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历史故事 > 战争故事 >

马岛登陆战

故事汇 时间:2014-02-17 作者: 佚名



  马尔维纳斯群岛(英国人称作福克兰群岛)地处南大西洋,西距阿根廷500 多公里,英国和阿根廷都声称对它享有主权。1983 年4 月,终于爆发了英阿之间的马岛之战。
  在南大西洋宁静的夜色中,凌晨两点,英国特遣舰队的两艘攻击舰满载着突击队员悄悄驶离了舰群。其它军舰并不了解它们的去向,就连突击队员们也不了解。但个个又都心照不宣:从英国远航1.3 万公里,行程20 多天; 来到马尔维纳斯群岛海域,又进行了20 多天激烈的海空交战,现在登陆作战开始了!
  陆军的突击队员出于军人的本能,到达福克兰海域后就反复猜测登陆地点,他们考虑最多的是斯坦利港。斯坦利港是福克兰的首府,经济、政治、文化中心,居住着全岛二分之一的人口,大军首战一举攻克,其它地方就不堪一击了,攻克斯坦利就意味着从阿根廷手中夺回福克兰。特别是从军事行动着眼,斯坦利港海滩广阔,有利于海空支援,便于航空兵和大部队登陆后展开作战。除去斯坦利港外,官兵们考虑的还有达尔文港、福克兰湾、多尔芬角、华耳角..。
  接近3 点钟,突击队司令穆尔少将向部下宣布将在圣卡洛斯港实施秘密登陆。这道命令在一千多名突击队员心中引起的震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一张张涂了黑油保护色的脸掩盖不住他们的迷惑不解的惊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谁也不会想到会选择圣卡洛斯港!这里地形复杂,航道狭窄,稍大一点的船靠港都很困难,谈何登陆作战?它处于全岛最北端,很容易受到从阿根廷大陆起飞的飞机的攻击。登陆地点选在这个该死的地方,伍德沃德一定是瞎了眼,昏了头!
  这个伍德沃德就是英国特遣舰队司令。49 岁,不久前方提升为少将,在讨论特遣舰队司令人选时,对他出任存在着针锋相对的意见。反对者说他没有打过仗。还是一名“童子军”;支持者说他是海军青年将领中的佼佼者。
  有“铁娘子”雅号的撒切尔首相最终选定了他。伍德沃德司令眼未瞎、头未昏,自从舰队离开英国以来,他就未曾脱过军装,他舱里的灯总是彻夜亮着,有时实在困倦了,就趴在桌上打个盹。关系到英国国家利益、受到全世界所有国家关注的如此重大的军事行动的指挥责任落在他的肩上,使他无法入睡。伍德沃德在选择登陆点时,也想到过斯坦利港,最终还是否定了。理由是阿根廷拥有南美最强大的陆军,战斗力不可低估,岛上阿军人数大大超过英军舰队里的陆军人数,而且以逸待劳已经一个多月;英军远渡重洋,以少击众,兵员无法补充,因此对为数不多的陆军士兵必须精打细算地使用。登陆点选择斯坦利将是一场硬打硬拼的仗,无疑将扮演失败者的角色,于是他想到了圣卡洛斯这个任何人都不会想到的地方。经侦察该港只有40 名阿军士兵驻守,如此设防说明阿军也丝毫没有想到,这进一步增强了伍德沃德的信心。
  在第二阶段战事中,舰队主力全部在斯坦利港外游弋,空中攻击每天都不间断,前天、昨天甚至进行了强行登陆,被阿军猛烈的炮火打得没有沾边,英国和西方舆论也不约而同地认为伍德沃德准会选择斯坦利作为第一攻击目标。大量战略、战术性的伪装措施和佯攻行动,蒙蔽了敌人,也蒙住了自己人。几天前当伍德沃德将登陆方案提交高级将领讨论时,众人无不愕然。
  3 点30 分,两艘攻击舰驶抵圣卡洛斯港水域。穆尔将军下达了短促而坚决的命令:“国家荣誉在此一战!登陆!”几十条橡皮艇从攻击舰上放了下来,如离弦之箭射向黑黝黝的圣卡洛斯。直升机把一个个突击小组和可以放大自然光数千倍的成象激光夜视器枪先运到岸上。突击队员们一踏上福克兰的土地,就以惊人的速度跌跌撞撞地奔跑着,立即融入到一团漆黑的夜幕之中。突击队第一排枪弹的火光划破了黎明前的黑暗,40 名阿根廷守军毫无抵抗便逃跑了。奇兵,奇袭,收到了奇效。突击队未折一兵一卒全部登陆完毕。
  经过几天断断续续的地面交锋和激烈空战,英军巩固了脆弱的滩头阵地,并且向纵深发展,建立起大本营,登陆首战告捷。
  英军以惊人的速度向前挺进。
  从圣卡洛斯港出发,兵分南北两路包抄钳击斯坦利港。斯但利港周围阿军云集,建造了许多坚固的阵地和一道道防线,原来是准备从正面迎击英军的,现在英军却突然从背后发起了突袭。阿军手足无措,反应迟缓,像一个行动笨拙的巨人半天也转不过身来,因此战斗力大受影响,不少地方的抵抗不堪一击。穆尔将军针对战场上的这种情况,及时放弃原先制定的“逐步推进,稳扎稳打”战术,他向突击部队发出命令:“采用‘蛙跳’战术!”
