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恐怖故事 >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神秘的银行卡 像我这样的小职员,做的最多的梦就是──天上掉馅饼。 李方说,其实不如直接掉钱得了,因为我忙着钓钻石王老五,没那个功夫去用馅饼换钱。 有时候,这些对话会被于簌簌听见。她会故意板着脸,走到我们面前放下一叠文件:李方,小V,天上只会掉...[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我老家是西北的一个小村子,由于地理位置太过偏僻,每次回去我都不得不忍受长时间的旅途折磨,有将近三十多个小时是在火车和汽车上度过。 那年冬天,等我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三轮摩的在我付了钱后,一声轻鸣便消失了,大门内的老柴狗却警醒地吠个不停。...[详情]
腊月二十三这天,小姨陈兰英来姐姐家走亲。她是听说7岁的外甥斌斌病了,特意赶来看望的。 进了大门,陈兰英刚喊了一声姐,突然间,她头皮发炸,浑身发冷,手中拎来的水果哗啦撒了一地。接着便变了声调,成了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大声喊起姐夫的小名来:连仲,...[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呼哧呼哧,我喘着粗气,用沾满泥巴的手抹了一把脸,爬了上来。周围真暗,而且非常的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服,在墓碑间的草丛里踉跄地行走着,手脚有些僵硬,仿佛是因为太久没动,骨头都变质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子若呢?我亲爱的子若哪...[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1 张克看到那幢大厦,心里很兴奋,可走进大厦,里面却空荡荡的,楼也挺旧,只有个在打瞌睡的保安趴在值班室的桌子上。他进了电梯,按下18楼,这是他面试的单位。 他失业大半年,自从经历了一次交通事故后,便一直在家休养,所以对这次面试,他十分看重。一进...[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傍晚又是尘霾天气。密集的高层建筑一片青灰,丽丽望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发觉身边复印机又没了响动,不由得骂了一声。 这机器有些年头了,速度慢,不能自动进纸,不能双面复印,最近时不时闹毛病,有时是卡纸,有时就像这样忽然停下来。 丽丽没别的法...[详情]
陈勋25岁,学的是发型设计。这一天他来到城里,想找个口岸自谋发展,无奈房租太高,正踌躇间,一个人撞了他一下,抬眼一看,是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孩,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纱巾,像一只蝴蝶翩跹而去。那女孩跑出几步又停下,还回过头来嫣然一笑,鬼使神差,陈勋竟...[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明浩是个三流小说家,常给出版社写一些蹩脚的悬疑小说。现在困扰着他的是出版社扔过来的一个素材:某市郊区公寓的独居少妇被人强暴后杀于睡房中,警察展开破案调查。出版社让明浩根据这个背景,发挥想象力补全这个故事的发展顺序。但明浩于细枝末节处大肆渲...[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1、阴生馆的传说 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迷路了。因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所以杨嫣尽量找人少的路走,可走着走着就迷失在校园里的小树林中。 杨嫣叹口气,继续朝前走着,直到看到了那座古老的,甚至有些破旧的二层小楼,她才停下来。屋子的门是锁着的,她抬头看着...[详情]
明浩是个三流小说家,常给出版社写一些蹩脚的悬疑小说。现在困扰着他的是出版社扔过来的一个素材:某市郊区公寓的独居少妇被人强暴后杀于睡房中,警察展开破案调查。出版社让明浩根据这个背景,发挥想象力补全这个故事的发展顺序。但明浩于细枝末节处大肆渲...[详情]
陈勋25岁,学的是发型设计。这一天他来到城里,想找个口岸自谋发展,无奈房租太高,正踌躇间,一个人撞了他一下,抬眼一看,是一个打扮素净的女孩,脖子上系着一条红纱巾,像一只蝴蝶翩跹而去。那女孩跑出几步又停下,还回过头来嫣然一笑,鬼使神差,陈勋竟...[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傍晚又是尘霾天气。密集的高层建筑一片青灰,丽丽望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突然发觉身边复印机又没了响动,不由得骂了一声。 这机器有些年头了,速度慢,不能自动进纸,不能双面复印,最近时不时闹毛病,有时是卡纸,有时就像这样忽然停下来。 丽丽没别的法...[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1 张克看到那幢大厦,心里很兴奋,可走进大厦,里面却空荡荡的,楼也挺旧,只有个在打瞌睡的保安趴在值班室的桌子上。他进了电梯,按下18楼,这是他面试的单位。 他失业大半年,自从经历了一次交通事故后,便一直在家休养,所以对这次面试,他十分看重。一进...[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呼哧呼哧,我喘着粗气,用沾满泥巴的手抹了一把脸,爬了上来。周围真暗,而且非常的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我整理了一下褴褛的衣服,在墓碑间的草丛里踉跄地行走着,手脚有些僵硬,仿佛是因为太久没动,骨头都变质了。 我为什么在这里?子若呢?我亲爱的子若哪...[详情]
发布日期:05-18 作者: 财神
刘晓春半夜11点被推进产房。 就在产房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刘晓春努力地回过头,望了常霆一眼,这一眼,像求助,常霆的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差一点儿出来。 这9个月不容易,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所承受的痛苦,他心疼,甚至敬畏,他暗自发誓,此生永不...[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