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爱情故事 >

茅盾的樱花之恋

故事汇 时间:2017-07-17 作者: 故事汇

有些遇见,没有欢喜,所以分别,也无须恨意。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秦德君终于释怀。说起茅盾,她坦然地称他是“一位伟大的作家”,或许,在心里早已原谅了他。

1928年7月,一艘从上海开往日本的小商轮上,西装革履、皮鞋锃亮的茅盾像个孩子一样,一边把手里的名片一张张地抛向大海,一边快活地嚷嚷:“秦德君跳海了!”名片是秦德君的,一百张,被茅盾毫不客气地丢得一张不剩。

他已经郁闷很久了,终于可以任性一回。先是南昌起义失败后,他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接着,他的三部曲《幻灭》《动摇》《追求》发表后,作品中的低沉气息、悲剧命运又遭到左翼文人的批判。他是在中共上海地方委员会第一任书记陈望道的建议下去日本避风的。

也是通过陈望道,22岁的秦德君与茅盾同行。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席卷全国,长期从事革命活动的秦德君,突然间失去了组织。她准备取道日本去苏联留学。对同行的这个爱洒香水的男人,秦德君谈不上喜欢。

小商轮上只有她一位女客,茅盾便经常约她去甲板上看海、吹风。他给秦德君讲他的着作,讲时下的文学界,每次讲到最后,总会说到个人生活的不幸——包办婚姻,与妻子相处不好。他的苦闷,让受“五四”自由思想熏陶的秦德君生出了同情之心。

一路上,有容貌秀丽、思想进步的秦德君随行,茅盾的心情也愉快起来。他在船上给好友郑振铎写信,里面提到秦德君,从穿戴到动作、语言,甚至是一缕被海风吹起的少白头发,都被他描写得生动、细腻。下船时,两人已经很熟,秦德君称个子不高的茅盾为“小淘气”,他则叫她“阿姐”。虽然,他比她大10岁。

到东京后,秦德君住进“中华女生寄宿舍”,进入“东亚预备学校”学习日文。百无聊赖的茅盾便常常往女生宿舍跑,不懂日语,没有职业,没有收入,小说又受到批判,他常常灰心丧气大发牢骚。消沉颓废的时候,秦德君总是耐心细致地规劝他,帮他分析革命形势,鼓励他振作起来向前看,甚至约他“一起到苏联去”。

仿佛有盏明灯照亮了前行的路。感动之余,茅盾说他“像沉沦在大风大浪里,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根救生藤”。他不再失魂落魄,开始高高兴兴地写作,写完《从牯岭到东京》后,兴奋地拿给秦德君看。秦德君边看边读,“我看见北欧命运女神中间的一个,很庄严地站在我面前,督促引导我向前。她的永远奋斗的精神,将我吸引着向前!”不顾身边还有旁人,茅盾突然紧紧抱住秦德君,激动地说:“北欧命运女神中最庄严的那一个,就是你啊!就是我亲爱的阿姐啊!”

浮萍一样飘零海外,寂寞的心需要温暖和依靠。两人开始形影不离,上午她去上课,他帮她提书包,扶她上电车,中午等她吃饭,下午一起看电影、逛公园。即使去理发,他也要求她陪着。无论什么场合,茅盾都紧紧拉着她的手,他像孩子一样依赖她,她是他的精神支柱。

一次乘坐高空电车时,突发故障,电车悬挂在空中。茅盾没有丝毫慌张,他脸上带着笑,紧握秦德君的手,凑近她的耳朵说:“阿姐,就这样掉下深谷里够幸福的啊!”感动于他的真诚,秦德君决定一心扶持他。当茅盾做出与妻子离婚的承诺时,她与他同居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茅盾的博学多才和体贴关怀让感情一度受挫的秦德君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中。樱花盛开的时节,她的心也如花般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