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爱情故事 >

吞进肚子里的秘密

故事汇 时间:2017-12-18 作者: 故事汇

  方芳下班归来,前脚刚进屋,便一眼瞧见丈夫梅林正在窗前展笺看什么。也许梅林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纸上的缘故,直至妻子趋近身边,他才大吃一惊,急忙将这纸笺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里,露出满脸尴尬的神色,冲着妻子不自然地笑了笑:方芳,下班了?

  按照惯例,方芳这时会像小燕子似的扑上前去搂住丈夫的脖子,给他一个甜甜的吻,然后依偎在丈夫的怀里,卿卿我我地亲热一阵子。

  可今天不然,方芳让丈夫这一奇怪的举动给惊呆了。结婚三载,夫妻之间从来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为什么今天丈夫一反常态,见了她就遮遮掩掩,惊惶失措呢?难道这纸笺上还有什么秘密?难道丈夫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想到这里,方芳刚进屋时露出的甜蜜笑容便倏地消失了。她站在丈夫面前,平静地伸出右手打开光洁的手掌,以半是撒娇半是命令的口吻道:梅林,藏着什么好东西,给我瞧瞧!

  梅林竭力掩饰着惊慌的神态,嗫嚅道:没啥,没啥,废纸一张。

  丈夫越是这般心虚,方芳越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她以不可抗拒的姿态执拗地将那手掌继续朝前伸了伸:既然是废纸一张,给我瞧瞧有啥关系?

  梅林摇了摇头,突然吐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不,瞧了会让你伤心,增加你的思想负担,还是不瞧为好!

  丈夫这么一说,方芳就更坚定了要解开这纸团秘密的信心不可,她几乎是突然扑上前去抓住丈夫的那只胳膊,要去夺过捏在他手里的那个纸团。

  梅林措不及防,情急之中将妻子一推,迅速地将那早已揉皱的纸团塞进嘴里,飞快而又艰难地吞咽了几下,那纸团便落进肚里去了。

  这闪电般的动作仅仅发生在几秒钟之内,等妻子再次扑上前来阻止时已经迟了。

  方芳做梦也没想到丈夫会有这么一手,顿时双腿一软,像团稀泥似的瘫在地上,伤心绝望地嘤嘤抽泣。这是他们牢不可破的婚姻生活中从未出现过的怪现象,做妻子的怎能不大受刺激呢?

  当天晚上,两口子谁也没动手做饭。方芳早早爬上了床,抱着枕头整整呜咽了一夜。第二天早晨醒来一照镜子,那美丽的双眼红肿得像一对桃子,而床上的那个枕头也湿得没一根干纱。丈夫梅林也不知啥时在家里消失了,沙发旁边的那只烟灰缸里的烟蒂堆得像小山似的,方芳幽幽地叹了口气,觉得全身软绵绵的,像大病了一场,打不起半点精神来,便只好给单位挂了个电话要求请两天病假,然后又返回卧室,一头倒在床上,睁着双眼盯着头顶上的吊灯,不住地长吁短叹。这时,她才隐隐约约觉察到,他们这对恩爱夫妻之间已经出现了裂痕,那个被丈夫吞下肚里的秘密纸团就是危险的信号。怪不得近一个月来,丈夫总是有点魂不守舍,在她面前强颜欢笑。毋庸置疑,这是一封百分之百的情书!丈夫之所以要将它灭迹,就因为见不得阳光!正如丈夫情急中的坦诚相告:瞧了会让你伤心,增加你的思想负担,还是不瞧为好!瞧,这不成了不打自招!男人啊,男人的心说变就变,无怪乎古人说:痴心女子负心汉。无怪乎自古便有无毒不丈夫之说……方芳越想越伤心,越伤心越掉泪,她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晴天一声霹雳?好端端的一个幸福美满家庭为什么会让第三者插足?天啊,难道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了结了么?不,不!方芳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轻轻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前额,冷静地思索了片刻,终于拿定主意,有了把握。丈夫决不会抛弃自己,因为他们的爱情是经过了百折不挠的考验。旅行结婚时,他们两口子曾经登上黄山那险峻的天都峰,在那道象征牢不可破的爱情铁链上拴过一把大铁锁。也就是说,这爱情谁也破坏不了,永远天长地久!接着,他们又南下广西,在刘三姐的塑像前双双海誓山盟,像当年刘三姐与阿牛哥订立白头盟一样,深情地吟唱道:连就连,我俩结交订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经过这么一阵反思,方芳似乎又变得信心百倍起来,她自信与丈夫的爱情基础是牢靠的,即使丈夫偶尔失足,她也应当以宽广的胸怀原谅他,帮助他摆脱第三者的纠缠,扬起生活的风帆,重筑小家庭的爱巢。

  思想顾虑一旦解除,方芳顿觉得神清气爽了,她吐出了心中的块垒,重新振作精神,走出卧室,冲了杯鲜牛奶提神。稍微休息片刻后,一瞧快近午间了,便又走进厨房,施展开平日的烹调手艺,弄好一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摆在桌上,焦急地等待丈夫的归来。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飞快过去,壁钟已敲过12点了,还是不见丈夫归来。方芳便心焦了,急忙拿起话筒朝丈夫的公司里挂电话。这些年,丈夫下海后办了一家公司,一直红红火火,如日中天。丈夫事业心极强,极少在家中吃午饭,这会儿电话一打过去,公司办公室的人便回话说,梅林总经理昨天和今天一直没上班。方芳内心一沉,一种无名的恐慌又袭上了心头。不过,她深信丈夫是重事业如生命的人,他也许忙业务去了,其他什么意外是绝不会发生。尽管如此,方芳还是感到有点忐忑不安,独自瞅着满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竟没产生半点食欲,眼睁睁瞧着全冰凉了。团团阴影,又无端地袭上了她的心头。

  挨至晚间,公司才来电话,告之总经理出远差了,归程时间未定,多则一月,少则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