潜台词,他是怕耿老太太死后去找李军,让他做个,可耿老太太心里也苦呀,她和李军是结发,死后若随了耿峰,那李军不是更加孤独?耿老太太无从,只能把难题留给了孩子们。
  
  山雨欲来风满楼,两窝孩子在的灵堂内就吵了起来:老大和老二主张母亲必须和李军葬在,老四和老五坚决反对,他们说,母亲嫁给耿家后,就和李军没了关系,母亲不和耿峰埋在一起,天理难容。
  
  哥儿几个针尖对麦芒,谁也说服不了谁,他们就想起了远在美国的小红,马上给她打,问她何时回来,站在谁一边。小红听了兄弟们的话,在电话那头什么也不说,只是哭,哭得死去活来……最后她兄弟们,太苛刻了,居然不给她假,自行回来,就会马上失业,她无法回国参加母亲的葬礼了,只能拜托几位兄弟,至于母亲葬在谁家,她全听兄弟的,自己没什么意见。
  
  既然小红不能回来,更不肯投票,这哥儿四个就更脸红脖子粗了,话越说越僵,大有一拼到底的架势。正在这时,门铃响了,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哥儿几个一看,谁都不认识他,老大忙问:“你找谁呀?”来人一脸肃穆,说了声:“请节哀,我是专门来为你们母亲办丧事的大师。”
  
  大师,什么大师?你是从哪儿蹦出来的?母亲去世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面对一家人的责问,大师微微一笑,说:“我是个葬礼师,能通鬼神之道。令堂去世后托梦给我,怕你们哥儿几个为了葬礼而闹意见,就让我来办理她的丧事,你们家的事,我全知道。”
  
  此言一出,哥儿几个全不信:母亲要托梦也该托给自己儿子呀,哪会去找这么个外人。老四性子急,就往外推那中年男人:“大师多如牛毛,八成是骗子,我们哥儿几个不傻,你还是到家去行骗吧。”
  
  大师不肯走,看着老四说:“你在家排行是老四吧,但要是光从耿家来论,你还是老大。你在天津上,你有糖尿病,我说的对吗?”听大师这么一说,老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说的全对呀,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二有点迷信,怕大师真有来头,就忙问:“你要真是个大师,知道我的情况吗?”大师看看老二,说:“你开的大酒楼月收入十多万,可多一半被你的情人阿丽要走了,你不怕媳妇却怕阿丽,因为她在外面偷偷给你生了个儿子。”大师的话一出口,老二差点没背过气去,他怎么连自己的私事儿也知道呀?太神奇了!
  
  老五觉得新鲜,就问:“那你知道我妈时最爱吃什么?”大师说:“你是老五吧,你最爱吃的是茶叶蛋,可你的钱包不争气,又想尽孝心,所以就总是自己做茶叶蛋给你妈吃。”大师说完这些,哥儿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晕菜了。
  
  这大师太神了,神得让人心里发毛,老大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师肯定是冲钱来的,家里这么乱,可别让外人钻了空子,想到此,老大就问大师:“你给我们办丧事要多少钱?钱多了我们可出不起。”
  
  大师伸出大小拇指,比画着说:“我不多要,六百元就成。”哥儿几个互相看看,价格还算公道,老大便做主点头答应了,他接着问大师:“你既是大师,知道我们为什么争吵吗?”
  
  大师说:“令堂说了,你们哥儿几个一不贪钱,二不抢房产,都是为了各自的。为了不让你们闹意见,令堂说了,让你们抓阄,放上两个骨灰盒,一个放她的骨灰,一个放别的的骨灰,看谁运气好了。”
  
  哪找别人的骨灰去?大师告诉他们,现在社会上不缺无主的遗体,只要和火葬场的人搞好关系,找个女人的骨灰不难,这样办,让没有与母亲合葬的父亲在阴间也不。
  
  这个虽不是万全之策,可对于双方来说也算是公平了,于是大家就同意了。大师又说,为了公平起见,装骨灰时哥儿几个谁也不能去,要由他和火葬场的人来装,装完了拿出来,由哥儿几个选择。大师说得头头是道,哥儿几个也无话可说,事情就这么定了。大师把自己的名片留下一张,说火化那天他再来,就走了。
  