  “蛙跳”战术是一种把徒步机动、乘车机动和空中机动结合起来交替运用的挺进战术,尤其是大量运用直升飞机分段运载部队与装备,空间跨度大,速度奇快。
  北路突击队,一路势如破竹,攻下阿军道格拉斯、蒂尔港等据点后,5月底到达肯特山,因为南路突击队离汇合地还很远,为避免孤军深入,北路军停止攻击,就地设防。
  南路突击队主要攻击目标是距圣卡洛斯港40 公里外的古斯格林。古斯格林是南部重镇达尔文港的所在地,三面环海,一面沼泽,只有攻下此地,英军登陆部队的侧翼才有保障。这里有一个简易机场,空军需要它起降“鹞”
  式战斗机,以加强最后包围斯坦利港的攻击力量,所以古斯格林是英军必寺之路。特别舟艇勤务队士兵与伞二营在琼斯中校的率领下,向古斯格林疾进,途中与一支阿军小分队发生遭遇战,全歼阿军,5 月27 日夜抵达古斯格林。
  第二天凌晨,经过一夜休整的英军借着熹微的晨光发起攻击。
  英军遭到数量超过自己近两倍的阿军的猛烈抵抗。攻击开始时,阿军立即起飞六架“普拉卡”强击机向英军进攻队形俯冲扫射。“普拉卡”是螺旋浆飞机,低空攻击力很强,给英军造成极大威胁。英军立即架起便携式导弹发射器,“吹管”式地空激光制导导弹很快把4 架敌机炸得空中开花。
  击毁阿军飞机后,英军士兵从隐身地跃出,跟在两辆“蝎”式坦克后面向阿军阵地进攻。阿军的反坦克导弹旋即将坦克击毁,英军突击队员被阿军猛烈的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琼斯中校咬牙切齿率领20 名突击队员向阿军阵地强行突击。经过数小时激战,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突击队逐步逼近阿军阵地,阿军火力渐渐减弱。上午10 时半,一面白旗从阿军阵地升起。硝烟满面的英军突击队士兵见到阿军投降,欣喜若狂,琼斯中校与士兵离开掩蔽物向阿军阵地走去,准备受降。突然,阿军阵地上的重机枪忽吐火舌,毫无防备的英军顷刻间倒下一片,琼斯中校也当场被打死。阿军趁势反攻,英军突击队寡不敌众,不得不退回原地。阿军士气大振,双方进入胶着状态。
  设在圣卡洛斯港的英军大本营立即派出增缓部队,摸到阿军后侧对其进行两面夹击。伞二营将“米兰”式反坦克导弹用于攻击阿军火力点,效果非常好,精确制导的导弹弹无虚发,阿军火力大为减弱。英军增缓部队在暮色中再次发动攻击。午夜,腹部受敌的阿军再次请求投降,英军高度警惕地接受了投降。英军攻占了古斯格林,打通了包抄斯坦利港的通道。
  南路突击队在攻打古斯格林机场的战斗中,以650 人全歼阿军1600 人, 创造了以少攻多、以弱胜强的战例。直到这时,突击队员才清楚地认识到伍德沃德选择圣卡洛斯作为登陆点的厉害。从圣卡洛斯登陆,攻其不备,击其薄弱,打乱了阿军防守部署的全局,动摇了军心,从而才能快速挺进,以较小的代价夺取阿军的据点和阵地,使胜利时间大大提前。英军突击队员们深深地感激他们的司令官,几乎把伍德沃德看成了一个神。
  5 月的最后一天,南北两路突击队汇集肯特山,兵临斯坦利城下,英军完成了战略性合围。在他们面前,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阿军最强的以阿根廷总统名字命名的“加尔铁里防线”。1.5 万名阿军士兵全部聚集在这里, 准备与英军决战。
