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民间故事 >

眼见不为实

故事汇 时间:2017-12-28 作者: 故事汇

  清朝时候,颍州老城有家德仁堂药铺,是家百年老字号。药铺老板孙少祖,自从三十岁接手德仁堂,苦心经营,生意日隆。
  
  这年冬天,德仁堂的马老掌柜因病去世。马老掌柜在德仁堂干了几十年,对德仁堂忠心耿耿,如今他一走,孙少祖只觉得丢了一条臂膀,心里悲痛不已。但是悲痛归悲痛,德仁堂却是不可一日无掌柜,不然像进货出货这等大事,没有人担负,是要出乱子的。
  
  德仁堂虽然店面不大,可每日各种琐碎杂事却多如牛毛,尤其是金银支出的精细事情更要谨慎人操办,丝毫不能马虎。当初马老掌柜在世时,殚精竭虑,兢兢业业,才把所有买卖账目打理得井井有条,如今到哪里去找像马老掌柜这样忠心能干的掌柜呢?
  
  思来想去,最后孙少祖决定张榜招贤。他让儿子孙忠写了一张榜文,大意是德仁堂老掌柜去世,老板要招一位精明强干的新掌柜,新掌柜必须精通药材经营,人品忠厚,年薪纹银二百两。榜文一贴,前来竞聘的人络绎不绝,不料挑来选去,却没有一个人能让孙少祖满意。眼见生意没有掌柜操持,买卖大受影响,孙老板愁得饭都吃不下。
  
  这日正值小雪节气,天气阴沉,西北风吹到人脸上犹如刀割。为新掌柜之事愁眉紧锁的孙少祖,正在后堂喝茶烤火,见孙忠带进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汉子身穿羊皮棉袄,头戴羊皮帽子,肩上披着一条褡裢,虽然其貌不扬,可双目炯炯,一看便知是精明干练之人。孙少祖急忙问:这位先生是……”
  
  中年汉子抱拳说:在下姓柳名仁,是颍州城外三里坡人,自幼跟随家父在外做药材生意,漂泊数载。近日听说德仁堂要招新掌柜,在下不才,特来候选。
  
  孙少祖立即让人上茶,然后又细细打量了柳仁一番才说:柳先生做过药材生意,一定深谙药材行情吧?柳仁听了,便知孙老板是在考他,于是侃侃而谈,滔滔不绝,说得孙少祖不住点头。随后孙少祖又问他几件药材生意之事,柳仁全都对答如流,但孙少祖并没有立即决定,而是指着柜上的一本账簿说:马老掌柜去世后,柜上的账一直无人清理,此事就麻烦柳先生帮个忙吧。柳仁一听,立即拿过账簿,发现账簿中条条目目杂乱无章,还有几笔收支账目也十分模糊。于是他拿过算盘,劈里啪啦一阵拨弄,不一会儿便把一本烂账理得清清楚楚。孙少祖接过账簿细看后,心里乐开了花,立即吩咐下人准备酒菜,决定要聘用柳仁为新掌柜。
  
  不到一炷香工夫,酒菜摆上,两人刚入座,就听门外有人猛拍门。伙计开门,就见门口停着一辆马车,两个壮汉子从车中扶出一个面色惨白的独眼大汉。独眼大汉进屋后,撩起棉衣,露出脊背上的几道伤口,每道伤口有六寸长短,血肉外翻,十分可怕。旁边一个搀扶独眼大汉的黑瘦汉子说:我们是外地的生意人,半路上遇到了强盗,不但抢了我们的货物,还伤了我们的人。麻烦贵铺郎中诊治一下,一定重谢。
  
  孙少祖立即让铺里的郎中为独眼汉子治伤,郎中诊断后,为独眼汉子清理了伤处,然后写了一张药方,让伙计按方抓药。不想一旁的柳仁却从伙计手里一把夺过药方,笑说:就让在下来吧。说罢,不等孙少祖点头,就来到药橱面前,按药方上写的,一一称好,包裹后交给黑瘦汉子。
  
  孙少祖见柳仁还会抓药,心里十分高兴。但当他无意中瞟了一眼柳仁的右手时,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
  
  黑瘦汉子道了谢,付了一锭银子,便搀扶着独眼汉子上车离去。这时柳仁回过身,刚想说什么,不料孙少祖却抢先说:柳先生,水浅不敢容蛟龙,我这小药铺不敢屈就柳先生的大才,还请另谋高就吧。说完不等柳仁答话,竟然冷冰冰径直回了内堂。
  
  柳仁与旁边的孙忠都愣住了,刚才还相见恨晚的孙少祖,怎么一下子就翻脸了呢?孙忠一头雾水,急忙赶到内堂,见父亲正在叹气,忍不住问:父亲,柳先生正是我们德仁堂需要的人才,你为何将他拒之门外呢?
  
  谁料孙少祖却说:忠儿呀,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看到柳仁精明强干,却没发现他其实是个不诚之人。
   

上一篇:狠心的奶妈
下一篇:木工遇害连环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