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故事汇 > 爱情故事 >

掐指一算,姑娘注孤生啊!

故事汇 时间:2017-07-16 作者: 故事汇

人物介绍:奇门八算齐铁嘴,是下三门里一个比较奇怪的人。他的盘口只有一个,就是长沙老茶营的一个算命摊。那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产业。齐铁嘴做生意有一个奇怪的规矩,就是不管谁来买货,他都会给那个人算上一卦,名叫送算。齐铁嘴算过很多人的命,可他很少算自己的命,因为他觉得如果提前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事就没意思了。齐铁嘴喜欢一个茶楼的姑娘,但他没跟她在一起,替她算好了姻缘后就走了,他这辈子都是一个人过的。

1

人头攒动的正南路街道上,一抹红色的倩影穿过,人群微动。

女子一身大红色的长裙走在正南路的街道上,远远看去好像一朵如火的红荼花。她所过之处,旁边的人无不微微低着头,默默地向后退了一步,给她让出一条道。随后她站在一条深巷子口,顿了顿,就扬着脖子走了进去。

今日的生意不多也不少,齐铁嘴一身青色长袍,跷着腿悠闲地坐在摊前哼小曲,一眼一瞟,就隔着敞开的店门,看见一抹红色的身影,顿时整个身子忍不住颤了颤,起身打算跑,却被一个提前奔过来的素衣丫鬟拉住了。齐铁嘴嘴上笑着回过头,坐了下来,心里却暗骂着:“是谁把这洛家的小祖宗招惹来的!”

那红衣女子随后走来,站在算命摊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听说,你是长沙第一神算?”齐铁嘴推了推鼻子上的老花镜,亮出一个招牌式笑容:“不敢当,不敢当,略懂而已。不知洛小姐今天来是想算什么?”

对面高傲如神嗣的女子脸上浮出一丝别扭,咳了一声,神情尴尬地看了看旁边一身素衣的丫鬟。那丫鬟一看女子朝她看,眼里一丝精光闪过,赶忙欣喜地上前,对着齐铁嘴压低了声音说:“我们小姐求姻缘!”

哦!齐铁嘴心里忍不住偷笑,面上却是强装着一本正经,掐指开始算起来。

来人是洛军官家的小姐,洛梓夕。

她爹是在张启山来之前,长沙城里最大的军官。张启山来了之后,她爹才退居后位,享享清闲。

这洛梓夕在长沙城里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无理取闹,无人敢惹,所以至今都还没嫁出去。

第一次,她与城北林家的少爷定亲,结果人家第二天就跑到深山里剃度出了家。

第二次,她与城西君家少爷定亲,当夜人家就带着自家表妹私奔了,再回来时,连孩子都有了。

第三次,她与城东的叶家少爷定亲,谁知人家一听,一条白绫,以死明志,丢了半条命。

……

就这样,洛梓夕拖到了现在还没嫁出去。

齐铁嘴掐着手指,转了转眼珠,开口道:“洛小姐这紫微星落入辰戌,空宫为六阴宫,孤辰寡宿,隔角星叠加,阴阳差错。”然后摇了摇头,这命格其实他不算,也看得出。

对面的洛梓夕眨了眨眼睛,一愣,没听太懂,转头与身旁的丫鬟对视一眼,对方也表示不懂。于是她扬起头,单手撑在齐铁嘴面前的桌子上,压低了身子,阴森森地开口:“说人话!”

齐铁嘴一笑,亮出两排白花花的牙齿,道:“就是洛小姐你姻缘线断,此身命注孤星。”说完他就收拾摊子打算逃。

洛梓夕沉了脸,单手撑着桌子没动,眼里的光明明灭灭:“你的意思是说,我此生都不会有男人?”接着她又勾起嘴角冷笑,抬头盯着齐铁嘴,透着危险的气息,一步一步向他逼近,“我洛梓夕从不信命,今日我就拿你齐铁嘴破了这命格!”

正在收拾东西的齐铁嘴一听,吓得罗盘、硬币掉了一地,撇下摊子就跑了。

后面的洛梓夕也不急,从腰间取下一根镶金红色软皮鞭,对着齐铁嘴的方向一挥,便将齐铁嘴死死捆住,动弹不得。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齐铁嘴顿时就苦了脸。完了!完了!他这是要晚节不保了吗?洛家这丫头也太无法无天了!

2

洛家是一座旧式的宅院,白瓦灰墙配着乌漆的窗子,古色古香。

往里走的重院,是新翻修了的,一色的明透亮朗的大玻璃窗子。此时窗子紧闭着,外面站着一个素衣的丫鬟,东张西望地,显得有些紧张。

洛梓夕就坐在这间房里,和被绑着的齐铁嘴大眼瞪小眼。

齐铁嘴死死地躺在红色流苏的大床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就这么惊恐万状地盯着坐在床沿的洛梓夕,心想她要是真的扑上来,他,他就咬舌自尽!

一旁的洛梓夕背着他,摸了摸她那红色烫金的九节软鞭。不知过了多久后,她转过身来,火红的裙摆在空中起起伏伏,好似红荼花盛开的花瓣,莫名地照亮了齐铁嘴的眼。她一挥鞭,齐铁嘴身上的绳子就自动脱落了下来。

齐铁嘴惊讶地看着她,暗自揣度,她这是玩的哪一出呢?他径直起身,打算直奔着门外走。

“齐铁嘴,你给我站住!”身后的女子不大却上扬地喊道,带着命令与威胁,抬手一鞭挥向了齐铁嘴旁边的空地。

“啪”的一身脆响,前面的齐铁嘴拂了拂青色长袍,转过头,难得正色地说道:“洛小姐可知道,这样无缘无故地绑人,是违法的。莫非洛家都是像你这样无法无天?!”

上一篇:爱情不能买
下一篇:朕磨人的小神经