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真的有看不见的动物存在

故事汇 时间:2018-05-23 作者: 故事汇

我奶奶五十六岁那年,身体突然坏起来。每到晚上,浑身发软,眼光 迷离,呻吟不止,看上去非常难受。可到了白天,却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照常给我爷爷洗衣,做饭,还和窜门儿的拉家常。天天这样,可把我爷爷吓坏了,请了镇里最有名的郎中来看,询问了半天,诊断了半天,也没说出是什么病,最后只得开了一些滋补的中药,让奶奶按时喝了了事。

但是,奶奶的情形丝毫没有改变,爷爷决定陪奶奶一段时间。爷爷爱喝酒,而且酒量也大,虽然日子拮据,买酒却花了不少钱。这天,爷爷又搬回一大坛酒,足有十多斤,酒是高粱酒,不过那绝对是纯粮酿造。中午,爷爷叫来了大爷,我爸,二叔。爷爷和我爸就着自家腌的咸菜喝了一通,估计斤半酒已经入肚了,二叔和大爷是不喝酒的,只是吃,菜也不丰盛,自家鸡下的蛋,炒了十五六个,还有两道菜,不过是炒土豆丝和炒豆腐,再就是一大盘窝头,肉是没有的,即便是这伙食,平日里也是不多的。

这天晚上,爷爷的屋里酒香四溢,爷爷很纳闷儿,今天是怎么了、以往可没有这情形。恰巧老舅来窜门儿,爷爷把煤油灯芯挑的比平日高许多,屋子里也顿时亮了许多。老舅鼻子嗅了嗅,笑着说﹕“姐夫的酒好香啊,今晚我可有口福了”。接着看见了早早躺在炕头上的奶奶,连忙说﹕“二姐是不病了?”“十多天了,一到晚上就这样, 白天和正常人一样,医生也看了,药也吃了,总不见好,先别管她,咱俩先喝上二两再说。”

爷爷把已经铺好的盖被卷到墙角,把中午吃剩的菜肴放在炕上,又拿了两个酒杯,又把煤油灯芯挑了挑,老舅用手摸了摸奶奶的头。当爷爷把酒坛搬起时,心中一怔,怎么这么轻呢、打开盖子往出倒酒时,却一点也没有,把坛底对着煤油灯照了照,也没发现漏酒的地方,再把煤油灯端到原先 放酒坛处照了照,也没有看到地上有什么湿润的地方,爷爷顿时吃惊起来。就在这时,奶奶竟象狗一样呜咽了几声,爷爷和老舅吓了一跳。再看奶奶,还是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没有酒,老舅和爷爷胡乱吃了些,收拾后,就拉开铺盖睡觉了。

第二天,奶奶和正常人又一样了,看见老舅, 高兴的问长问短,老舅应和着,心里却直犯嘀咕。悄悄的和爷爷说﹕“二姐估计是中邪了,我有一杆猎枪,你放在家里,听说这东西能避邪。''过了几天,老舅果然拿来了猎枪和子弹.奶奶竟然神奇般的好 了。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到了这年的冬天。这天,天上下起了雪,到晚上也没有停,院子里积了厚厚的一层。吃过晚饭后,奶奶照常先睡了。爷爷习惯的把那杆猎枪上好子弹,放在身旁,然后坐在灶火旁,脱下绵背心,就着煤油灯寻找着那些讨厌的虱子,然后把它们一颗颗消灭掉,虱子在爷爷的两个大拇指指甲缝里发出清脆的响声,爷爷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虱子消灭的差不多了,爷爷在指甲盖上唾了口唾沫,洗了洗虱子血,然后又穿上绵背心。就在此时,爷爷一抬头,猛然看见有两道光从猫道的小窗口恶狠狠的射过来,直盯着自己。爷爷吓了一跳,但马上镇定下来,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猎枪悄悄拿在手中,慢慢把枪口对准猫道突然开枪,嘣的一声响,惊醒了奶奶,“怎么回事?”爷爷也不答话,他迅速跳到门口,一脚踹开门,追了出去。