  自英军从圣卡洛斯登陆以来,失败的情绪像瘟疫一样在阿军中传播着,再加上英军对马岛实行的是环形、立体的海空封锁,阿根廷大陆对马岛的军事与物资支援完全断绝,粮食和药品严重匮乏,不少部队军心动摇,惶惶不安。6 月1 日,当英军机降部队和伞兵突然出现在肯特山时,许多地方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崩溃。但阿军不愧为是南美最强大的陆军,抵抗还是极其顽强的。再加上“加尔铁里防线”依据交错起伏的山地纵深布置,防御体系复杂,工事坚固,易守难坎,阿军隐伏在掩体中以密集的迫击炮、轻重机枪交汇射击,因此英军每前进一步也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穆尔将军见英军的野炮和迫击炮不足以压制阿军火力,和即要求特混舰队的舰上远程大炮进攻火力支援。英军舰饱和陆炮都配置有炮瞄雷达和计算机辅助设备,炮火反应迅速而准确。阿军炮群每一开炮便被英炮雷达锁定,10 分钟内便逐一被摧毁,英军火力迅速增强,全天候作战的“鹞”式飞机和一架从6000 公里外阿森松岛空军基地起飞的“火神”式战略轰炸机也赶来参战。阿军阵地被英军海陆空三面袭来的火力作得土石翻飞,整个战场火光冲天,通明如昼。
  英军突击部队再次发起冲击,他们推广了进攻古斯格林的经验,使用“米兰”式反坦克导弹打击阿军机枪火力点。该导弹是北约专门设计用来打击苏军坦克的轻型步兵装备,激光制导,打静止目标绝无虚发。阿军机枪火力点很诀被“米兰”导弹点射拨除。随即,英军部队凭借凶猛的火力一拥而上,终于在接近天明时攻克阿军阵地,控制了斯坦利港区外围的制高点。
  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3000 多各英军突击队士兵头戴黑色面罩,以秘密小路悄悄摸到阿军阵地前沿。午夜时分,在前沿观察哨的指引下,英军火炮齐鸣,猛烈的炮火准确地落在阿军战壕中,阿军许多士兵还在梦中便被炸得血肉横飞。被炮火震醒的阿军士兵慌忙探身盲目向阵地外射击,以抵御可能出现的步兵进攻。英军突击队士兵都带着夜视红外瞄准镜,探身开枪的阿军士兵便成为英军的活靶。缺乏夜战器械的阿军只好发射照明弹。但此时3000 名英军已完全展开呈散兵状。战场照亮后。阿军因被英军火力压迫挤作一团,目标更加明显,遭受的打击也更加惨童。
  阿军士兵相当英勇顽强,他们让英军冲到离阵地不到10 公尺远的地方再开火,使英军也遭受了很大的伤亡。但阿军的顽强支撑终于还是顶不住英军强大的攻击,“加尔铁里防线”全线崩溃,阿军退守到斯坦利港沿岸固守。
  在阿军被英军铁臂合围,大大缩短防御圈以后,英军除去军事进攻外,还加强了心理攻势。他们派飞机投撒劝降传单;晚上,从四面八方向阿军阵地播放阿根廷流行歌曲。女播音员用缠绵悱恻的声调广播道:“赶快回家吧,从电视荧屏上观看世界怀足球赛多么畅快..”军事打击和心理攻势,使阿军对死亡的恐怖大大超过了对胜利的信心。
  阿军已成瓮中之鳖,英军主帅伍德沃德下令停止地面进攻。决定使用飞机、导弹和所有大炮对阿军进攻最后打击。清晨7 时,英军开始猛烈轰击, 持续12 个小时,总共发射1.4 万发炮弹。斯坦利港阿军阵地被夷为平地。
  晚7 时半,阿根廷总统加尔铁里任命的马岛行政长官、马岛阿军司令梅内迪斯将军提出投降。远渡重洋的英国军队终于取得了胜利。
  英阿马岛之战,证明了“铁首相”撒切尔夫人选择“铁的司令官”是选准了。伍德沃德将军,作为最优秀的潜艇和驱逐舰指挥官,他的最突出的特点是,特别勤奋好学,善于接受新事物,被同行们称为“好动脑筋的军官”。
  他有一个“海狼”的绰号。1983 年4 月至6 月,这场令全世界为之瞩目的英阿马岛之战,可以说是“海狼”的一次精彩表演。
  (江群)
上一篇:海湾战争
下一篇:血战贝鲁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