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恐怖故事 >

《网吧惊魂》之血染白衣裙

故事汇 时间:2015-02-25 作者:

  那天我电脑坏了又想起上网卡中还有钱,于是把电脑拿去修顺便去了网吧。走进网友网吧,把身份证和上网卡递给营业员。她弄了一会说要把卡拿到启点网吧去把钱转移到身份证上。原来现在只要用身份证来刷就行了,好久没去上网,竟不知。
  来启点网吧我办好了手续找了个空位准备上网,登上qq去空间偷了菜,找了些歌听,最后找了一部电影来看,正是《借室还魂》,听这名大家应该猜到是恐怖片。主要是想刺激一下被千篇一律的生活所麻痹的神经。
  电影开头是在一间理发店,一个男人坐在理发座上,理发师把剪刀伸向他,刀尖却对准他的眼球,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最紧张十分,剪刀却落在他耳边的发隙。这幕着实让我虚惊了一场,不禁环视了下四围。周围参差着座着些人自顾自的玩着电脑,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这一排只有我一人。
  大概我看了一小时左右,Qq来信息了,点开,原来是请求添加好友信息。遇到这种情况我一般也会加他为好友。随后他就发来信息,是一个视频文件,点开,只见一张古老的藤椅在一间空荡阴森的房间里一前一后地摇摆。倏的,随着一声巨响,一张血迹斑斑的脸扑面而来。吓得我直后仰,心像是跳出了身体,很明显地感觉到它在巨跳。我摘下耳迈,过了很久才缓过神来,我看了看四周,他们依旧没看见似的玩自己的电脑。“tmd,谁?”我不禁心理破骂。
  这时qq又来信息,还是她的,这次我有点害怕。我把鼠标移了数次,终于点开了信息。一个笑脸,随后是:“看你还看恐怖片不?”
  立即我站起来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可是没人理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在看恐怖片?”
  过了老久他都没回,于是我去查了她资料,没什么特别的除了网名之外,她的网名叫血魂,听起来是不是蛮恐怖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右边坐位上来了一位女孩。我轻轻一瞄便知她是一位身材苗条,穿着百色连衣群的女孩。只是觉得其怪大热天的还穿着连衣裙,正想间,感觉肩被手拍了一下,转头,又是一位美女。她神秘地笑着说:“指弧”
  我很诧异:“呀,怎么知道我网名?”
  “我不仅知道你叫指弧,还知道你刚才在看恐怖片”
  我刚想开口说,突然右边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转脸来说:“你是指弧?”
  我定眼一看,原来她的嘴唇上有个明显的缺口,这就是传说中的兔唇吧,所以她口齿有点不太清晰,但是我还是听出来了,我微微点点头说:“是,你也认识我?”
  可是令我意外和无趣的是她居然没有回答我,她装做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的电脑。
  “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吗?”这时左边的女孩说。
  “嗯,说吧。”
  她凑到我耳边轻声细气地说:“我是你身上流着的血的魂?”
  “切,你以为发个视频就能吓倒我呀。”
  “不信算了。”
  随后我们各自忙各自的没有再说话。不会儿,阿姨的叫卖声响起“葱饼,卤蛋,抄白果,”右边的那位穿白色连衣群的女孩把阿姨叫了过来,声音像风一般极其柔软,她又问我要不要,我努力地笑了笑说不用了,于是她买了一个葱饼独自吃着。时间一分一妙过去了,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我关了机子,准备回家。我站起来,左边这位女孩也站起来说要和我一起走。于是我们一起走下楼梯,我说:“我要往乐群过,你家住哪里?”
  她故做神秘地说:“血魂,你说家住哪里呢?”
  我不理她继续走,她在后面跟着。
  走出大楼门口后发现乐群前面已被人和车堵得不成样。细看原来那边发生车祸,她说“我们去看看。”我不去她非拉着我去,我们好不容易终于挤进人群。当我们看到地上躺着的女孩时,我们相视惊呆了。鲜血已染红她的白色连衣裙,兔唇微启着像个不规则的洞口,脸早已失去血色显得惨白。
  “不会吧,我们真见鬼了?”女孩问我。
  我也张口无语了。
  “我们下来时她还在上网的”她又说
  “请问什么时候发生车祸的?”我问旁边的大叔。
  大叔说十分钟前,“不可能,十分钟前我们都在上网的”我自言自语,我彻底懵了。
  这时我拉着她的手往回跑,我们跑进网吧,发现那个女孩已经不在,可是电脑还在上机状态。我查看了她的上机时间没有错是那个时候,可是什么时候走了就不得而知了,可以肯定的是她比我们晚走,还有一种可能她根本就是鬼魂。我想查看她的浏览历史,可是没有一点历史,她像是没来过,我们连她吃葱饼时的袋子都没有找着。我和身边的这位女孩面面相觑,顿时空旷的网吧多了些阴森恐怖。传说人死后灵魂会离开身体四处游荡,直到黑白无常领去。难道我们看到的是她的鬼魂?我想起了她风一般的声音不禁感觉全身凉飕飕的。
  我们悻悻地走出来,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我叫指弧的?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这时她也毫无开玩笑的兴致,说:“我通过同吧搜索搜到你的,看你挺帅的,想逗你一下,想不到逗出真的来了。”

上一篇:寻找替死鬼
下一篇:半路搭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