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爱情故事 >

旧时清朗,终成离殇

故事汇 时间:2017-07-17 作者: 故事汇

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子的短暂一生,似被划为鲜明的两段。前一半暖意融融,后一半却只剩望不到尽头的阴霾。

那是个飞絮漫天的融融春日,苏杭朱家添小女,取名淑真。那时虽边关不宁,时有战火,但总归触及不到这富饶的南方。何况朱父曾为官,家境优渥,足以让她长于锦衣玉食之中,加之她越发出落得亭亭玉立,将来寻一位温雅谦和门当户对的公子作配,可以想见安稳喜乐的一生。

朱淑真与生俱来才气玲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小小年纪写出的词句便令人惊叹。伴着文采不断抽枝展叶的,是她隐匿于墨迹后一颗欲说还休的少女心。

终有一日,一个少年的身影撞进她的眼底。

那天她随家人出游,举目四望间掠过不远处的一袭青衫。却不想缘分那般微妙,命运抛下看不见的丝线,瞬间将他与她牵系在两端。少女呆呆地望着少年回头,四目相对时,他嘴角泛起的微笑瞬间让她心底开满了花。良久,她从那片刻的对视中惊醒,慌忙移开目光,却又默默红了脸。

接连数日,她心不在焉,一遍遍回想那少年的容颜,惊讶于自己竟能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记得如此清晰。

年少的感情来得如洪水般汹涌,实在难以压抑思念时,淑真悄悄去他们相逢的湖畔,竟再次遇见了他。少年含笑望来,擦肩瞬间,各自心照不宣地微笑。她拼命装作平静,颊上薄红却出卖了心中的沸反盈天。爱恋之花顺理成章地在他们之间蓬勃开放。少年的居所离朱家不远,他们时常相伴出游,相见恨晚,难分难舍。

比起那些作为信物的香囊簪环,朱淑真却对少年写的字条更为偏爱,虽说此物烧毁才是上策,但她无论如何想要留下几张,不时拿出来看。她爱少年的书法,透过浓淡不一的墨色,似乎能看出他写下这些字时,期待或忧愁的模样。忧愁自然会有,他们相携出游时除了谈诗论文,偶尔也会谈及彼此的未来。

那个夏日,骤雨如注,声声打在菡萏初绽的花瓣上,他们匆匆跑去避雨。少年望着雨帘,眉峰紧蹙,淑真静立在他身边。他长叹一声,无奈地说着他们家世差距之大,娶她为妻是多么艰难。淑真静静听着,良久开口打断他的话音。家世又怎样,父母又如何?只要你不动摇,我又有何惧怕?她倚在少年怀中,微微阖眼,唇角泛着笑意,似乎看到他们美满的未来就在眼前。

归来后,朱淑真忆起白天之事,心潮澎湃,不知不觉纸上已落下一行字:“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最是分携时候,归来懒傍妆台。”那短暂而甜美的片刻,让人愿用一生去交换。

然而那日的回忆还未从心头散尽,命运已画下沉重的转折线—父母命她成婚。

新郎自然不是她心上的少年,朱家父母根本不知女儿心有所属,他们为她选择的夫婿是当地一名小吏,官职不大,但能让朱淑真安稳度过后半生。她哭闹,请求,绝食……用尽一切办法想让父母收回成命。那么可怕的命运怎么一瞬间就来到了眼前?绝望中只有恋人的影子在脑海中不断闪现,予她希望,也让她愈发陷入思念的泥沼中。

他过得好不好?会不会因担心自己而夜不成眠?他们已数月未曾见面,淑真只觉心中一时如火灼烧,一时冰冷如雪。

她只能翻看诗集试图平复心底焦灼,落入眼中的却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字句,往昔记忆被唤起,那时她跑向暮色中赴约而来的恋人,歪头的模样憨态可掬,大胆地说“不如我们私奔”。若纸张能封印过去的美好,让未来的她能透过墨迹再一品记忆中的快乐,该有多好……

不是没动过私奔的念头,然而父母提前发现了她的计划,将她禁足家中。她无法送出消息,亦无法得知恋人的一分一毫。

而那男子听闻淑真定亲,未做丝毫努力便离开故里。年少时的爱,虽然让人奋不顾身,却终究脆薄如纸。更何况,奋不顾身的只有她一人而已。

她终是披上了嫁衣,却不是为所爱之人。丈夫是个文法小吏,虽有几分文才,终究不能免俗,懒得理会朱淑真的风雅情怀。

而她唯一的乐趣便是整理诗稿,把那些零散篇章编辑成集。旧日里写下那些字句时的喜悦,此刻全化成烈火,将她的心灼为灰烬。她绝望地发现,哪怕初恋已成往事,可每每想到他,心底仍有喜悦与期待,即便将他带给自己的苦痛反复咀嚼,也难以对他产生恨意。

一阵猝不及防的冷风撞入怀中,令她咳嗽不已。她的生命如同窗外渐渐泛黄的叶子,在愈发寒冷的西风中战栗,最终飘零。是心疾,无药可医。大概死后的世界对于半生蹉跎的她而言,是比生前美好数十倍的净土。

她离世后,父母迁怒于她的文字,烧了她所有诗稿。幸有后世魏仲恭懂她,将她的诗稿拼凑成集,取了再贴切不过的名字—《断肠词》。

断肠断肠,那段清朗明快的年少爱恋,终逃不过在后来碎落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