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恐怖故事 > 鬼故事 >

【名仕娱乐城】豪宅蜗居梦

故事汇 时间:2018-05-18 作者: 财神
 和郑宇第二次见面,我们就上了床。郑宇,33岁,短婚无育,有一套150平方米的豪宅。我,李小开,28岁,因为严格要求男友必须有房(三房以上),所以尽管我天生丽质,却熬成了准剩女。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在网上钓到了郑宇。躺在郑宇的超级大床上,我心满意足,又隐隐觉得奇怪:郑宇的前任怎么舍得放弃这样一个大好男人,或者说这样一套房子?
 
  下月是我29岁生日,我计划召集闺蜜,到郑宇的豪宅来开个大型派对。既是生日派对,也是订婚派对。
 
  再到郑宇家,我决定向他说出我的计划。一进门,却看到一个身着家居服的年轻女人,正端坐在沙发上看韩剧。郑宇不无尴尬地介绍:“这是苏妍,这是李小开。”
 
  “随便坐吧。刚回来,家里有点乱,别介意。”苏妍上下打量我一番,然后继续看电视。“你应该不是第一次来了吧?上周我正好出差了。”
 
  我一阵眩晕。心想:这才是地道的女主人姿态啊。
 
  关上主卧房门,我逼问郑宇,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郑宇结结巴巴地向我解释:这个房子是他父母出资买的,但因为和苏妍的父母是世交,加上她父母去世早,生怕苏妍以后受他的欺负,所以结婚前,他父母专门写了一个赠与文书,明确将这套大房子赠给他们俩。所以现在虽然离了婚,但这套房子一时无法分割,只好继续住在一起。
 
  怎么会无法分割?我一脚把一只高跟鞋踢到门上,气急败坏地说:“你给她钱,让她立马走人!”
 
  郑宇拥我入怀,安慰我:“我们已经签过协议了,谁先再婚,另外一个就得搬走。当然,前提是付清100万房款给对方。”
 
  “100万!”我挣脱开他的怀抱,“你父母当时买这房子多少钱?你父母不是开厂的吗?应该能搞定啊。”
 
  “是啊。当初这个房子才花了80万,一次性付款。现在几年过去,二手价已经涨到200万,要苏妍走人就得给她100万。偏偏我爸妈的企业前年遭遇金融危机,破产了。所以,我到现在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郑宇苦着脸,抱头蹲在床边。
 
  看心爱的男人这个样子,我有点于心不忍,上前扶起他:“没事,我们一起想办法。”
 
  关键时刻,死党菜菜给我出了点子:“找个花心美男来,把苏妍骗出去!”
 
  好主意!白马王子不好找,花心美男遍地都是。菜菜的前任男友小武就是个最佳人选,菜菜当年险些为他自杀。如果说苏妍肯为一个男人搬走,那肯定是小武了。
 
  苏妍正是小武一直在寻找的富婆,小武自然很乐意行此美男计。高手就是高手,小武在网上找到苏妍,花言巧语,甜言蜜语,三五个回合下来,苏妍就入巷了。
 
  一天晚上,我和郑宇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缠绵,有人敲门。苏妍从卧室奔出来开门,进来的是拖着皮箱的帅哥小武。
 
  苏妍挽着小武的胳膊,向我们介绍:“这是我的新男友小武。”
 
  郑宇握住小武的手,说:“欢迎你小武,我们的情况你知道吧?以后大家都不是外人了。”
 
  小武嘻嘻一笑:“苏妍都跟我讲过了。没事,能住在一个屋檐下也是缘分。一切都是暂时的,我不介意。”
 
  连续三天,苏妍的房间浪声不断。
 
  我没觉得怎么样,郑宇却受不了了,说:“算了,干脆我们搬出去住!”
 
  我有点措手不及:“怎么变成我们这边先败退了?也罢,如果有这100万,加上我个人的积蓄,再买个二居室也不成问题。只是,”我淡淡地提醒他,“万一她不给我们100万怎么办?”
 
  郑宇愣了。夫妻一场,他当然清楚:100万苏妍断然不会给,也给不起。
 
  沉默半天,他忽然补上一句:“上周中介给我打电话问房子卖不卖?还说现在地铁通了,可以实260万。”
 
  也就是说,无论哪方走人,对方都得给130万。这意味着谁也给不起,只能继续耗着。这下轮到我傻了。
 
  两个人谁都不肯走,难道要我李小开走?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郑宇,苏妍和小武各自成双入对,和谐共处。
 
  我必须另作部署。有一晚,我与郑宇恩爱时说:“亲爱的,我们生个孩子吧?”——我的如意算盘是,有了孩子苏妍还好意思住下去?
 
  郑宇脱口而出:“我已结扎了。”
 
  我的心一沉,把郑宇推开;“骗子!”
 
  郑宇自知失言,半晌才告诉我:当年他和苏妍偷吃禁果,导致苏妍不小心怀孕,做人流被江湖游医所误,苏妍大出血,差点儿送命,失去了生育能力。郑宇悔恨之余,干脆把自己给结扎了,以示惩罚。
 
  我酸溜溜地追问:“这样看,你们当年挺恩爱的,怎么后来还会闹离婚?你们不会死灰复燃吧?”
 
  郑宇说:“你没听说过七年之痒吗?我跟她都十几年了,早腻歪了。”
 
  这一天,郑宇苏妍都不在家。小武叹息一声,对我说:“我们可能中了人家夫妻的圈套了,免费送货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