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自动售梦机

故事汇 时间:2018-05-27 作者: 故事汇

我脑袋空空地坐在电脑前,一个灵感猛然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刚要码字,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不耐烦的敲门声,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蔓延开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房东一脸气愤而无奈地站在门口,故意拖长声音问我: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交房租啊?

快了,等我这个月的稿费发下来我赔着笑把房东推出门。但是当我重新坐到电脑前时,来之不易的灵感又没了。

我心烦意乱地放弃了在电脑前发呆,转而选择到公寓外散散步。

我想着心事,慢悠悠地顺着破旧的楼道往下走,路过拐角的瞬间,突然感觉眼前一亮。

我猛地抬起头来,竟发现一个不知何时被摆放在公寓门口的自动售货机。

恰巧我感觉有些口渴,掏出一张纸币塞进售货机后,才发现售货机上连个按钮都没有。

我刚想退出纸币,突然注意到售货机上有一行黑色的小字:欢迎使用自动售梦机,投入纸币后请许下你的愿望。

这么骗人也太低端了点儿吧!退钱!我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却没有选择拿回纸币,默默说了句能不交房租多好,便自嘲着打道回府了。

梦想达成

我是一名写手,靠灵感和夜晚生活

当晚,我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谁啊?我不满地打开门,顿时愣住了。——邻居一脸慌张地站在门口:不好了,楼下着火了!

我们赶到楼下的时候发现很多人都在围观,恰巧几个人从严重烧毁的房间里抬出一具焦黑的尸体。我的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喂,老兄,出事的是哪家啊?我问旁边的人。

你还不知道啊?是老刘啊!楼上还有套房子也是他的呢!

我心里暗暗一惊,原来是房东!不知怎么地,我突然想起昨晚那个奇怪的售梦机,随即往公寓门口瞥了一眼,可那里空荡荡的。

也许是巧合吧,我安慰自己。但房东的死确实让我在短时间内摆脱了房租的困扰。莫非那售梦机真的能够实现梦想?

晚上我已经没有心情写作了,12点刚过,我便和昨晚一样,悄悄溜出公寓,顺着楼梯往下走。果然在路过拐角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神秘的售梦机。我毫不犹豫地掏出一张纸币塞进去,期盼每晚都能有源源不断的灵感。

回到屋里,我便迫不及待地坐到电脑前,手刚放到键盘上,一个又一个故事便在脑海里铺展开来。我兴奋地写了一整晚,然后把作品发给了编辑。

喂,这是你写的吗?第二天,我就收到了编辑发来的消息。

是啊,怎么啦?我心里暗暗紧张,谁知编辑兴奋地告诉我,昨晚我写的文章全部过稿了。不仅如此,主编还大赞我的文笔好,要给我开专栏。

我强忍着激动谦虚了几句就匆匆结束了对话。这时朋友阿振给我打来了电话:阿宇,今晚出来喝酒,我请客!

黑衣人

和我一样,阿振也是个写手,不过他比我混得还惨。从编辑那里得知我接连过稿的消息,眼馋的他借着请客的名义不断向我打听过稿的诀窍。

哪儿有什么诀窍啊,只不过是人品爆发啦!我随口敷衍道。

嘿嘿,就你那点儿内涵骗骗别人还行,能骗得了我吗?放心,咱都是自己人,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他的眼神里透着哀求。

我原本想保守秘密,却使神差地说出了售梦机的事情。

回到公寓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晃晃悠悠地走上楼梯,突然有种被偷窥的压迫感。我一转头,差点儿吓得摔在地上有个黑影正趴在楼梯的扶手上,从空隙里探出半张脸,一动不动地盯着我。

你干什么呀?吓死人了!我把手捂在胸口上埋怨道。

那人从黑暗中走出来,身穿一套颇为高档的黑色西装,和破旧的楼道格格不入。

先生,你是否使用了我们的产品自动售梦机?