  夜里,大师接到了老四的电话,老四说,只要大师肯帮忙,把哪个盒里是母亲的骨灰告诉他,他给大师一千元钱作为好处费。大师想了想,就说:“念你一片孝心,我就答应了,可你不能和别人说呀,否则就毁了我的名声。”
  
  火化的那天早晨,大师还没走到耿家门口呢,老四就在那里等着了,他将一千元钱交给了大师。大师告诉他,等到取骨灰时,自己让火葬场的人抱着耿老太太的骨灰盒出来,自己抱着的那个是假的。老四千恩万谢,恨不能给大师磕头了。
  
  一行人来到火葬场,乘人不注意,老大又凑到大师身边,往大师兜里放进了一千元钱,然后冲他一眨,大师明白,也笑了笑,没有说话。火化很顺利,装骨灰时,大师和火葬场的一个人员进去了,让哥儿几个在外面等着,工夫不大,大师在前,工作人员在后,一人抱着一个骨灰盒出来了,将它们放在了桌子上。大师摸了摸自己抱出来的骨灰盒,深深地看了老大一眼,说:“一切全办好了,现在抓阄了,你们谁先来?”
  
  哥儿几个都想先来,工作人员说:“按规矩先由老大来。”此话一出,老大和老二走上前来,他们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老大抱起了大师拿出来的那个骨灰盒。他们挑的时候,老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要是他们挑到了真的,自己就是拚命,也要把母亲的骨灰抢回来,可一看他们挑的是假的,他心里那个乐呀,但脸上还是装做不的样子,抱起了另一个骨灰盒。
  
  埋葬了母亲,老大和老四都给国外的小红打电话,告诉她葬礼办完了,他们没有打架,是母亲派来个大师帮忙,向着自己的父亲,所以一切挺顺利,让她在国外工作。
  
  小红放下电话,已是泪流满面,她打开电脑,登陆了一个网页。小红在国外生活了多年,不能经常回国,就在这里建了一个网上公墓,来祭奠自己的生父和养父。她把公墓搞得很别致,一家人的生活照片全贴上了不说,更把家里几年来发生的一切全写在了这里,让她的两位父亲共享家里的和。现在母亲的葬礼顺利办完了,她地写道:“妈妈,今天你已到了天国,也就会来这里和在一起了。听说,有个大师是你让去的,妈妈你可真,大师办得很好,兄弟们没打架。妈妈,你就在这里安家吧,我保证把家里发生的事都告诉你。妈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了,我的左腿在半年前就被压折了,现在还不能坐飞机,所以我才没能来参加你的葬礼,妈妈,你可要女儿呀,我是怕你伤心,才一直没敢告诉你的。”
  
  小红写到这里再也写不下去了,看着自己的左腿,失声痛哭起来,当她哭够了,抬起头来一看,有人竟在网上给她留言了:“的女士你好,我就是那个大师,你母亲的葬礼办得很好,你就放心吧,我在这里请你原谅,我偷看了你在网上的描述,利用这些我冒充了大师,我也是为了生存,真的对不起了。我把你母亲的骨灰偷偷地一分为二了,给了你的兄弟们一人一半,他们却都以为自己拿到的才是母亲的骨灰,为此分别多给了我一千元钱,这些钱我拿着有点不踏实,但又不能退给他们。要不你给我个账号吧,我把这些钱寄给你。急盼你的回复。”
  
  看完这些,小红乐了,原来大师这么好当呀,但她不恨大师,不但不恨,她还要他,是他帮助了他们一家,让一家人没有因为办丧事而生分了,这就足够了。
  
  小红把大师的留言删除了,并在网页设置上加了密码,这下谁也别想再进来了,她要单独和倾诉,不想被人打搅。她又写道:“亲爱的妈妈,我要告诉你……”

上一篇:母爱,伟大的老人
下一篇:爱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