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亲情故事 >

潘长江潘长甬兄弟情如江涌

故事汇 时间:2017-07-21 作者: 故事汇

多年之前,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一处外景地,由潘长江执导,弟弟潘长甬担任临时助理的《正月里来是新春》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此时,全体工作已经在野外拍摄了4个多小时,由于一些环节出现了脱节,几个镜头完成的均不顺利。拍最后一个镜头时,几个群众演员的走位再次不到位,看到大多数人冻得快要筛糠了,片场一侧的潘长江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怒气,他扔掉手中的话筒,冲到场地中央拔断了摄像机的电源线,对着潘长甬狠狠地甩出一连串的谩骂,潘长甬顿时怔住了,他委屈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潘长江和潘长甬是亲兄弟,作为潘家班中举足轻重的人物,潘长甬开始时并未涉足娱乐圈,他的人生转折,正是由于大哥潘长江的推波助澜。潘长甬也没有辜负潘长江的期待,岁月的铿锵里,他与潘长江相扶相搀,演绎出骨血情浓的兄弟情谊

情牵小弟,大哥的付出无怨无私

1957年,潘长江出生在辽北一个梨园世家,作为兄弟三人中的老大,潘长江性格直率而坦诚,并且十分偏爱小弟弟潘长甬。当时,两个弟弟年龄较小,经常在一起掐架。有一次因为争抢一个沙包,二弟狠狠地收拾了小弟潘长甬。被欺负得灰头土脸的潘长甬跑到潘长江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状。得知事情缘由后,潘长江毫不客气地惩罚了二弟,二弟委屈地对潘长江说:都是你的弟弟,凭什么你帮他不帮我。爱字当头的潘长江显得不讲道理:既然二哥打了三哥,那么,大哥就应该打二哥!

有一年冬天,顶着一头雪花的潘长江回家后,发现父母都因为演出而无法回来,只留下潘长甬一人看门。辽北的冬季天寒地冻,家里的窗户上粘满了霜花,看到七岁的潘长甬冻得浑身发抖,十几岁的潘长江拿着两只大铁桶,再次钻入风雪,快步奔向离家很远的煤场去拾煤块。半个小时后,家里的温度渐渐升了起来,原本蔫叽叽的潘长甬又恢复了孩童的可爱。不过,暖和过来的他又吵着出去玩雪。零下近40度的野外,潘长江怎能放小弟弟出门呢?可是多次努力的潘长江却哄不住潘长甬。最后,逼上梁山的潘长江竟然用20多个纽扣发明了一盘棋,从早上8点陪着弟弟玩到下午4点,一直到父母演出回来

虽然兄弟情深,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潘长江的心里也有了一个小小的遗憾,那就是小弟潘长甬并没有走上艺术道路,而是在家乡牡丹江东宁县做了一名普通警察。

1989年,潘长江参加第三届国际青年戏剧节,以一部二人转《猪八戒拱地》获得了个人表演金奖,接着,潘长江顺理成章地走上了演小品的艺术道路,并荣获辽宁十佳演员第二名。后来,他再接再厉,又参加了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元旦和综艺大观等晚会,在演艺圈里一举成名。

哥哥的辉煌让弟弟潘长甬倾羡不已,他也头一次感到了后悔,潘长甬对潘长江说:哥,我要是当初听爸爸妈妈的话,努力在艺术上有所建树就好了。听罢潘长甬的话,潘长江的心里也有点儿替他惋惜,其实潘长甬还是很有天赋的,艺术的直觉也很准,只不过机缘不够,没能和自己一起站在这条星光道路上。潘长江宽慰潘长甬道: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你要是真的有心,大哥没理由不帮你。