是呀。我有点儿紧张。

是这样的,由于前段时间售梦机还处于测试阶段,所以前两次您的使用都是免费的。但是从今晚起,如果您再使用的话,将会收取您一定的费用。

他告诉我有两种收取方式,第一种是按照实现愿望的比例收取相应的报酬,第二种还没来得及讲,那人便被我轰走了。

我现在什么都不缺了,也许不会再用那诡异的机器了。

可是事情的变化远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世界上永远没有免费的午餐。

可怕的变化

这天,我敲了整整一晚的键盘,刚要躺下睡觉,突然有电话打了过来。我扫了眼屏幕,原来是阿振。看来阿振那小子混得不错,来找我道谢了。可是我刚接起来,他惊恐而绝望的声音便急促地从手机里钻了出来:阿宇,你说的那东西是什么玩意儿啊?

我怔了下:怎么,你没找到那个售梦机吗?

找是找到了,可是算了,等下你来我家找我吧。

半小时后,我如约来到阿振家,他家的门虚掩着。我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他沙哑的声音从黑暗里钻了出来:进来吧。

刚一进去,一股血腥味隐约绽开。

你在哪里啊?

有团影子缩在角落的沙发里,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我打开灯。

当昏暗的灯光从头顶投射下来的一剥那,我吓得差点儿逃出他家他的身体上满是凹陷,皮肤干巴巴的,仿佛肌肉都被凭空抽去,只有一层皮贴在骨骼上。更恐怖的是,他的两只眼睛隐藏在深陷的限窝里,远远看去仿佛是一具活着的骷髅。

你是谁?我警惕地问道。

我就是阿振啊!原来,阿振按我说的在零点之后下楼闲逛,果然找到了一台凭空出现的诡异售梦机。他许下的愿望同样被实现了,但奇怪的是,他的身体迅速衰弱,没几天便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那机器有鬼!他艰难地说着,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接着演变成凄惨的叫声。

我终于受不了夺门而出,拼命逃离了这个恐怖的地方。

哪一种方法适合我

回到家里已经过了零点,售梦机在公寓楼下孤零零地闪着光。我稍稍犹豫了一下,坚定了决心。

我掏出一张纸币放进售梦机,低声说了句:杀死阿振。可是话音还没落,我突然感觉脑后一阵剧痛,身子软软地跌在地上。

一个枯瘦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我惊讶地发现那竟是刚刚还生不如死的阿振。

你果然想杀死我。阿振得意地说着,诡异的微笑在他骷髅般的脸上荡漾开来。

不,别误会,我只是想帮你解除痛苦。我拼命解释。

哼,别装了。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因为售梦机变成这样的。谁会相信你的鬼话,一个破机器难道还能帮我实现梦想?

这下轮到我吃惊了:那你怎么

其实我已经病入膏肓,马上就要死了。我很嫉妒你的成就,同时我也很怕你,因为我曾经抄袭了你的灵感,否则你肯定早就混得比我好了!我原本只是想试探一下你,没想到你真的想杀我。既然如此,我不如先下手为强

没,我早就忘了那事了!

我眼看着他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心里一阵恐惧。

阿振已经不理会我了,他拿着板砖步步逼近。就在这时,他突然痛苦地捂着胸口,身体开始扭曲。伴随着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他的四肢以恐怖的角度扭曲着,直到整个身子团成一个球体。

见他再也没动,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先生,您好。一个冰冷的略带嘲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过身,是那个穿西服的人。

有事吗?我故作镇定。

先生,感谢您又一次使用了自动售梦机,现在您需要支付相应的费用。请问您选择哪种方法支付?

啊?我需要支付多少啊?

他顶多还有一年的寿命,所以按照您剥夺他生存天数的十分之一收费,我们需要拿走您36天的阳寿

才36天啊,我刚松了一口气,就听那男人说:共计14年的寿命。

什么?怎么会这么多?我大吃一惊。

因为他企图用您的专属售梦机杀死您,他已经死了,所以这笔账也要算在您身上。您还有大约70年的寿命,按照刚才的计算方法双倍赔付,所以共计14年。

简直是无稽之谈!我愤愤不平地转身就走。

那您是拒绝用第一种方法支付了?男人诡异地笑着,看来您要选择第二种付费方法了。

他话音刚落,我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迅速膨胀,两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后才发现,我变成了一个笨重的售梦机,孤零零地立在一栋古旧的公寓前。如果你注意看我身体的左上角,你会发现一行小字:使用期限,7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