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历史故事 >

中篇传奇:烧头香

故事汇 时间:2017-08-04 作者: 故事汇

除夕之夜,吃过年夜饭,始丰县第五中学的教师万贵和女友丁香一同来到祥云寺。这寺庙历史久远,香火兴旺,尤以烧头香闻名四乡。他们入寺后,买了三支大香和一对二斤重的大蜡烛,赶到灯火辉煌的大雄宝殿中。此时香客已有不少,都在等候半夜零点这个神圣的时刻,按时点上香烛向佛祖膜拜,当地就叫烧头香,远近的人都说这炷香灵验得很!

万贵和丁香今年国庆订婚。他们两人并排跪在蒲团上,朝佛祖拜了三拜,口中轻声念着:青丝同色心同热,生要同衾死同穴。祷告后,丁香从口袋中摸出一把小剪和一个锦盒,从自己的头上剪下几根乌黑发亮的长发,放入锦盒,再把小剪递给万贵,万贵也从自己头上剪下几根头发,把它和丁香的头发揉在一起,重新放入锦盒之中。丁香见此,心潮澎湃,赶忙在鼻子上摸了三下,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快地在万贵额头上亲了一口。万贵很开心,说了声好香。走出寺门,丁香说:我的名字就叫丁香,这个香字可不是随便起的,我自生出娘胎后,就有了这种特异功能:只要在鼻尖上轻轻摸上三下,体内的香气就会散发全身,持久一、二分钟后香气就会集聚在我的脚指上。我妈活着时告诉过我,她也是如此,这个秘密只能让自己最亲爱的男人知道,今天我俩烧头香许了愿,所以我就让你先享受一下。

他俩坐在寺外石凳上,万贵说:你是我的,我要亲你。说着脱去丁香的棉袜,手捧热乎乎的香脚亲吻起来……

七月中旬的一天,万贵到新华书店买书,排队付款时他突然发现一个高个的青年人正偷窃一位姑娘的钱包。他不容分说,冲上前去抓住小偷的手,大喊一声:你干什么?小偷先是一惊,马上神色坦然地反问万贵有什么事情?这时,万贵身后拥出二人,抓住万贵的手说:先生,你看错了。接着打圆场说:算了算了,何必多管闲事。万贵想这几个可能是同伙的,他说:你们放开我,我要把小偷扭送到派出所去。那姑娘见万贵一脸正气,很受感动,说:我与你一起去。书店里的工作人员也过来助威,那小偷无计可施,只好耷拉着脑袋走出店门。哪知一出店门,原来打圆场的两个青年人凶神恶煞地冲到万贵面前,说哪里有小偷,谁叫你多管闲事,一边说一边把万贵打倒在地。万贵和姑娘同声急呼抓小偷,而小偷和他的同伙却飞快地钻入旁边的深巷消失了。

一次见义勇为的行动,让万贵认识了这位姑娘。她说她叫刘碧玉,大学毕业后安排在县委办公室工作,她的父亲刘福进是县委宣传部长。姑娘这等身世,让万贵有些意外,他打量这位刘千金,只见她浓眉大眼,青春勃发,心直口快,无一点娇媚之气。相比之下,她虽然不及丁香那样俊秀可人,却是另有一番风情。

抓小偷这件事发生后第二天,县报登出新闻,称赞万贵勇斗小偷被打之事。

又五天,教育局林局长找万贵谈话,把万贵大大地表扬一番,说根据他良好的表现,要调他到县教育局做秘书工作

万贵自幼丧母,全靠父亲万相进含辛茹苦把他扶养成人。相进是个老教师,在乡下小学任教三十多年了,现在接近退休。万贵上了报,调入县局机关,他深感荣幸。最让他喜出望外的是林局长竟亲临万家,与他畅谈发展农村教育之事。临别时,局长神秘地告诉万老师,刘碧玉想与万贵交朋友,这也是她父亲刘部长经过考察后表的态,他愿意做这个大媒,请万老师考虑。

教育局长登门访问时传来的信息,让万相进激动得一夜未眠。他思来想去,决心促成万贵和刘碧玉交朋友,至于丁香那头事,好在还没有登记结婚,只要万贵想通了,事情解决起来也不太难。

第二天,万相进瞒着万贵,单独约丁香在家中谈心。万相进说了许多夸奖丁香的好话,然后和盘托出万贵和刘碧玉要联姻的事。丁香听了心潮汹涌,她沉思良久,对万相进说,我与万贵相爱的事,在学校老师和亲属中早已传开,为了你们万家的未来,我愿意忍痛割爱。既然我愿意作出牺牲,希望万贵也作出一点牺牲,把他在教育局的岗位让给我,让我也过上几天好日子。万相进原先以为丁香一定要为此事大吵大闹,哪知她如此识大体顾大局。他对丁香说,你就做我的女儿吧,你叫万贵一声哥,我就把万家两间新房子统统写在你名下,我相信万贵也不会有丝毫的异议。至于把你调入教育局,我想这也应该,局长一同意也不难办。丁香听完也不再说些什么,只说了句万老师,你多保重。

在万贵和刘碧玉结婚前一个月,万贵调入县人事局工作,丁香调入教育局,万相进老师调入离家最近的城关六小任副校长。由于权力的作用,万贵和刘碧玉的结婚之宴,办得有声有色,那天来客中出现一位戴变色眼镜的女子,她送来一个红纸包着的锦盒,上写着万贵先生亲启。万贵收到后深感这份礼品奇特,瞒着刘碧玉到卫生间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无金无银无钞票,只有一束缠在一起的几根长短头发。他震惊了。原先以为自己与丁香的一切已经安然过去,哪知道丁香还要给他这份重礼。新婚之夜,他想了很多,也喝了不少酒。回家后,他来到客厅,又打开一瓶茅台酒,一口气吞下半瓶,不一会就在沙发沉沉睡去,连洞房也没有进去一步。刘碧玉倒也理解,她和衣陪在万贵身边,直至天明。

 

上一篇:吃人的金老虎
下一篇:风雨敬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