一次,潘长江回东宁探望父母,恰好,潘长甬当时准备创作一部小品参加市里的警民和谐一家亲大型汇演。听说哥哥回来了,潘长甬自然喜出望外,他将自己写好的初稿拿来,虚心地请潘长江指点。看到小弟也开始创作本子,潘长江高兴地看了起来,可是翻了几页之后,他却皱起了眉头,本子里缺少突破性笑点,甩出的包袱也不够响亮。心急之下,潘长江拿过纸笔,亲自为他修改起来。潘长江一直坐在桌前三个多小时,直到划下最后一个句号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潘长甬很诧异,这时的他才了解,自从大哥从铁岭评剧团调入第二炮兵文工团后,每年都要在国庆期间为官兵们服务,这些年来,敬业的他几乎走遍了二炮部队的所有驻地,连一些深山哨所,他都会竭尽全力地进行演出,就在不久前,由于他过度劳累,腰肌出现了严重劳损,每动一下都会钻心地疼痛!

这一切,让潘长甬充满了无尽的愧疚:大哥,这些年来,我是最让你操心的一个,什么时候,能让我反过来帮帮你?潘长江看着他道:长甬,咱俩之间是拉扯不断的血缘,不过,大哥这些年真的有些累了,以后用着你的肩膀时,一定让大哥我靠一靠。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语,让潘长甬不由得连连点头。

每当潘长江回到家乡拍戏时,潘长甬总是前来帮大哥的忙。可是,兄弟俩一个身为演艺界的巨星,难免会在片场上颐指气使,而潘长甬每每会成为潘长江的出气筒,在《正月里来是新春》的拍摄中,更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那天傍晚,拍摄工作全部结束后,潘长江也觉察出自己的粗暴,私下里,他悄悄地找到潘长甬:在这个剧组里,你是我最亲近的人,如果我把你给说了,就更加能调动别人的积极性潘长甬理解地说道:大哥,兄弟之间有的是血浓于水的情谊,不在乎多一句少一句,你不要太多心了。潘长甬这么一说,潘长江的心里更加难过:长甬,只有你最理解大哥的心思,我真不知怎么感谢你!动情之处,兄弟两人的眼角都湿润了

骨血情浓,荆棘路上我们相扶相搀

2006年5月,潘长江在录制MV《光腚娃娃》中,使用了书法家苏铜的作品。结果《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光盘专辑被苏铜看到后,苏铜一纸诉状将潘长江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其经济及精神损失费30万元。潘长江感到特别委屈,因为原告苏铜他根本就不认识,他只是一个演唱者,并不清楚制作方面的事情。

潘长江在圈子里的声誉有口皆碑,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可是,潘长江是个十分安静的人,更不会轻易向别人倾倒苦水,时间一长,他的心理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有时候毫无由来,他便发起了脾气,整个人总显得懒懒的,吃饭也没有任何食欲。一次,潘阳偷偷告诉潘长甬:老叔,没事时好好地劝劝老爸,最近他成宿成宿地睡不好,血压也升高了

潘长甬知道自己的话大哥最能听进去,那段时间,兄弟俩的短信也是最多的,只要稍有时间,两人就会给对方发一则短信。潘长甬给大哥的短信中,除了注意身体,放松心情之外,还常常编辑一些非常幽默的段子,尽管潘长江的笑点很高,可是这些笑话经过潘长甬的精心编排,常常能博得潘长江的会心一笑。身心轻松下来的同时,潘长江不由得感慨:长甬真是费心了。

除此之外,潘长甬还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为潘长江频频出谋划策。2006年9月,备受关注的《光腚娃娃》纠纷案有了结果,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定,潘长江不构成侵权。心里石头落地后,潘长江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潘长甬喝了顿庆功酒,虽然按照法律程序,潘长江可以在一审判决下来之后,反诉对方要求赔偿名誉损失。可潘长江却对潘长甬说:还反诉个啥玩意儿?原告作为老人,都已经七十多岁了,就跟咱爹一样,反诉他的话,跟反诉咱爹有啥两样?

上一篇:相亲一辈子
下一篇:为了兄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