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名人故事 >

迈克杰克逊:童年持续五十年

故事汇 时间:2015-05-28 作者: 龚园媛

“迈克尔是新一代的莫扎特、贝多芬或巴赫……他们都曾在在世的时候遭到攻击。人们不理解他们,但直到他们逝去已久后,人们才知道原因……我们应该感到高兴,并感谢上帝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的传奇。”

冰火交织的童年

1958年8月29日,迈克尔·杰克逊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小城盖瑞。父亲约瑟夫与凯瑟琳于1949年结婚,像其他无数黑人家庭一样,夫妻俩有一个朴素的愿望,那就是生一大堆孩子,然后把他们一个个哺养成人。婚后,他们接连生下七个孩子。

约瑟夫做过拳击手,是盖瑞钢铁厂一名吊车工,但他酷爱音乐,擅长演奏电吉他,常在一个叫“费肯思”的乐队演出,以赚取一些额外收入,支撑这个家庭庞大的生活开支。

一天,父亲不在家,孩子们从壁橱里拿出父亲的吉它学着弹唱,居然将父亲弹的曲子一首首全部都学会了。约瑟夫发现了他们的天赋,于是他买来了吉它、贝斯、音响放大器等乐器及设备,组织了一个家庭乐队登台表演,由噪音优美的老四杰迈恩担任主唱。

迈克尔·杰克逊五岁时,声音几乎和杰迈恩一样宏亮,而且字正腔圆。尤其神奇的是,他极善模仿,凡是看了几眼的舞步,马上就会跳。约瑟夫大惊,他重新调理了家庭乐队,让杰克逊做了主唱。

约瑟夫出身在阿肯色州的一个路德教牧师家庭,从小受到严厉的家庭管教。做了父亲后,他也将这严格的管教强加于孩子,对杰克逊,他采取了最残酷的教育。

每天,小杰克逊得上三小时家教课,然后是没完没了地排练,如果跳错舞步,他会受到严厉的惩罚。瘦弱的杰克逊像小动物一样,被父亲抓住一条腿,上下摇晃。父亲用拳头揍他,狠狠敲他的背和屁股。

晚上,父亲戴上恐怖面具,冲进杰克逊房间尖叫,把孩子吓得半死。他要让孩子牢记,晚上睡觉决不能开着窗户。小杰克逊从此梦魇不断,梦里不是父亲举起皮鞭,就是父亲把自己从房里掳走。

家里俨然一间表演学校、暴力集中营。“他雄心勃勃,充满斗志,是难得的管理天才,但我想要的是‘爸爸’。”父亲一手打造了70年代最炙手可热的“杰克逊5人组”。

舞台上,他光芒四射;台下,他是胆小、羞怯的孩子,安静得像湛蓝的天空。工作,演出,歌会一个接一个……“我没有朋友!一个也没有!”他躲在角落里呜鸣。

父亲取笑他:“瞧你鼻子多大,多丑,绝不是杰克逊家的。”“满脸粉刺的丑小子。”哥哥们跟着约瑟夫起哄。26岁,杰克逊做了整形手术,脸上树起一只尖尖的石膏鼻子。

1993年,杰克逊第一次公开谈到父亲对他精神和肉体的伤害。“看到他,我就怕得直哆嗦。”他忍不住捂住脸抽泣起来:“如果不照办,他会撕碎我。”

“你恨他吗?”

“有时会,但愿我爱他。”

他爱我,像爱所有人一样

杰克逊第一任妻子莉莎·玛丽·普莱斯利,是猫王的独生女。她在同杰克逊婚姻前曾有过一段婚姻,并育有一子一女。在她和第一任老公丹尼·奇欧夫正式离婚之前,杰克逊便对她展开热烈追求了。

两人最早相识在“杰克逊5人组”拉斯维加斯的一次表演中,那时莉莎7岁,杰克逊17岁。爸爸猫王指着舞台上最耀眼的年轻人说:“瞧,他就是杰克逊。”莉莎刚好坐在观众席前排。猫王带她去后台,杰克逊一下站到她跟前:“嗨,你好,小姑娘。”这一句好像一个约定,一次次把莉莎带进他的演出现场。

莉莎18岁时,杰克逊曾委托律师约翰·布兰卡找过她。拨通电话,他才知道,她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杰克逊顿时失落到极点。

1993年,莉莎离婚后,莉莎和杰克逊又一次重逢。俩人每天在电话里诉衷情,当时,杰克逊深受“娈童案”困扰,莉莎是他唯一可以倾诉的人。“可怜的宝贝儿,我要救救他。”莉莎鼓励他上庭辩护,帮他重新振作。

四个月后,莉莎答应了他的求婚。

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莉莎还像十几岁的孩子,天真又任性。和杰克逊在一起,夫妻俩简直是一对“身价显赫的小孩”。他们飞去迪斯尼儿童乐园度蜜月,晚上,莉莎戴上光芒四射的珠宝,俩人玩起扮家家酒的游戏。

尽管那时37岁,杰克逊还是个顾影自怜的孩子,一遍遍对莉莎诉说童年的忧伤:他盼望有自己的孩子,想给他们最美的童年。

“不,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一想到未来,莉莎就害怕。她惟恐,一旦有了小孩,会像上次离婚一样,在法庭上和丈夫争夺孩子抚养权。那是她始终挥之不去的阴影。

“没时间了,我得马上要孩子。”杰克逊的皮肤出现了奇异的红斑,他确信自己得了皮肤癌。

一开始,他哀求,后来,胁迫莉莎。

“如果你不愿生小孩,我的朋友黛比会愿意。”

“好啊,你去吧!”莉莎惊呆了,努力克制住颤抖的声音。

“别再对我抱怨你的童年,谁没有过悲伤的往事?”她咆哮道。

杰克逊越来越怪癖,晚上他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浴室好几个小时,迟迟不肯卸妆。

早上醒来,莉莎看见枕边掉了厚厚一层化妆粉,她轻轻用胳膊碰碰熟睡的丈夫,他一下惊醒过来,“不,别看我!别看我!”杰克逊尖叫着,惊慌失措地冲进浴室。由于整容失败,他的整张脸已经坍塌变形。

很快,流言四起,有人猜测这段惊世骇俗的婚姻是作秀,杰克逊要凭借莉莎挽回受损的声誉。莉莎的母亲狠狠责备女儿,断言杰克逊玩弄她的真情。

“那不是欺骗,也没有预谋。”莉莎回忆道,“他爱我,像爱所有人一样。”“一段不寻常的关系,让俩人知道了什么是生活。”

杰克逊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能够创造一切,毁灭一切。由于痛苦、压力,他长期依赖毒品,身体状况糟糕透顶,“所有人都想帮他,但不知如何是好。”

“他像一只吸血蝙蝠榨干了我。”莉莎濒于崩溃,她竭尽所能地爱他,却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无助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