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爱情故事 >

桃花依旧,相思难寄

故事汇 时间:2017-07-17 作者: 故事汇

微风徐来,一阵桃花雨落。阮氏静坐案前,手执一盏桃花酒,面上笑容凝醉。他说待桃花烂漫之时就会归来,言犹在耳,他却再难赴这桃花约。

犹记那年初嫁,她只无意中提到很喜“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句,他便在院内种满桃花。两人一同站在树下,他将桃花簪在她鬓间,笑说人比花娇。她却扑哧一笑,这话与事实实在相差甚远,让她不由回想起他们成婚那晚……

洞房花烛夜,许允手持玉如意,带着憧憬与忐忑,挑起新娘的喜帕,下一刻,玉如意便自他手中猝然坠落。他从未想过新婚妻子竟会长得如此丑陋!他只看一眼便心生厌恶,随后夺门而出,空留阮氏独对红烛残照。

此后,许允再不肯迈入新房一步,平日里若偶然遇到,也会远远避开。直到那日好友桓范前来相劝,他才终于强逼着自己重新走进新房。

房内依然点着红烛,烛光柔和地映在阮氏脸上,许允再次看向妻子,仍如新婚那夜一般转身便要离去。但阮氏这次并未放他离开,她疾步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衣袂。

他挣扎着想要离开,可阮氏却怎么也不放手。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妇有‘四德’,卿有几?”

古时女子四德谓妇德、妇言、妇容、妇功。许允言下之意是,阮氏与四德中的任一德都无缘,有何资格阻挡他的去路?

“我所缺的仅是容貌。”岂料烛光下的阮氏不卑不亢,掷地有声地反问道,“士有百行,君有几?”听闻此言,许允当下自信满满地答道:“我自是百行皆备。”

但阮氏的再次反问却彻底击碎了他的骄傲:“夫百行以德为首,君好色不好德,何谓皆备?”这样的话,非德才兼备之女子,定无法言出。

他历来以君子自居,不料今日却被一介女流驳得哑口无言,羞愧不已。

是啊,只因妻子貌丑,他便拒绝去了解她的才情德行,这又怎称得上是百行皆备?思及此他缓缓回首,重新审视立在烛光里的妻子。

事过多年,他时常感慨上苍厚赠了他一颗璀璨明珠,可他却差点愚昧地将珍宝舍弃。再忆起那晚,他很庆幸妻子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重新认识她。自那晚后,他再不敢小觑她,虽还未能十分适应她的容貌,却不再反感与她接触。

阮氏的聪慧机敏远不止于此,她在内可纺纱织布、相夫教子,在外也颇有识人之术,多谋略,常给许允意想不到的帮助。起初他对妻子插手外事颇有微词,可后来发现阮氏察觉出他的不悦后不再多言时,他竟有些不知所措。至此,他才知晓妻子于他而言是何等重要。

于是他便事无大小都去询问她的建议,也会体贴地为她做暖心小事。阮氏体寒畏冷,每逢冬日,许允都会为妻子烹制温热滋补的饮食。夜间就寝时,若发现妻子双足冰冷,他会用自己的脚捂暖她的双足。他因她的一句话种下满院桃花,并许诺每年桃花盛开时,无论多忙都会回家陪她赏花。

为了弥补曾对她的亏欠,他常送她华美衣衫、精致钗环,当她穿戴上这些物什时,他总会连连夸赞“吾妻甚美”。原来不知从何时起,她的容颜在他眼中已不再丑陋,而是如一朵娇花在他心中绽放。

两人相处日久,许允越发觉得妻子不同于那些庸脂俗粉。她的明察决断和智慧谋略总能在关键时刻为他指点迷津,助他渡过难关。

那年魏明帝听信谗言,以为许允滥用同乡,便派人捉拿,要定他罪行。阮氏见此情形,连鞋袜都顾不上穿,一路追着丈夫来到大门前,郑重叮嘱:“对英明的君主只能用道理去取胜,很难用感情相求。夫君,你到御前定要陈明道理,好让陛下做出正确的决断。”

许允被带走后,全家人都以为大祸临头,一时间哭声此起彼伏,唯阮氏镇定自若,一面熬粥,一面劝慰家人。

果然,许允对魏明帝陈明实情后便被释放了。若不是有贤妻指点,他怎能安然渡此难关?一想到妻子,微笑便爬上他的眼角眉梢,想着不知妻子是否会熬一碗粥来为自己压惊。

当他叩开自家大门时,便见守在桃树下的阮氏,树下摆了一张几案,案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他快步向妻子走去,一把将她拥在怀里,在她耳边轻道:“我回来了。”阮氏亦轻拍丈夫后背,在他怀里恬静地笑。

他们相敬相爱,相持相携,看春去春回,花开花谢。若是可以,许允真想携着妻子的手一直走下去,走到岁月的风霜白了少年头,走到时光的年轮在他们脸上留下道道细纹。q

然而身处乱世,想要一世长安甚是艰难。三国末年,司马氏后来居上,许允身在风云诡谲的曹魏步步惊心,稍有不慎即是万劫不复。

纵是阮氏再聪慧,许允再谨慎,他们都没能逃脱命运的摆布。后来许允被流放,妻儿不得同行,这年冬天,他因受不住北方极寒而死于路途,从此留她一人守着那个再无法兑现的桃花之约。

世间有种爱正如清水煮粥。当清水乍遇米粒时,水不愿与米共处,所以才会不停翻涌,将米粒翻上抛下地折磨煎熬。但时日久了,一切平静下来,呈在世人眼前的却是一团和谐—清水用温暖的怀抱紧紧拥着米粒,同它轻言细语地说着爱意。

许允与阮氏的爱情便如她捧给他的那碗粥,清淡却香气馥郁。有时爱情的最高境界不是别的,而是日日的相处磨合。两情若是久长时,即在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