映着白雪的亮光,爷爷看见雪地上出现了象狗爪子一样的痕迹,这痕迹迅速的向南墙根沿伸,爷爷顺着这痕迹飞快的追到南墙根儿,奇怪的是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闻到一股淡淡的腥味儿。爷爷胡乱的顺手在墙头上一抓,突然感觉到抓住一个象狗尾巴一样的东西,于是爷爷死死的抓住不放,但明显感受到那东西在拼命挣脱,却什么也看不到。突然爷爷手背上感觉到钻心的疼,他不得已松开了手。另一只手放下猎枪,捂着受伤的手回到屋里,拿草纸裹起来。奶奶急切的问;‘‘怎么了,怎么了?"爷爷没好气的说∶“睡觉。”

第二天,奶奶一大早就出去了,回来时手里拿了一小包药,还跟进来了爸爸,大爷,二叔,姑姑几个人,他们把爷爷手上的草纸去掉,但奇怪的是,爷爷手背上只有三道深深的爪痕,深入骨头,却不见流血。众人很是吃惊。给爷爷上好药,包扎好后,众人 七嘴八舌议论起来。这时却传来我妈的声音,“喂!大伙赶紧帮着扫雪呀”。

奶奶的事渐渐传开了,有些见多识广的老人来窜门,听了爷爷的讲述皱皱眉头说∶“这东西可能是狗殃,它能隐身,能上了人的身体,时间久了,会害死人的,但有办法治它.

爷爷叫来了大爷,爸爸,二叔,一起合计了此事。因为同住一个大院,到时有事也方便。邻近腊月,奶奶的病又犯了。腊月十八这天夜晚,爷爷有意和奶奶把睡觉的地方换了个个儿。然后也早早躺下了。爷爷头枕着双手正想心事,突然感觉双脚麻木了起来,象被电了一样迅速向全身漫延,眼看就到脖子这里,爷爷下意识的把头摆了摆,不一会儿,感觉身子又能活动了,这时却听到奶奶呻吟起来。爷爷马上起来穿好衣服,叫来了大爷,我爸,二叔。我又出去叫来了大姑夫和二姑夫,同时还借回好几盏煤油灯,屋里满满都是人。大伙儿七手八脚把奶奶扶起来,大爷拿出一根指头粗细的麻绳,在水盆里蘸了一会儿,然后众人快速的把麻绳一圈圈缠在了奶奶的脖子上,使劲的勒。看到这情形,我吓呆了。

尽管这样,奶奶却牙关紧咬一动不动,在好几盏煤油灯的照耀下,奶奶的脸涨的通红,却毫无表情。爷爷急了,他掀起碗柜盖拿出一根擀面杖,套在麻绳结上,用力转动起来。突然,就听见奶奶发出了狗惨叫的声音,众人再看时,麻绳竟缠着一个半大狗一样的东西。大伙儿这才看清了这家伙的本来面目,它和狗的样子差不多,只是皮毛象锦缎一样,乌黑发亮。再看奶奶,却象做梦初醒一样,疑惑的看着大家。

二叔和我爸又拿预先准备好的铁丝把这家伙死死的缠了十几圈,我们其他人赶紧在院当中堆起一堆预先准备好的木柴,点着后,火烧到最旺时大伙儿把那家伙放在火上烧,那家伙竟然一声不吭,牙关紧咬,目露凶光。更奇怪的是,它的皮毛竟然亳发无损。

这时,大姑夫把一些沥青块扔到了火里,不一会儿,火更旺了。这时听见“呜”的一声,这家伙的嘴张开了,与此同时它的皮毛开始烧着了。又加了些木柴,足足半个时辰,才彻底把它烧完。

爸爸用树枝拔了一下火堆,找了半天,只找到核桃一样大的一块烧焦的肉,大家惊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