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民间故事 >

狠心的奶妈

故事汇 时间:2017-12-24 作者: 故事汇

  在皇权时代,谁只要与宫廷二字沾上点边,就能非富即贵。郑衡的父亲郑念祖,是一位宫廷魔术师,魔术师在江湖上没地位,也就入个杂耍的下九流,但挂了宫廷二字,就了不得,郑念祖官从六品,相当于个知县了。所以,他也能三妻四妾、车迎轿接。

  富贵人家也有苦命人,郑衡虽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但他排行老四,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在那个重世袭、重长子的年代,宫廷魔术师只有一个,郑念祖如果死了,儿子中也只有一个能继承父亲的衣钵,入宫任职。

  不管父亲如何挑选继承人,也不会挑到郑衡头上。郑衡一出世母亲就死了,而且母亲生前在家中也没地位,父亲正眼也不瞧郑衡一下。

  没娘的孩子没人疼,连下人都敢欺负他。郑衡一出世,就交由一个姓陈的奶妈抚养,这奶妈待他很苛刻,立下种种规矩,动不动就对他呵斥打骂。当着别人的面,一个下人当然不敢欺负主子,但郑衡稍稍惹得她不如意,回到厢房,关起门来,就死命地掐,往往掐得郑衡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所以,郑衡成了郑家最乖的一个儿子,到哪都不敢吭一声气。

  郑衡八岁那一年,皇上和亲,将一位公主嫁给番王,番王到皇宫来迎亲,皇上特召郑念祖入宫表演魔术。也是皇上一时高兴,允许在京七品以上官员可以携家眷入宫参加盛宴。

  于是,郑念祖带着四个儿子入了宫,儿子的母亲也跟着。郑衡没有母亲,郑念祖就让陈氏跟着。

  入了宫,奶妈陈氏却一反常态,对郑衡怂恿起来,说难得来一趟皇宫,叫郑衡到处逛逛。

  郑衡哪里敢?站在那里没动。陈氏就悄悄地在他屁股上掐了一把,痛得他眼泪直打转。没办法,他只得被陈氏拽着,被动地跟着陈氏走。

  没走出几步,一位管事的太监将他们拦住了:什么人?竟敢在宫里乱闯?不想活了?郑衡吓得快哭了,陈氏却不慌不忙,指着郑衡说:他是去给十阿哥表演魔术,给十阿哥解闷儿的。一听这话,太监像见了似的,赶紧闪身让到一旁,呵斥道:那还不赶紧去,磨蹭什么?说着话,他还指了指西北方向。

  去给十阿哥表演魔术这句话,就像一道令符,让郑衡和奶妈陈氏在宫里畅行无阻。不一会儿,他们来到皇宫西北角一处院落前,与别的地方不同的是,这个院落外面站满了带刀的侍卫,屋内还传来一个孩子的哭闹声。

  掉入虎穴

  两个侍卫一见郑衡,立即钢刀出鞘,双刀一架,拦住了郑衡和陈氏的去路。陈氏如法炮制,又说:他是去给十阿哥表演魔术,给十阿哥解闷儿的。侍卫将郑衡周身上下细细地搜过一遍,才走近门去,将那扇紧闭的大门上挂着的大锁打开,叩了叩门环儿,然后迅速退回来。

  一会儿,大门打开一条缝,叩门的侍卫大声通报了是怎么回事,然后对郑衡呵斥:发什么愣?赶紧进去!郑衡一步一回头,怯怯地走进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郑衡透过门缝望到,陈氏已迈着碎步,顺着原路往回走了。

  郑衡进到里面,看到一处奢华的床幔,那哭声就是从床幔后面传出来的。领他进来的宫女跪下来禀报:十阿哥,有个小师傅来给您变魔术了,可要看看?

  变魔术的?哭声止住了,几个宫女赶紧将床幔撩开,就见一个年龄与郑衡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从床上爬起来,那男孩脸上布满水泡,就像被开水烫了似的。

  男孩迫不及待地冲郑衡嚷:你是变魔术的?快!快点给我变,将我脸上的这些泡都变没了!

  郑衡吓得当即就跪下了,说:这个……我可变不了。

  一听说变不了,十阿哥恼了,又哭起来:变不了你还来这儿干什么?给我打!打他!

  真有两个太监立即就跑上来,将郑衡按在地上,直打得郑衡皮开肉绽。打完了,郑衡双手捂着屁股就往外跑,大门已经从外面锁上了,他拍着门叫开门,门外的侍卫威严地一声吼:只准进不准出!你要再敢大声喧哗,就地正法。说话间,那两个太监又冲了过来,郑衡眼一黑,昏了过去。

  他醒过来时,已是晚上,十阿哥已经睡着了,有个宫女正在给他受伤的屁股敷药,一边敷一边默默流泪。郑衡见这宫女眼熟,一问方知她正是陈氏的胞妹。在她的长吁短叹中,郑衡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

  十阿哥染上了天花。

  在那个年代,天花是很难治的病,而且传染性极强,在这里服侍十阿哥的人中,除了两名太医和两名太监以前患过天花不会再被传染外,其他的人,都有可能会染上。更何况,宫里有过先例,阿哥如果生天花死了,在他病中服侍的那些人,全要替死去的阿哥陪葬。

  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小小的郑衡吓出一身冷汗来。那个陈氏,怎么如此歹毒?从胞妹那里得知十阿哥染了天花,竟硬生生将郑衡推到了这生死交界的地方!

  郑衡被关在这座房子里,出不去,再加上身上有伤,第二天,就发起烧来。到第三天,他脸上就开始痒痒,一照镜子,脸上已经像爆米花一样,爆出了许多小红点和水泡。他,被传染上天花了。

 

上一篇:认主儿的遗产
下一篇:眼见不为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